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SUV利润却降骤降六成背后 汽车圈第二富豪魏建军偏执遇挫

《投资者报》 张诗雨 2018-01-08 12:08:00 阅读: 收藏

魏建军的坚守,并非每次都能带来正面反馈。在中国SUV市场上,其他自主品牌SUV的崛起、合资品牌的不断推陈出新,无论在价格、性能、还是款式上,都在攻占中低端SUV市场
  
  
  在中国汽车圈内有一位颇受争议的人物,他将一家乡镇企业发展成上市公司,成为国内数一数二的民营车企。但同时,他也因严苛的管理风格而在业界闻名。有人说他是完美主义者,也有人说他冷酷、独裁,他就是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
  

  那么,魏建军是如何带领长城一步一步成长起来的?他为何用“军事化”方式来管理员工?他又是如何看待上述争议的?就以上相关问题,记者向长城汽车品牌部致电致函,该部门一位员工表示,已看到记者所发的邮件,但截至发稿,公司方面仍未有任何回应。


  
  军人家庭出身
  
  据报道,魏建军如铁腕般的行事作风,对军事化管理的偏爱,似乎与其家庭环境有关。1964年,魏建军于河北保定出生,父亲魏德义是一名军人,军旅生涯长达20多年,这从儿子的起名上可略见一斑。可以说,魏建军是在部队大院中长大的,这让魏建军有着军人般的性格。
  
  80年代,父亲魏德义下海经商。儿子魏建军从学校毕业后,就到父亲的工厂实习。1984年,魏建军的叔叔魏德良创办了集体所有制企业长城工业公司,主要从事汽车改装业务。
  
  其实,公司在魏德良时期并不长,1990年,魏德良因车祸去世。长城工业公司被保定南大园乡政府接手,但很快就陷入亏损状态。不过,也就是从那时起,26岁的魏建军接管了当时资产负债达200万元的长城工业公司。
  
  此后,魏建军越来越不满足仅仅是汽车改装业务。他开始逐步涉足汽车制造领域,令这家企业首先取得突破的是皮卡车业务。1995年,魏建军出国考察,发现皮卡车在美国和东南亚很受欢迎,因此萌生了进军皮卡车市场的劲头和想法。1996年,长城正式推出第一辆皮卡车。三年后,长城皮卡车销量就达到1.4万辆,成为中国皮卡车领域的销量冠军。
  
  2000年后,长城全面步入SUV时期,魏建军将公司发展的重心转向SUV。2002年6月,长城推出了售价8万余元的赛弗SUV,瞄准中低端SUV的市场空白。2005年至2007年期间,长城已建成年产50万辆生产基地。
  
  2011年,长城汽车在上交所上市,就在这一年,畅销至今的哈弗H6上市,此后,SUV车型占长城整车销售比重逐年上升。靠着SUV产品的热销,上市近7年来,长城汽车营收增长2倍以上,总资产增长近3倍。随着长城的发展壮大,魏建军的身价也跟着水涨船高。2017年3月,魏建军以59亿美元的资产成为中国汽车圈第二富豪,仅次于李书福67亿美元。
  
  严苛管理知名
  
  还有报道称,尽管事业发展颇为顺利,长城汽车在国内汽车圈声名鹊起后,但争议却一直伴随魏建军,独裁、偏执、铁腕老总等标签便从未离开过他。
  
  曾在长城汽车工作过的张浩(化名)告诉《投资者报》记者:“即便是亲戚在公司内犯错,魏建军惩罚起来也决不手软,甚至让他卷铺盖走人。但在我现在的集团公司,老总可能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魏建军的强势领导并不只是用在对亲戚。在长城内部,新进员工都需要参加为期近一个月的军训,然后才能上岗工作。正式工作后,加班更是稀疏平常,即便是周六也常常需要上班,长城现实行隔周单休,也就是每个月休息六天。
  
  员工除工作占用时间长之外,稍有违规,便会被公司罚款。有报道称,工人在工厂应该沿着地面画出的白线走,违反者会被罚款500元;员工若忘记关显示器、座椅上放置衣物等都会被罚款。长城人事部门员工也曾向记者承认,若公司发现员工上班时浏览与工作无关的网页,将会受到处罚。魏建军还建立各种制度,防止员工贪污。
  
  此外,长城还有一个经营监察本部,被长城员工称为“特务”部门,专门负责抓住员工违规的证据,并将证据送往相关部门予以处罚。
  
  严苛的管理增长了长城的离职率。曾有报道,长城的离职率在15%左右,记者查询Wind数据发现,2015年,长城共有1.6万名技术人员,2016年已减少至1万名左右。如此看来,上述离职率还是保守估计。
  
  一位在长城工作过的外国工程师曾告诉《投资者报》记者,他所在的部门有30名工程师,根据办公桌不断更新的座次表,他推断,该部门一年之内有近50%的员工离职。
  
  太过执着后的遇挫?
  
  在知乎上,有一条帖子问,“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是一个怎样的人,”有回答“长城汽车就是中国汽车界的黄埔军校,魏董也可称之为魏校长、魏委员长。”“领军的企业天天被吉利与北汽挖人,跳槽的人如流水。”“长城的经营管理制度是针对贪腐扯皮,只不过最后愈演愈烈,变为军事化、惩罚性管理。”
  
  长城员工小杰曾对本报记者表示,长城主要对员工采用负向激励,鲜有正向激励。小杰所说是否属实?魏建军又是如何评价员工对长城的认同和归属感?对于这类问题,魏建军并未回应。
  
  魏建军的执着不止体现在管理方式上,还表现在战略选择上。哈弗H6的推出,让长城与魏建军都尝到了甜头。从2014年起,长城汽车在年报中称将聚焦SUV品类。2013年,SUV销量在长城总销量占比为54%,截至2017年11月,这一比例已上升至87%。
  
  魏建军的坚守,并非每次都能带来正面反馈。在中国SUV市场上,其他自主品牌SUV的崛起、合资品牌的不断推陈出新,无论在价格、性能、还是款式上,都在攻占中低端SUV市场。一系列棘手问题接踵而至,为保住销量,长城屡屡降价,导致盈利额大幅下滑。2017年前三季度,长城净利润同比下滑60%,净利率也从2016年底的11%下降到5%。作为一家上市企业,如何面对投资者的各种疑惑,这也把长城拉入了新的思考轨道,何去何从?我们将拭目以待。■
声明:投资者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猜你喜欢

公司 MORE

  • 全面进入造车新时代 比亚迪汽车强势出击北京车展

    4月25日,比亚迪汽车强势登陆第十五届北京车展。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先生、销售公司总经理赵长江先生以及设计总监艾格先生等高层领导均出席了本次车展。作为新能源领域的引领者,比亚迪在本次车展上不负众望,展现出非凡实力。

高负债并购迷局:天海投资75亿收购当当网

目前天海投资的资产负债率为85.12%,当当网的资产负债率约为98.45%,远高于同行业平均水平

1万元“变出”126亿元 雅戈尔是财技高超还是掩耳盗铃?

一个简单地小额增持动作,雅戈尔将2017年33亿元的投资损失一举扭转为93亿元的投资收益,相当于用1万元“变出”了126亿元

中弘股份“连环债务危机”又遇新变数

公司或将获得200亿元重组资金,重组方被视为有“华融系”背景,而华融前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刚被传出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两者之间是否有关?

销售保守拿地激进 北辰实业在下怎样一盘棋?

北辰实业在最近几年拿下了不少“地王”,但由于这些地块楼面价已经不低,再加上处在相对严格的调控周期,想要以较高的售价快速周转难度并不小

京城房企首开股份2017销售滑坡 严调控下如何突围?

2017年,首开股份在营业收入仅300多亿的情况下,喊出了2018年冲千亿的目标,从项目储备来看具备这样的可能性,但能否实现,还要看总体的政策环境与市场环境

科大讯飞被指“寅吃卯粮” 不足5亿利润撑起800亿市值

科技企业持续高额投入研发,本应是投资者喜闻乐见的,但如果这种投入相当一部分是以“资本化”形式入账,则需要考量对今后利润的影响

贝达药业首次业绩下降 单一产品打天下难破局

贝达药业大力研发新药的努力无疑是有助于改善对单一核心产品的过度依赖,但大幅增加的资本化研发支出仍然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一旦研发失败,将被迫一次性计提减值?

华夏幸福成功中标中山民众PPP项目 打造粤港澳大湾区创新磁极

积极融入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华夏幸福在行动。17日,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华夏幸福 SH,600340)发布公告称,公司近日取得《中标通知书》,确认公司为中山市产业平台(民众园)综合开发PPP项目的社会资本方中标单位。

转型升级初见成效 深圳惠程2018年一季度业绩迎爆发式增长

4月16日晚间,深圳惠程(002168)发布了公司2018年第一季度报告,公司2018年第一季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56亿元,业绩同比增长29倍。从业绩增长原因来看,新增业务发力,同时一季报还预计2018年上半年度将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3-2.5亿元,2018年公司有望迎来历史最好业绩。

光正集团收购案疑为“卖壳”铺路 关键数据差异惹争议

光正集团并购新视界眼科可以快速增强前者的持续盈利能力,但其中存在的关联交易、资金缺口、管理、财务数据存在差异等诸多问题也亟须解决

投资头条 MORE

全面进入造车新时代 比亚迪汽车强势出击北京车展

4月25日,比亚迪汽车强势登陆第十五届北京车展。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先生、销售公司总经理赵长江先生以及设计总监艾格先生等高层领导均出席了本次车展。作为新能源领域的引领者,比亚迪在本次车展上不负众望,展现出非凡实力。

李斌从摩拜蹊跷抽身 要从全渠道转变为做精深?

从摩拜退出,也使得人们认为李斌终于不再求做广,做多,而是更多专注于蔚来汽车的发展,做深做精。其实,一直以来李斌眼光独到,他不仅看项目看得准,还能拉来众多大佬级投资人参与其中

高负债并购迷局:天海投资75亿收购当当网

目前天海投资的资产负债率为85.12%,当当网的资产负债率约为98.45%,远高于同行业平均水平

1万元“变出”126亿元 雅戈尔是财技高超还是掩耳盗铃?

一个简单地小额增持动作,雅戈尔将2017年33亿元的投资损失一举扭转为93亿元的投资收益,相当于用1万元“变出”了126亿元

中弘股份“连环债务危机”又遇新变数

公司或将获得200亿元重组资金,重组方被视为有“华融系”背景,而华融前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刚被传出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两者之间是否有关?

销售保守拿地激进 北辰实业在下怎样一盘棋?

北辰实业在最近几年拿下了不少“地王”,但由于这些地块楼面价已经不低,再加上处在相对严格的调控周期,想要以较高的售价快速周转难度并不小

京城房企首开股份2017销售滑坡 严调控下如何突围?

2017年,首开股份在营业收入仅300多亿的情况下,喊出了2018年冲千亿的目标,从项目储备来看具备这样的可能性,但能否实现,还要看总体的政策环境与市场环境

科大讯飞被指“寅吃卯粮” 不足5亿利润撑起800亿市值

科技企业持续高额投入研发,本应是投资者喜闻乐见的,但如果这种投入相当一部分是以“资本化”形式入账,则需要考量对今后利润的影响

贝达药业首次业绩下降 单一产品打天下难破局

贝达药业大力研发新药的努力无疑是有助于改善对单一核心产品的过度依赖,但大幅增加的资本化研发支出仍然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一旦研发失败,将被迫一次性计提减值?

基金称“白马”估值重塑 笑纳稀有“独角兽”回归

4月18日的降准超出市场预期,此次降准的量级超过前期,因此,对股债两市均形成利好,这无疑提振了市场和投资者的信心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X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