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味联盟:3年餐饮O2O创业的铭心经历

  2016-09-12 08:46:45  收藏

从自掏腰包到引入两轮投资,从商业模式验证到商业模式成型,再到资本耗尽直至解散团队。3年的得与失回过头来看,显得立体且清晰


  在创业前,百味联盟的创始人符伟和联合创始人愚哥是华为通讯的同事。决定自掏上百万启动资金创办百味联盟前,他们过着衣食无忧,能预计到明天、明年甚至五年十年后生活状态的日子。
  但在李开复自传《世界因你不同》和创业大潮的感召下,在华为工作了13年的愚哥,依然决定做出改变:跟随他朋友圈里最值得信赖、最有创新和开拓精神的符伟创业。
  那是在2013年,饿了么等外卖巨头刚刚起步,符伟和愚哥也选择了白领午餐这一“前景巨大”的市场,“哪怕只有10%的人接受我们的服务,这就已经是非常庞大的市场了。”
  自称中青年的两个创始人,从2人团队,发展到近百人的团队,从自掏腰包到引入两轮投资,从商业模式验证到商业模式成型,再到资本耗尽直至解散团队。3年的得与失回过头来看,显得立体且清晰。

  《投资者报》:为什么当初会选择白领午餐外送这个领域?
  愚哥:在华为上班的时候,大家中午出去吃饭,到哪儿都是排队,里三层外三层,又拥挤,等得时间长,餐食的选择还少,食品安全也让人担忧,其他上班族肯定也会面临同样的问题。我们就想,这肯定是一个刚需,有巨大的市场。最开始创业,都想要找最大的市场,小的没兴趣。
  每一条需求看起来都不难,但把这几条加一起就不简单了。白领们在工作餐上遇到的问题,本质上是每个临近商业体,在工作餐上的投入资源无法与工作餐的密集需求等量匹配。我们就想解决这个问题。

  《投资者报》:最开始设计的商业模式是什么样的?
  愚哥:最开始我们想做一个集成餐厅的平台。通过在写字楼宇里安装智能取餐柜,来实现用户点餐、自助取餐,错开高峰时段等餐时间过长的问题,同时,因为可以集成很多商家,增加用户点餐的选择性。
  符伟负责硬件的设计和整个系统的设计,我负责软件、网站的实现。最开始不舍得招人,就我们自己琢磨,加上找一些外包公司。
  取餐柜做好后,我们就开始测试我们的商业模型。就在我们办公的楼层,扫楼,给每人发一张A4纸打印的产品说明,包了50元现金在里面,给了几个用户。测试下来的反馈是,餐食的选择不丰富,用户也不习惯这种新的方式。
  第一桶冷水就这样泼过来了。后来,我们又不停地根据用户的需求调方向,测试,调方向。到2014年,百味联盟的商业模型基本成型。

  《投资者报》:商业模型基本成型后,为什么发展得并不顺畅?
  愚哥:因为缺乏餐饮行业的经验,我们的中央厨房建起来后,出现了很多问题。采购、选料、入库、分料、生产、分拣、配送,几十道环节,每一个环节一点错都不能出,每一个环节都要有很厉害的人。每一次我们的复制拓展,中央厨房的管理能力缺失带来的影响都在不断放大,每一次拓展和起量,带来的基本都是一次交付的崩溃。
  现在回过头来看,在任何行业都是需要有很多年经验的积累,不是想象的那么容易成功的。当时看到互联网的一些说法,像高维打低维,我们就想,餐饮很低端的啊,如果用我们的技术、管理和运营,肯定能大干一场。但实际上,除非在传统行业有很多年的经验,不然没那么容易玩透。

  《投资者报》:你们从什么时候开始收缩百味联盟的业务?
  愚哥:到2015年,饿了么很大了,美团也做起来了。我们2014年、2015年在深圳几个核心写字楼区布了很多柜,量也上去了,但我们需要新一轮的资金,建立一个多品类、高质量、低成本的中央厨房。但2015年整个资本圈趋冷,我们没能拿到新一轮的融资。
  好在符总每次总是能在危机的关头想出新的办法。2015年下半年,就想着要造血自救,求生存,我们开始缩减百味联盟的很多业务,也裁了部分员工,虽然很舍不得,但在企业生死存亡的时候,只能保存星星之火。
  我们将资金一分为二,百味联盟这块业务,不再追求可复制的模式,只希望把自己变成个小餐馆活下去。同时,因为有几万核心区写字楼忠实的用户,我们保留研发、运营+BD,为APP和公众号提供互联互推,让各种移动应用抱团取暖。

  《投资者报》:3年最大的感触是什么?目前的业务怎么样?
  愚哥:回过头看,整个外卖行业,它只是一个小众的市场,并不如我们最初设想的那么大,但小的市场也是可以成功的,像美团,只需要系统的投入,资产很轻,用户有这个需求,形成巨头后,最终都会通过它这个平台去做。但建中央厨房,就必须是密集型,虽然这慢慢也是可以成功的,只是市场更小一些。
  从这几年的摸索看,百味联盟商业模型是可行的。在保证线上工具、线下存取餐装置、运营推广服务效果的同时,如果能在多品类的标准化中央厨房上做好,一种新的非门店工作餐餐饮模式是可以实现的。目前,我们看到已有些团队在朝这个方向努力,我们希望也相信,有人能够在这个模式上走成功。
  我们现在的项目是很轻的模式,有合作需求的跨行业企业,在我们的工具上发布需求、发放礼品活跃粉丝、互换资源,做一个中小企业跨界合作的生态圈。
  中国有23000家中小企业,每一个客户都有自己独特的渠道资源,有自己线上线下的流量资源,流量是可以变现的,但很少有企业单独会雇人去经营这些流量。在移客联盟的平台上,可以实现这些流量的再利用和变现。
  除了搭建基础的生态圈,我们也会为客户提供增值的服务。让我们备受鼓舞的是,上个月,我们已经有不错的收入了,即使在没有外部资金的情况下,养活现有的团队也不会有太大压力。
  对所谓的成功我看得越来越淡了。创业并不是说你方向选对了,有多努力,多勤奋,就一定能成功了。你方向选对了,时机不对,领先三步也是死了。我们现在的路径就是觉得方向不错,能够实现价值,团队能高效执行,结果不强求。创业有太多不可控因素,好好把能够做到的、想到的做好就行。■

声明:投资者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公司 MORE

加加食品缘何“事故不断” 大手笔47亿购资产欲逆袭

深交所8月初曾就加加食品以47.1亿收购“金枪鱼钓”一事发出问询函,要求完善信息披露情况,包括金枪鱼钓上市之路屡次被中止、历史上的18次股权转让、存在股权质押风险等

“聪明钱”开始撤离贵州茅台 股息率下降透露什么端倪

经销商预收账款一直以来都被白酒企业看作自己的“护城河”,对贵州茅台更是如此。贵州茅台账户上的银行存款高达836亿元,自然会引发投资者疑虑

绿城加入高周转大军 压缩高端物业欲提速

2018年,房地产政策仍以强调控为主,且部分城市围绕打击炒房调控仍在升级。绿城中国项目多位于调控重点城市,此时祭出高周转大旗或许也是不得不为之

小米股价低迷调查:第三方卖场因质量问题拒绝小米“入场”

如今小米已经建立了自己的线下自营店帝国,但记者实地探访第三方卖场发现,第三方手机卖场的销售却鲜见推荐小米,更有商场因质量问题拒绝小米“入场”;另一方面,小米拓展金融引来市场一片争议

8天6家公司被罚超1.3亿 第三方支付迎来罕见大额“罚单潮”

监管机构对于第三方支付的监管愈发严格,尽管会冲击部分机构,但这有利于整个第三方支付机构竞争环境的优化

三大违规坐实深交所再发函 美年健康疯狂扩张后遗症受关注

美年健康多年来的高速扩张已经累积了诊疗质量下降、管理差异和内控风险,更令人担忧的是,频繁的小型并购已为公司堆积了高达40.46亿元的商誉

近三年累计投资900亿元,苏宁四处撒钱的逻辑是什么?

在中国互联网创投界,有一种创业的最终目标就是把企业卖给BAT,创业者们常把这种模式戏称为“TO BAT”。

新战略成效显著 “利润王”恒大半年净利超520亿大增125%

8月6日,恒大(3333.HK)发布正面盈利预告,2018年上半年税后净利润较去年同期增长125%以上,核心业务利润较去年同期增长100%以上,净负债率进一步大幅下降,从去年年末的184%大幅下降到130%以下。

A股“股神”沦陷亏损14亿 上海莱士复牌前景堪忧

大约是过去几年尝到了炒股贡献大半净利润的甜头,上海莱士今年上半年的证券投资余额远远超过去年收入,但在证券市场大幅波动时,这种激进风格的弊端显露无疑

A股退市新规再升级 如何避开“退市”雷区

由于监管层加大了对上市公司资产重组项目的审核力度,“炒壳”已经很难大行其道。另一方面,随着退市新规的逐步实施,上市公司因前述几种情况被强制退市的现象正在增多

投资头条 MORE

内忧外患渐次加重 美的集团40亿回购难解大渴

自上市以来,美的产销量每年递增,但收益质量有下滑趋势,营业收入净利率从2016年的9.92%跌到2017年的7.69%,值得投资者关注

前海人寿云计算中心在陕西富平开工 发力“保险+云”

前海人寿西安云计算中心位于富阎产业合作园区的富平高新区启动区内,富阎产业合作园区由陕西省西安市与渭南市在2017年共建成立,旨在形成一个横跨渭南富平、西安阎良两地,优势互补、特色兼容,带动区域融合发展的“特区”

老板“溜了”私募机构遭殃 拟失联私募被骂“骗子公司”

8月8日晚间,中国基金业协会公布了第23批拟失联私募机构,共7家,协会通过固定电话、手机号码、电子邮件等联系方式,均无法与它们取得联系

私募基金涉嫌自融 贝塔理财信披不实?

通过提供虚假材料等手段,欺骗工商登记机关,私募乱象引发市场关注

加加食品缘何“事故不断” 大手笔47亿购资产欲逆袭

深交所8月初曾就加加食品以47.1亿收购“金枪鱼钓”一事发出问询函,要求完善信息披露情况,包括金枪鱼钓上市之路屡次被中止、历史上的18次股权转让、存在股权质押风险等

交易系统即将上线之际 北京红木深陷用人争议

北京红木交易中心的线上电子交易系统正在对接北京交易结算中心,将很快正式上线交易,与此同时,新任交易中心的执行总经理却深陷前述工作单位“违纪违规”的争议

“聪明钱”开始撤离贵州茅台 股息率下降透露什么端倪

经销商预收账款一直以来都被白酒企业看作自己的“护城河”,对贵州茅台更是如此。贵州茅台账户上的银行存款高达836亿元,自然会引发投资者疑虑

多家网贷平台宣布“良性退出” 业内呼吁“将投资人权益放在首位”

宣布良性兑付可以表明企业的态度,但是“良性“与否,要看企业后续能否真正兑付,对于投资人来说,这只是一服安慰剂

绿城加入高周转大军 压缩高端物业欲提速

2018年,房地产政策仍以强调控为主,且部分城市围绕打击炒房调控仍在升级。绿城中国项目多位于调控重点城市,此时祭出高周转大旗或许也是不得不为之

小米股价低迷调查:第三方卖场因质量问题拒绝小米“入场”

如今小米已经建立了自己的线下自营店帝国,但记者实地探访第三方卖场发现,第三方手机卖场的销售却鲜见推荐小米,更有商场因质量问题拒绝小米“入场”;另一方面,小米拓展金融引来市场一片争议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X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