百味联盟:3年餐饮O2O创业的铭心经历

  2016-09-12 08:46:45 阅读: 收藏

从自掏腰包到引入两轮投资,从商业模式验证到商业模式成型,再到资本耗尽直至解散团队。3年的得与失回过头来看,显得立体且清晰


  在创业前,百味联盟的创始人符伟和联合创始人愚哥是华为通讯的同事。决定自掏上百万启动资金创办百味联盟前,他们过着衣食无忧,能预计到明天、明年甚至五年十年后生活状态的日子。
  但在李开复自传《世界因你不同》和创业大潮的感召下,在华为工作了13年的愚哥,依然决定做出改变:跟随他朋友圈里最值得信赖、最有创新和开拓精神的符伟创业。
  那是在2013年,饿了么等外卖巨头刚刚起步,符伟和愚哥也选择了白领午餐这一“前景巨大”的市场,“哪怕只有10%的人接受我们的服务,这就已经是非常庞大的市场了。”
  自称中青年的两个创始人,从2人团队,发展到近百人的团队,从自掏腰包到引入两轮投资,从商业模式验证到商业模式成型,再到资本耗尽直至解散团队。3年的得与失回过头来看,显得立体且清晰。

  《投资者报》:为什么当初会选择白领午餐外送这个领域?
  愚哥:在华为上班的时候,大家中午出去吃饭,到哪儿都是排队,里三层外三层,又拥挤,等得时间长,餐食的选择还少,食品安全也让人担忧,其他上班族肯定也会面临同样的问题。我们就想,这肯定是一个刚需,有巨大的市场。最开始创业,都想要找最大的市场,小的没兴趣。
  每一条需求看起来都不难,但把这几条加一起就不简单了。白领们在工作餐上遇到的问题,本质上是每个临近商业体,在工作餐上的投入资源无法与工作餐的密集需求等量匹配。我们就想解决这个问题。

  《投资者报》:最开始设计的商业模式是什么样的?
  愚哥:最开始我们想做一个集成餐厅的平台。通过在写字楼宇里安装智能取餐柜,来实现用户点餐、自助取餐,错开高峰时段等餐时间过长的问题,同时,因为可以集成很多商家,增加用户点餐的选择性。
  符伟负责硬件的设计和整个系统的设计,我负责软件、网站的实现。最开始不舍得招人,就我们自己琢磨,加上找一些外包公司。
  取餐柜做好后,我们就开始测试我们的商业模型。就在我们办公的楼层,扫楼,给每人发一张A4纸打印的产品说明,包了50元现金在里面,给了几个用户。测试下来的反馈是,餐食的选择不丰富,用户也不习惯这种新的方式。
  第一桶冷水就这样泼过来了。后来,我们又不停地根据用户的需求调方向,测试,调方向。到2014年,百味联盟的商业模型基本成型。

  《投资者报》:商业模型基本成型后,为什么发展得并不顺畅?
  愚哥:因为缺乏餐饮行业的经验,我们的中央厨房建起来后,出现了很多问题。采购、选料、入库、分料、生产、分拣、配送,几十道环节,每一个环节一点错都不能出,每一个环节都要有很厉害的人。每一次我们的复制拓展,中央厨房的管理能力缺失带来的影响都在不断放大,每一次拓展和起量,带来的基本都是一次交付的崩溃。
  现在回过头来看,在任何行业都是需要有很多年经验的积累,不是想象的那么容易成功的。当时看到互联网的一些说法,像高维打低维,我们就想,餐饮很低端的啊,如果用我们的技术、管理和运营,肯定能大干一场。但实际上,除非在传统行业有很多年的经验,不然没那么容易玩透。

  《投资者报》:你们从什么时候开始收缩百味联盟的业务?
  愚哥:到2015年,饿了么很大了,美团也做起来了。我们2014年、2015年在深圳几个核心写字楼区布了很多柜,量也上去了,但我们需要新一轮的资金,建立一个多品类、高质量、低成本的中央厨房。但2015年整个资本圈趋冷,我们没能拿到新一轮的融资。
  好在符总每次总是能在危机的关头想出新的办法。2015年下半年,就想着要造血自救,求生存,我们开始缩减百味联盟的很多业务,也裁了部分员工,虽然很舍不得,但在企业生死存亡的时候,只能保存星星之火。
  我们将资金一分为二,百味联盟这块业务,不再追求可复制的模式,只希望把自己变成个小餐馆活下去。同时,因为有几万核心区写字楼忠实的用户,我们保留研发、运营+BD,为APP和公众号提供互联互推,让各种移动应用抱团取暖。

  《投资者报》:3年最大的感触是什么?目前的业务怎么样?
  愚哥:回过头看,整个外卖行业,它只是一个小众的市场,并不如我们最初设想的那么大,但小的市场也是可以成功的,像美团,只需要系统的投入,资产很轻,用户有这个需求,形成巨头后,最终都会通过它这个平台去做。但建中央厨房,就必须是密集型,虽然这慢慢也是可以成功的,只是市场更小一些。
  从这几年的摸索看,百味联盟商业模型是可行的。在保证线上工具、线下存取餐装置、运营推广服务效果的同时,如果能在多品类的标准化中央厨房上做好,一种新的非门店工作餐餐饮模式是可以实现的。目前,我们看到已有些团队在朝这个方向努力,我们希望也相信,有人能够在这个模式上走成功。
  我们现在的项目是很轻的模式,有合作需求的跨行业企业,在我们的工具上发布需求、发放礼品活跃粉丝、互换资源,做一个中小企业跨界合作的生态圈。
  中国有23000家中小企业,每一个客户都有自己独特的渠道资源,有自己线上线下的流量资源,流量是可以变现的,但很少有企业单独会雇人去经营这些流量。在移客联盟的平台上,可以实现这些流量的再利用和变现。
  除了搭建基础的生态圈,我们也会为客户提供增值的服务。让我们备受鼓舞的是,上个月,我们已经有不错的收入了,即使在没有外部资金的情况下,养活现有的团队也不会有太大压力。
  对所谓的成功我看得越来越淡了。创业并不是说你方向选对了,有多努力,多勤奋,就一定能成功了。你方向选对了,时机不对,领先三步也是死了。我们现在的路径就是觉得方向不错,能够实现价值,团队能高效执行,结果不强求。创业有太多不可控因素,好好把能够做到的、想到的做好就行。■

声明:投资者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公司 MORE

创业板迎来首只“独角兽” 锂电巨头宁德时代成功上市

作为这样的一只“独角兽”,上市首日毫无悬念地涨停,报收36.2元,市值突破786亿元,成为创业板市值第二的上市公司。

以“华谊兄弟”之名融资 王忠军兄弟担保的信托资金去哪儿了?

去年,民生信托发布了“至信271号华谊兄弟盒饭TV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王氏兄弟提供了部分担保,但资金却并未流向华谊兄弟

中药第一股天目药业重组7年7败 无奈引入“门外汉”意欲何为?

公司此次新任董事长赵非凡和总经理俞连明均来自股东公司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在医药行业上,两人都未曾涉足,可以说是完全的“门外汉”

业绩初回暖又陷借贷纠纷 董事长称对步森股份负责到底

步森股份近日陷入了一笔借贷担保纠纷,但令人蹊跷的是,这项担保发生的时间恰好是公司控制权和实际控制人变动的交接期,这就为厘清事件真相蒙上了一层迷雾

A股“中枪”世界杯?“魔咒”背后的大悬念

对于投资者来说,“世界杯魔咒”是一个每逢这一时刻必然会被提起的话题。而今年上半年,A股各主要指数均已出现不小的跌幅,因而本次世界杯是否迎来转机令人关注

十年市值犹如坐过山车 整顿后的重庆啤酒何时迎春?

近一两年来,重庆啤酒的业绩有所好转,在推进高端化战略方面显现出一定成效。但目前几乎所有啤酒商都在往高端化方面发展,重庆啤酒面临的压力仍然巨大

助力华侨城&西安政府战略合作 康佳集团物联网项目抢先落地

物联网连接世间万物,拥有广阔市场前景,随着它的蓬勃发展,康佳也将乘着这股“东风”进一步推动业务升级,使企业发展迈入一个新的高度!

影视上市公司高管年薪起底 超七成低于百万元与影星不可比

此次“阴阳合同”事件引发了投资者对影视圈明星收入的高度关注,而对于影视上市公司高管来说,他们的薪酬又是多少呢?他们的薪酬与公司业绩是否匹配?高薪的高管又有什么职业经历呢?

审慎扩张 融信中国规模增速放缓

2018年1~5月,融信中国(3301.HK)实现合约销售额447亿元,完成全年目标37%,与之相对的是,融信中国方面表示,规模增速会有所回落

三年市值狂跌273亿元 “当年牛股”百润股份为何走下神坛?

百润股份收购巴克斯酒业是基于当时的行业状况给出了较高的收购价,但当行业状况发生变化、业绩承诺难以达成时,公司的当务之急是给出对中小股东负责的应对措施

投资头条 MORE

小米首席科学家离职:研发不如讲故事,专利问题或成日后地雷

按照2019年调整后预期盈利计算,小米市盈率应达到27~34倍,而苹果目前市盈率为18.34倍。同时,小米2017年的营销费用52亿元,比研发费用高出20亿元

美的集团创始人何享健 古稀之年再战港股市场

对于美的置业布局,其执行董事兼总裁郝恒乐曾下过军令状,即2020年达到1000亿元

民族品牌崛起样本:中国企业如何靠专利创新突围

在跨国公司、外资品牌强势的专利“围剿”面前,民族电器品牌的发展壮大面临着严峻的威胁,在此背景下,中国企业需要突围而出,专利创新与维权必不可少

创业板迎来首只“独角兽” 锂电巨头宁德时代成功上市

作为这样的一只“独角兽”,上市首日毫无悬念地涨停,报收36.2元,市值突破786亿元,成为创业板市值第二的上市公司。

以“华谊兄弟”之名融资 王忠军兄弟担保的信托资金去哪儿了?

去年,民生信托发布了“至信271号华谊兄弟盒饭TV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王氏兄弟提供了部分担保,但资金却并未流向华谊兄弟

中药第一股天目药业重组7年7败 无奈引入“门外汉”意欲何为?

公司此次新任董事长赵非凡和总经理俞连明均来自股东公司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在医药行业上,两人都未曾涉足,可以说是完全的“门外汉”

业绩初回暖又陷借贷纠纷 董事长称对步森股份负责到底

步森股份近日陷入了一笔借贷担保纠纷,但令人蹊跷的是,这项担保发生的时间恰好是公司控制权和实际控制人变动的交接期,这就为厘清事件真相蒙上了一层迷雾

A股“中枪”世界杯?“魔咒”背后的大悬念

对于投资者来说,“世界杯魔咒”是一个每逢这一时刻必然会被提起的话题。而今年上半年,A股各主要指数均已出现不小的跌幅,因而本次世界杯是否迎来转机令人关注

十年市值犹如坐过山车 整顿后的重庆啤酒何时迎春?

近一两年来,重庆啤酒的业绩有所好转,在推进高端化战略方面显现出一定成效。但目前几乎所有啤酒商都在往高端化方面发展,重庆啤酒面临的压力仍然巨大

基金称千亿市场待搅动 潜在“抽血”因素不可小觑

美联储加息,美对华“301”征税清单公布在即,叠加国内限售股解禁和“独角兽”上市,潜在的“抽血”因素不容忽视,资金和情绪上面临诸多考验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X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