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人的寒冬 | 重磅

  2016-09-12 08:50:00  收藏

■ 越来越多靠烧钱维生的O2O项目,因资本热情的冷却开始大幅调整业务甚至直接关闭。还在憧憬未来的互联网创业者们,已经切切实实地感受到“资本寒冬”的冲击
■ 相关统计显示,截至2016年上半年,之前拿到投资O2O领域的数千家企业,只有四分之一能进入B轮,而剩余的基本都将面临生死存亡的险境
■ 比起未来的增长和可实现的规模,投资人更关注现实的状况。很多项目在融到B轮、C轮的时候还没有盈利,或者已经暴露出商业模式中的软肋,就很少有机构或投资人再接盘
■ 像前几年那样,依靠人口红利实现快速增长的创业项目,很多已经难以为继,以后将更多地需要依赖技术和优质服务,需要新的经济增长模式,这也是中国互联网经济下半场的开始


  鲁鸣的生鲜配送平台近日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了正式停业通知。自2014年,他决定从美国回到“市场活跃、机会遍地”的中国,计划做水果切盘的配送起,时间不过两年。
  这只是今年宣布停业的众多创业公司中的一家。
  今年春节假期后开工的第一天,在深圳市百味联盟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下称“百味联盟”)的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就出现了创始人符伟写的一封告百味联盟忠实饭友的信,宣布百味联盟将从即日起停止早餐和午餐的供应。
  自2015年年末就一直在负责百味联盟早午餐业务的项目合伙人愚哥,亲自解散了厨师、客服、配送团队。“最后被裁员的都是百味最优秀的一批人,从一开始就铁了心要跟我们干。但涉及到公司存亡的时候,我们只能保住星星之火。”愚哥在接受《投资者报》记者采访时说。
  如果2015年年末能如愿拿到B轮投资,在早餐业务商业模式已经基本跑通的情况下,我们还是会继续坚持做下去的,愚哥说,然而事与愿违,“虽然我们的数据还不错。但投资人已经普遍不再看好O2O领域。” 
  2015年年末直至今年,大量的O2O项目开始大幅度调整业务甚至直接关闭。这其中,有很多是之前为人津津乐道的明星项目,甚至是被评为明星独角兽的项目。还在憧憬未来的互联网创业者们,已经切切实实感受到“资本寒冬”的冲击。


  匆忙离场的创业者们

  据CVSource投中数据终端显示,2016年第二季度,中国移动互联网行业VC/PE共披露50起融资,远少于2015年同期的195起。经历了2014年和2015年两年的快速增长后,VC/PE在2016年更趋理性,披露的融资情况已与2013年相当。
  从整个互联网行业来看,VC/PE的数据也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下降。根据CVSource投中数据终端显示,2016年第二季度互联网行业VC/PE融资案例328例,环比下降3.24%,虽然融资案例数量降幅并不显著,但融资规模仅37.79亿美元,环比骤降55.68%,融资均值骤降55.2%。
  VC/PE趋于理性,不再急于出手。这让完全依靠投资人输血、毫无现金流的创业公司们乱了阵脚,这其中受冲击最大的就是O2O项目。所谓O2O,全称Online To Offline,就是把线上的消费者带到现实的商店中去,又被称为线上线下电子商务,区别于传统的B2C、B2B、C2C等电子商务模式。
  O2O项目在前两年可谓炙手可热。鲁鸣当初从美国回国创业,只见了两个投资人,就顺利拿到了天使轮投资,“速度快到我和我的家人都不敢相信。”
  从依托微信公众号在有赞商城上建立微店,到自己开发APP,再到开线下的实体店铺,鲁鸣和他的团队在两年时间内积累了近20万用户。
  但从去年年中开始,补贴大战进入生鲜O2O领域,“获取用户的成本在烧钱的过程中变得越来越高,我们这种中小平台,在大资本面前完全没有竞争力。”鲁鸣对《投资者报》记者说。
  坚持了两年之后,鲁鸣的平台和团队仍不能实现盈利,“靠花投资人的钱去运营,实现用户的增长,一旦没有投资进入,团队就很难维持下去。”
  根据《中国电子商务发展报告》近期发布的数据,全国4000多家生鲜电商中,95%亏损,4%持平,只有1%能够盈利。之前知名度甚高的创业公司,如“青年菜君”、“果实帮”、“美味七七”、“买菜网”等生鲜电商先后宣布停止营业。
  即使是有大资本支持的平台,也遭遇到了危机。2015年5月,刚获得京东领投7000万美元C轮融资的天天果园,在2016年7月27日宣布,它们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地的门店将全部关闭。爱鲜蜂、本来生活等明星企业也开始裁员和调整业务。
  “生鲜物流成本,很多时候占到了最终销售价格的20%甚至更高,加上从货物始发地到终端发生的损耗、营运成本,要想实现盈利并不容易。而这个市场,其实也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大,生鲜电商到目前为止,渗透率也就3%左右。”鲁鸣说。
  生鲜行业的现状只是整个O2O领域的缩影。上门洗车、上门做饭、在线旅游等领域的创业企业,进入2016年后倒闭的频率也明显提高。
  “在大众的眼里,很多项目可能是突然间就死掉了,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发条信息,或者不告而别。但圈内人其实早看出端倪了。”专门帮助项目对接投资的股权众筹平台天使客的创始人石俊在接受《投资者报》记者采访时说。
  “当资本火热的时候,很多项目还是可以靠烧钱烧起来,拓展出去的。但当大的市场环境低迷,更多投资人和机构选择了保守,越稳妥越好。尤其是机构,毕竟他们是拿投资人的钱,基金到期后要分收益,所以越稳妥越好。”石俊说。


  逐渐冷静的投资人

  “随着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成为时代主流,选择创业的人越来越多。最初,有些项目拿着一个PPT,讲个故事就能拿到投资。”石俊在接受《投资者报》采访时说。
  1994年,中国互联网诞生,随后经历了三次创业热潮。第一次热潮由新浪、搜狐、网易三大门户的创建开启,第二次创业热潮诞生了百度、阿里巴巴等展现中国特色的互联网公司。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开放平台、云计算、社交加移动的应用使创业成本降到最低,产品周期不断缩短,推动创业活动进入新一轮发展热潮。
  天使投资随着第三波创业热潮开始在中国兴起,而后多个高达15倍以上回报率的案例产生,极大地鼓舞和激励了想进入这一领域的投资人。
  自2008年起,国内天使投资数量整体呈上升态势,到2013年,活跃度大增,2014年、2015年达到最高点。
  据清科集团旗下私募通统计,2014年,中国天使投资机构新募集39只基金,披露金额65.68亿元人民币,较上一年分别同比增长30%和180%;2015年全年,中国天使投资机构新募集124只基金,披露金额约203.57亿元人民币,较2014年分别同比增长217.95%和209.94%。 
  从投资案例和金额来看,2014年、2015年同样达到高峰。根据CVSource数据,2014年,中国天使投资案例766个,投资金额达42.26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92%和319%;2015年,投资案例达2075个,投资金额101.88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71%和141%。
  这其中,以2014年为例,全年天使投资项目中,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和IT占到总投资的85%。
  投资人认为,互联网行业属于轻资产行业,所需资金规模较小、具有高成长性、未来发展空间较大,容易获得后轮跟进融资。
  “另一方面,互联网行业创业者众多,创业门槛相对较低,这就意味着创业者可以很快验证想法是否可行并且付诸实践。”36大数据在一篇研究报告中称。
  在这一逻辑的支撑下,从2014年开始,各个行业开始引入“O2O”概念,引发了2014年 “O2O”的投资和创业热潮,这一趋势延续到2015年上半年。
  据逐鹿网的不完全统计,2014年总计有94家公司与BAT(百度、阿里、腾讯的简称)发生资本关系,其中O2O类以14家公司的数量名列榜首,成为备受三巨头青睐的行业。
  根据IT桔子数据显示,2015年融资案例中,本地生活服务和电商获得的融资占到全年融资的36%。互联网数据服务商TalkingData发布的《2015年上门O2O移动应用报告》显示,2015年,在上门服务领域,资本市场投入了近300亿元人民币,主要流向出行和餐饮。
  在“进入门槛低、容易拿到投资”理念的引导下,创业者也涌入了“O2O”行业。鲁鸣说,当时投资他们项目的投资机构,同时还拥有近10个O2O项目,涉及烘焙社区、餐饮、教育等多个领域。
  “有一个比我们早一点点拿到投资的项目,起初连想法都不是创业者的,是投资人看好那个方向,就直接找了熟悉的朋友,给了500万,让她来做这个项目。感觉2014年的钱真的太好拿了。”鲁鸣回忆道。
  “我们项目清算之前,跟我们差不多同一时期拿到投资的好几个项目,都已经解散团队了,这其中有几家天使轮的资金都在500万以上。”鲁鸣称。
  到2015年下半年,情况开始发生变化。由于烧钱获取流量已在O2O领域成为常态,所以早期创业公司能否拿到下一轮融资就显得至关重要。但相关统计显示,截至2016年上半年,之前拿到投资的O2O领域的数千家企业,只有四分之一能进入B轮,而剩余的基本都将面临生死存亡的险境。
  “和我们同期拿到600万天使投资的一个项目,开始的计划是做烘焙社区,做推广,半年花掉了200万,然后决定自建烘焙工厂,一下花了差不多300万建厂,钱快花完的时候,商业模式还没出来,所以投资人就决定不再投资了。”鲁鸣介绍称。
  将2015年上半年和下半年的融资案例相比,2015年下半年只有文体、医疗和旅游领域出现小幅增长,分别增长1%、4%和14%,而其他领域都呈下滑趋势。尤其是本地生活服务类,融资案例下半年较上半年减少33.3%。
  “很多项目在融到B轮、C轮的时候,还没有盈利,或者已经暴露出商业模式中的错误,就很少有机构或投资人来接盘了。”石俊说。
  投资人也不再像2014年那样,说互联网创业门槛低之类的话了,反而改口称“创业是高门槛的事。”
  比起未来的增长和可实现的规模,投资人更关注现实的状况。曾投过滴滴出行的知名投资人朱啸虎在近期的公开发言中称,“去年,投资人见创业者的第一个问题可能是你的收入是多少,你的增长速度是多少,甚至不问你的销售收入,只问流水。因为大多数项目靠补贴和线下推广把这个交易单据输送到平台上来,只有流水。”
  “今年,如果创业者见投资人,他根本不关心你的收入和流水,他的第一个问题是,你有毛利吗?是正的还是负的? 第二是,毛利扣除订单履行成本以后的毛利,是正的还是负的。第三个问题是,你的获客成本是多少,需要客户交易多少次才能覆盖成本。”朱啸虎说。


  创投为何缩减资本

  回归商业本质,是投资人今年在各个场合提及“资本寒冬”时最常用的说法。天使客平台今年上新项目的节奏也放缓了,“众筹数量和金额都呈下降趋势,我们也是有意在放缓帮助项目方融资的节奏。”石俊表示。
  石俊称,这两年投了很多烧钱的项目,这些项目让投资人归于冷静,“那些盲目烧钱扩张、希望一口吞掉大象,或者刻意制造伪需求,短期内找不到好的商业模式的,都很难再受到投资人和投资机构的关注。”
  “投资或创业都是要以赚钱为目的。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淀,投资人逐渐趋于理性。很多个人投资者都转去投资基金,把钱交给专业的投资机构来打理。”石俊说。
  2014年至2015年,公开披露的案例中,在中国移动互联网行业,VC/PE累计投资金额超过80亿美元,整个互联网行业超过540亿美元。分析师们称,这其中包含了不少泡沫。
  “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号召下,开始创业的人数急剧增加。这些公司大部分是科技信息、互联网相关企业,对资本依赖程度大。资本寒冬里,谨慎的投资者更害怕为过去的疯狂买单。”龙耀资本副总裁洪启凡分析称。
  出于LP(有限合伙人)的回报压力,机构化天使都会配置一些短平快的项目类型,快速回笼本金,其余资金再配置一些成长潜力较好但投资周期略长的项目。但这两年的很多看似短平快的项目却没能实现较高流动性的目标,投资机构的压力增大。
  “现在的所谓寒冬,是泡沫之后向常态的回归。在这样的形势下,公司应该回归正常的企业经营轨道,真正创造价值。”石俊表示。
  除了“挤泡沫”外,更多投资人提到了宏观经济的影响。上一轮的创投热,与“国家牛市”同步兴起,这一轮的寒冬则始于2015年7月A股暴跌。二级市场的大动荡,包括IPO的暂停,让投资变得越来越谨慎,机构募资和退出成为各家机构重点。
  根据清科集团旗下私募通统计,2016年上半年,中外创投机构共新募集173只可投资于中国大陆的基金,同比下降41.8%,环比下降42.3%;已知募资规模的126只基金新增可投资于中国大陆的资本量为788.60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13.6%,环比下降27.2%。中外创投机构经过去年大量募资后,2016年上半年基金募集活跃度有所下降。
  从天使市场募资总量来看,也出现了较大幅度下降。2016年二季度中国天使新募资基金数21只,募集金额42.27亿元,去年同期对应数据分别为39只和61.32亿元。

  创业者如何“过冬”

  从宏观环境来看,经济下行压力仍未缓解,大多数的投资人判断,市场要告别低潮至少还需两年。
  而市面上需要融资救命的公司数量远远超过投资机构的投资处理容量,在这一背景下,将有更多的公司在今年倒闭。
  “我们从去年就开始提醒创业者,不要纠结估值,前面估值高,后面可能面临估值虚高无人接盘的窘境。”洪启凡说。
  石俊的天使客在2015年初获得了1000万的Pre-A轮融资。在现有的状况下,团队人员更加精简,日常开支紧缩,“撑两年没问题。”
  “如果公司账面上有至少能维持公司运营一到两年的钱最好,如果公司还能拿到投资的话,尽快拿钱,不要纠结金额,这对于很多创业者来说是最好的御寒方式。”石俊表示。
  愚哥及百味联盟团队在经过3年的尝试后,也更加理性,对于资本市场的冷热也更加淡定。他们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公司的新业务——移客联盟上,专注于做异业合作。
  “这是特别细分的领域,也是很苦很小的活,所以巨头暂时还没有太关注这个领域。但我们觉得这真正能为客户创造价值,所以决定在这个领域再努力试试。上个月已经有了收入,短期内实现养活团队的目标应该问题不大。在没有外部资金支持的情况下,活下来是最重要的。”愚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今年年初刚刚拿到500万元天使投资的倪鸿,他的创业项目——新三板垂直新媒体,则在一开始就将实现团队的自负盈亏定为今年最重要的目标。
  而已经成为某个领域的巨头们,美团点评、饿了么、小米、爱奇艺,也都在以各种方式压缩成本,以期更稳妥地渡过“资本寒冬”。
  在接受采访时,愚哥一直强调,“餐饮行业现在已经到了真正高手对决的时代。”但不止餐饮,整个互联网创业,在经历了上一波的热潮后,都将进入到更加高层次的对决。
  美团网创始人王兴在亚布力夏季高峰会上发表演讲,称以滴滴Uber的合并为标志,中国O2O进入下半场;而人口红利的消失标志着中国互联网已进入“下半场”。
  “从2010年开始,有百团大战、千团大战,我们烧了很多钱(美团点评合计融资55亿美元),但直到2014年滴滴和快的的红包大战开始,我们才知道,那些钱是九牛一毛(滴滴、快的、Uber合计融资超过100亿美元),2014年、2015年滴滴快的不停合并,这个月月初又和Uber中国合并,我认为中国O2O到了下半场。”王兴在演讲中称。
  他同时分析道,中国网民数的增速今年已经趋缓,网民超过一半时指标便无法翻番,最激动人心的红利已经过去。与此同时,智能终端手机前几年成倍增长的情况也已无法维持,回归到10%左右的增长率,移动互联网的人口红利因此也在消失。
  在这一背景下,想像前几年,依靠人口红利实现快速增长的创业项目已经基本不可能了,“需要依赖技术和优质服务,需要新的经济增长模式,这也是中国互联网下半场的开始。”王兴表示。
  巨头在各个行业的形成,留给草根创业者的机会越来越少。易凯资本创始合伙人王冉提醒创业者,如果正在考虑创业方向,除非有非常特殊的个人背景(譬如谷歌或者Facebook的技术大牛,或者BAT的核心骨干),“否则,应该尽量避免需要大额资金投入才能启动且需要持续烧钱的领域。”
  松禾资本董事长罗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上半年松禾在移动互联网领域投资放缓,但在新材料和医疗健康领域,相对去年反而投的更多一些。
  鲁鸣经过第一次创业的失败后,谈及自己的感受时称,“不后悔,虽然两年时间看似什么都没得到,但换回来的经历对我再做下一个项目时应该是一份宝贵的财富。对于方向的选择,创始团队人员的选择,与投资的关系,对创业本身,都与创业前有了完全不一样的感受。”■

声明:投资者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公司 MORE

加加食品缘何“事故不断” 大手笔47亿购资产欲逆袭

深交所8月初曾就加加食品以47.1亿收购“金枪鱼钓”一事发出问询函,要求完善信息披露情况,包括金枪鱼钓上市之路屡次被中止、历史上的18次股权转让、存在股权质押风险等

“聪明钱”开始撤离贵州茅台 股息率下降透露什么端倪

经销商预收账款一直以来都被白酒企业看作自己的“护城河”,对贵州茅台更是如此。贵州茅台账户上的银行存款高达836亿元,自然会引发投资者疑虑

绿城加入高周转大军 压缩高端物业欲提速

2018年,房地产政策仍以强调控为主,且部分城市围绕打击炒房调控仍在升级。绿城中国项目多位于调控重点城市,此时祭出高周转大旗或许也是不得不为之

小米股价低迷调查:第三方卖场因质量问题拒绝小米“入场”

如今小米已经建立了自己的线下自营店帝国,但记者实地探访第三方卖场发现,第三方手机卖场的销售却鲜见推荐小米,更有商场因质量问题拒绝小米“入场”;另一方面,小米拓展金融引来市场一片争议

8天6家公司被罚超1.3亿 第三方支付迎来罕见大额“罚单潮”

监管机构对于第三方支付的监管愈发严格,尽管会冲击部分机构,但这有利于整个第三方支付机构竞争环境的优化

三大违规坐实深交所再发函 美年健康疯狂扩张后遗症受关注

美年健康多年来的高速扩张已经累积了诊疗质量下降、管理差异和内控风险,更令人担忧的是,频繁的小型并购已为公司堆积了高达40.46亿元的商誉

近三年累计投资900亿元,苏宁四处撒钱的逻辑是什么?

在中国互联网创投界,有一种创业的最终目标就是把企业卖给BAT,创业者们常把这种模式戏称为“TO BAT”。

新战略成效显著 “利润王”恒大半年净利超520亿大增125%

8月6日,恒大(3333.HK)发布正面盈利预告,2018年上半年税后净利润较去年同期增长125%以上,核心业务利润较去年同期增长100%以上,净负债率进一步大幅下降,从去年年末的184%大幅下降到130%以下。

A股“股神”沦陷亏损14亿 上海莱士复牌前景堪忧

大约是过去几年尝到了炒股贡献大半净利润的甜头,上海莱士今年上半年的证券投资余额远远超过去年收入,但在证券市场大幅波动时,这种激进风格的弊端显露无疑

A股退市新规再升级 如何避开“退市”雷区

由于监管层加大了对上市公司资产重组项目的审核力度,“炒壳”已经很难大行其道。另一方面,随着退市新规的逐步实施,上市公司因前述几种情况被强制退市的现象正在增多

投资头条 MORE

内忧外患渐次加重 美的集团40亿回购难解大渴

自上市以来,美的产销量每年递增,但收益质量有下滑趋势,营业收入净利率从2016年的9.92%跌到2017年的7.69%,值得投资者关注

前海人寿云计算中心在陕西富平开工 发力“保险+云”

前海人寿西安云计算中心位于富阎产业合作园区的富平高新区启动区内,富阎产业合作园区由陕西省西安市与渭南市在2017年共建成立,旨在形成一个横跨渭南富平、西安阎良两地,优势互补、特色兼容,带动区域融合发展的“特区”

老板“溜了”私募机构遭殃 拟失联私募被骂“骗子公司”

8月8日晚间,中国基金业协会公布了第23批拟失联私募机构,共7家,协会通过固定电话、手机号码、电子邮件等联系方式,均无法与它们取得联系

私募基金涉嫌自融 贝塔理财信披不实?

通过提供虚假材料等手段,欺骗工商登记机关,私募乱象引发市场关注

加加食品缘何“事故不断” 大手笔47亿购资产欲逆袭

深交所8月初曾就加加食品以47.1亿收购“金枪鱼钓”一事发出问询函,要求完善信息披露情况,包括金枪鱼钓上市之路屡次被中止、历史上的18次股权转让、存在股权质押风险等

交易系统即将上线之际 北京红木深陷用人争议

北京红木交易中心的线上电子交易系统正在对接北京交易结算中心,将很快正式上线交易,与此同时,新任交易中心的执行总经理却深陷前述工作单位“违纪违规”的争议

“聪明钱”开始撤离贵州茅台 股息率下降透露什么端倪

经销商预收账款一直以来都被白酒企业看作自己的“护城河”,对贵州茅台更是如此。贵州茅台账户上的银行存款高达836亿元,自然会引发投资者疑虑

多家网贷平台宣布“良性退出” 业内呼吁“将投资人权益放在首位”

宣布良性兑付可以表明企业的态度,但是“良性“与否,要看企业后续能否真正兑付,对于投资人来说,这只是一服安慰剂

绿城加入高周转大军 压缩高端物业欲提速

2018年,房地产政策仍以强调控为主,且部分城市围绕打击炒房调控仍在升级。绿城中国项目多位于调控重点城市,此时祭出高周转大旗或许也是不得不为之

小米股价低迷调查:第三方卖场因质量问题拒绝小米“入场”

如今小米已经建立了自己的线下自营店帝国,但记者实地探访第三方卖场发现,第三方手机卖场的销售却鲜见推荐小米,更有商场因质量问题拒绝小米“入场”;另一方面,小米拓展金融引来市场一片争议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X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