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味联盟:3年餐饮O2O创业的铭心经历

  2016-09-12 08:46:45 阅读: 收藏

从自掏腰包到引入两轮投资,从商业模式验证到商业模式成型,再到资本耗尽直至解散团队。3年的得与失回过头来看,显得立体且清晰


  在创业前,百味联盟的创始人符伟和联合创始人愚哥是华为通讯的同事。决定自掏上百万启动资金创办百味联盟前,他们过着衣食无忧,能预计到明天、明年甚至五年十年后生活状态的日子。
  但在李开复自传《世界因你不同》和创业大潮的感召下,在华为工作了13年的愚哥,依然决定做出改变:跟随他朋友圈里最值得信赖、最有创新和开拓精神的符伟创业。
  那是在2013年,饿了么等外卖巨头刚刚起步,符伟和愚哥也选择了白领午餐这一“前景巨大”的市场,“哪怕只有10%的人接受我们的服务,这就已经是非常庞大的市场了。”
  自称中青年的两个创始人,从2人团队,发展到近百人的团队,从自掏腰包到引入两轮投资,从商业模式验证到商业模式成型,再到资本耗尽直至解散团队。3年的得与失回过头来看,显得立体且清晰。

  《投资者报》:为什么当初会选择白领午餐外送这个领域?
  愚哥:在华为上班的时候,大家中午出去吃饭,到哪儿都是排队,里三层外三层,又拥挤,等得时间长,餐食的选择还少,食品安全也让人担忧,其他上班族肯定也会面临同样的问题。我们就想,这肯定是一个刚需,有巨大的市场。最开始创业,都想要找最大的市场,小的没兴趣。
  每一条需求看起来都不难,但把这几条加一起就不简单了。白领们在工作餐上遇到的问题,本质上是每个临近商业体,在工作餐上的投入资源无法与工作餐的密集需求等量匹配。我们就想解决这个问题。

  《投资者报》:最开始设计的商业模式是什么样的?
  愚哥:最开始我们想做一个集成餐厅的平台。通过在写字楼宇里安装智能取餐柜,来实现用户点餐、自助取餐,错开高峰时段等餐时间过长的问题,同时,因为可以集成很多商家,增加用户点餐的选择性。
  符伟负责硬件的设计和整个系统的设计,我负责软件、网站的实现。最开始不舍得招人,就我们自己琢磨,加上找一些外包公司。
  取餐柜做好后,我们就开始测试我们的商业模型。就在我们办公的楼层,扫楼,给每人发一张A4纸打印的产品说明,包了50元现金在里面,给了几个用户。测试下来的反馈是,餐食的选择不丰富,用户也不习惯这种新的方式。
  第一桶冷水就这样泼过来了。后来,我们又不停地根据用户的需求调方向,测试,调方向。到2014年,百味联盟的商业模型基本成型。

  《投资者报》:商业模型基本成型后,为什么发展得并不顺畅?
  愚哥:因为缺乏餐饮行业的经验,我们的中央厨房建起来后,出现了很多问题。采购、选料、入库、分料、生产、分拣、配送,几十道环节,每一个环节一点错都不能出,每一个环节都要有很厉害的人。每一次我们的复制拓展,中央厨房的管理能力缺失带来的影响都在不断放大,每一次拓展和起量,带来的基本都是一次交付的崩溃。
  现在回过头来看,在任何行业都是需要有很多年经验的积累,不是想象的那么容易成功的。当时看到互联网的一些说法,像高维打低维,我们就想,餐饮很低端的啊,如果用我们的技术、管理和运营,肯定能大干一场。但实际上,除非在传统行业有很多年的经验,不然没那么容易玩透。

  《投资者报》:你们从什么时候开始收缩百味联盟的业务?
  愚哥:到2015年,饿了么很大了,美团也做起来了。我们2014年、2015年在深圳几个核心写字楼区布了很多柜,量也上去了,但我们需要新一轮的资金,建立一个多品类、高质量、低成本的中央厨房。但2015年整个资本圈趋冷,我们没能拿到新一轮的融资。
  好在符总每次总是能在危机的关头想出新的办法。2015年下半年,就想着要造血自救,求生存,我们开始缩减百味联盟的很多业务,也裁了部分员工,虽然很舍不得,但在企业生死存亡的时候,只能保存星星之火。
  我们将资金一分为二,百味联盟这块业务,不再追求可复制的模式,只希望把自己变成个小餐馆活下去。同时,因为有几万核心区写字楼忠实的用户,我们保留研发、运营+BD,为APP和公众号提供互联互推,让各种移动应用抱团取暖。

  《投资者报》:3年最大的感触是什么?目前的业务怎么样?
  愚哥:回过头看,整个外卖行业,它只是一个小众的市场,并不如我们最初设想的那么大,但小的市场也是可以成功的,像美团,只需要系统的投入,资产很轻,用户有这个需求,形成巨头后,最终都会通过它这个平台去做。但建中央厨房,就必须是密集型,虽然这慢慢也是可以成功的,只是市场更小一些。
  从这几年的摸索看,百味联盟商业模型是可行的。在保证线上工具、线下存取餐装置、运营推广服务效果的同时,如果能在多品类的标准化中央厨房上做好,一种新的非门店工作餐餐饮模式是可以实现的。目前,我们看到已有些团队在朝这个方向努力,我们希望也相信,有人能够在这个模式上走成功。
  我们现在的项目是很轻的模式,有合作需求的跨行业企业,在我们的工具上发布需求、发放礼品活跃粉丝、互换资源,做一个中小企业跨界合作的生态圈。
  中国有23000家中小企业,每一个客户都有自己独特的渠道资源,有自己线上线下的流量资源,流量是可以变现的,但很少有企业单独会雇人去经营这些流量。在移客联盟的平台上,可以实现这些流量的再利用和变现。
  除了搭建基础的生态圈,我们也会为客户提供增值的服务。让我们备受鼓舞的是,上个月,我们已经有不错的收入了,即使在没有外部资金的情况下,养活现有的团队也不会有太大压力。
  对所谓的成功我看得越来越淡了。创业并不是说你方向选对了,有多努力,多勤奋,就一定能成功了。你方向选对了,时机不对,领先三步也是死了。我们现在的路径就是觉得方向不错,能够实现价值,团队能高效执行,结果不强求。创业有太多不可控因素,好好把能够做到的、想到的做好就行。■

声明:投资者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公司 MORE

  • 全面进入造车新时代 比亚迪汽车强势出击北京车展

    4月25日,比亚迪汽车强势登陆第十五届北京车展。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先生、销售公司总经理赵长江先生以及设计总监艾格先生等高层领导均出席了本次车展。作为新能源领域的引领者,比亚迪在本次车展上不负众望,展现出非凡实力。

高负债并购迷局:天海投资75亿收购当当网

目前天海投资的资产负债率为85.12%,当当网的资产负债率约为98.45%,远高于同行业平均水平

1万元“变出”126亿元 雅戈尔是财技高超还是掩耳盗铃?

一个简单地小额增持动作,雅戈尔将2017年33亿元的投资损失一举扭转为93亿元的投资收益,相当于用1万元“变出”了126亿元

中弘股份“连环债务危机”又遇新变数

公司或将获得200亿元重组资金,重组方被视为有“华融系”背景,而华融前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刚被传出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两者之间是否有关?

销售保守拿地激进 北辰实业在下怎样一盘棋?

北辰实业在最近几年拿下了不少“地王”,但由于这些地块楼面价已经不低,再加上处在相对严格的调控周期,想要以较高的售价快速周转难度并不小

京城房企首开股份2017销售滑坡 严调控下如何突围?

2017年,首开股份在营业收入仅300多亿的情况下,喊出了2018年冲千亿的目标,从项目储备来看具备这样的可能性,但能否实现,还要看总体的政策环境与市场环境

科大讯飞被指“寅吃卯粮” 不足5亿利润撑起800亿市值

科技企业持续高额投入研发,本应是投资者喜闻乐见的,但如果这种投入相当一部分是以“资本化”形式入账,则需要考量对今后利润的影响

贝达药业首次业绩下降 单一产品打天下难破局

贝达药业大力研发新药的努力无疑是有助于改善对单一核心产品的过度依赖,但大幅增加的资本化研发支出仍然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一旦研发失败,将被迫一次性计提减值?

华夏幸福成功中标中山民众PPP项目 打造粤港澳大湾区创新磁极

积极融入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华夏幸福在行动。17日,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华夏幸福 SH,600340)发布公告称,公司近日取得《中标通知书》,确认公司为中山市产业平台(民众园)综合开发PPP项目的社会资本方中标单位。

转型升级初见成效 深圳惠程2018年一季度业绩迎爆发式增长

4月16日晚间,深圳惠程(002168)发布了公司2018年第一季度报告,公司2018年第一季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56亿元,业绩同比增长29倍。从业绩增长原因来看,新增业务发力,同时一季报还预计2018年上半年度将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3-2.5亿元,2018年公司有望迎来历史最好业绩。

光正集团收购案疑为“卖壳”铺路 关键数据差异惹争议

光正集团并购新视界眼科可以快速增强前者的持续盈利能力,但其中存在的关联交易、资金缺口、管理、财务数据存在差异等诸多问题也亟须解决

投资头条 MORE

全面进入造车新时代 比亚迪汽车强势出击北京车展

4月25日,比亚迪汽车强势登陆第十五届北京车展。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先生、销售公司总经理赵长江先生以及设计总监艾格先生等高层领导均出席了本次车展。作为新能源领域的引领者,比亚迪在本次车展上不负众望,展现出非凡实力。

李斌从摩拜蹊跷抽身 要从全渠道转变为做精深?

从摩拜退出,也使得人们认为李斌终于不再求做广,做多,而是更多专注于蔚来汽车的发展,做深做精。其实,一直以来李斌眼光独到,他不仅看项目看得准,还能拉来众多大佬级投资人参与其中

高负债并购迷局:天海投资75亿收购当当网

目前天海投资的资产负债率为85.12%,当当网的资产负债率约为98.45%,远高于同行业平均水平

1万元“变出”126亿元 雅戈尔是财技高超还是掩耳盗铃?

一个简单地小额增持动作,雅戈尔将2017年33亿元的投资损失一举扭转为93亿元的投资收益,相当于用1万元“变出”了126亿元

中弘股份“连环债务危机”又遇新变数

公司或将获得200亿元重组资金,重组方被视为有“华融系”背景,而华融前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刚被传出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两者之间是否有关?

销售保守拿地激进 北辰实业在下怎样一盘棋?

北辰实业在最近几年拿下了不少“地王”,但由于这些地块楼面价已经不低,再加上处在相对严格的调控周期,想要以较高的售价快速周转难度并不小

京城房企首开股份2017销售滑坡 严调控下如何突围?

2017年,首开股份在营业收入仅300多亿的情况下,喊出了2018年冲千亿的目标,从项目储备来看具备这样的可能性,但能否实现,还要看总体的政策环境与市场环境

科大讯飞被指“寅吃卯粮” 不足5亿利润撑起800亿市值

科技企业持续高额投入研发,本应是投资者喜闻乐见的,但如果这种投入相当一部分是以“资本化”形式入账,则需要考量对今后利润的影响

贝达药业首次业绩下降 单一产品打天下难破局

贝达药业大力研发新药的努力无疑是有助于改善对单一核心产品的过度依赖,但大幅增加的资本化研发支出仍然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一旦研发失败,将被迫一次性计提减值?

基金称“白马”估值重塑 笑纳稀有“独角兽”回归

4月18日的降准超出市场预期,此次降准的量级超过前期,因此,对股债两市均形成利好,这无疑提振了市场和投资者的信心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X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