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江湖早就物是人非 酷派摆脱乐视能否重振雄风

《投资者报》 记者 金见欢 2018-01-15 08:02:00  收藏

酷派作为曾经辉煌一时的“中华酷联”之一,错过了智能机的黄金发展期,又一度受累于乐视,如今虽然摆脱了乐视的影响,但想重归一线阵营,仍然挑战巨大
 
  
  离开乐视的酷派,或许该感到轻松。近日,贾跃亭再次抛售5.51亿股酷派股权,至此,贾跃亭已经不再是酷派股东。
  
  1月10日,酷派集团(02369.HK)公告称,在酷派按时足额所涉银行承兑汇票业务保证金并足额支付相关诉讼费用后,借款银行不再起诉酷派,并向法院申请解除查封的酷派资产。
  
  经历手机销量下滑的冲击后,亏损严重的酷派如今终于可以轻松一些了。此前贾跃亭将其持有的酷派股权转让给威日创投,据报道,这是酷派向贾跃亭游说的结果。威日创投背后是地产企业,酷派旗下有价值近百亿元的土地,引入地产企业来开发旗下的土地,应是酷派眼下最有可能的自救动作。
  
  IT业专家梁振鹏告诉《投资者报》记者:“排除乐视影响,酷派本身也问题重重。酷派是依靠经销商起家,这两年经销商退出,公司裁员,已经陷入困境。现在的手机市场竞争更加激烈,华为、小米和OPPO等手机牢牢占据了国产手机市场,而整个智能手机市场增速减缓,甚至偶有下降,在这样的情况下,酷派想自救已经是很困难的事情。”
  
  对于公司今后如何走出困境的打算,记者致函致电酷派方面希望了解,但截至发稿未获得任何相关回复。
  
  乐视淡出
  
  酷派集团1月4日晚间发布的公告显示,控股股东Leview拟将其持有的公司8.97亿股,占公司总股本17.83%的股权转让给威日创投。交易完成后,Leview持有酷派集团的股权将降低至10.95%,持股比例由此将低于威日创投,位列酷派集团第二大股东。
  
  Leview Mobile HK Limited为贾跃亭百分百控股公司,Leview出售酷派集团的价格为每股0.9港元,因此交易总价将达8.07亿港元(以当时汇率算,约合人民币6.69亿元)。
  
  早在2015年6月,乐视系出资21.8亿元从酷派集团创始人郭德英手中购入酷派18%的股份,成为第二大股东。一年后,乐视系再以10.47亿港元(按当时汇率计算约为8.7亿元)的代价增持酷派集团近11%股权,持股28.78%成为酷派第一大股东,代价约为30.5亿元。
  
  酷派CEO蒋超表示,当初和乐视合作,主要是希望借助乐视的生态系统和互联网经验让酷派得到快速提升。但乐视后来因资金问题深陷泥潭,酷派也受到很大影响。
  
  酷派当年是中国手机市场四大国产品牌之一,主要是依赖电信运营商的订制机发展起来的。梁振鹏认为,随着华为、小米和OPPO等品牌兴起,电信运营商降低了对订制机的补贴,导致那些过于依赖电信、移动等运营商渠道的品牌失去了优势,酷派就是其中之一。
  
  在这样的情况下,酷派寻求与乐视的合作也在情理之中,当时360也表达过与酷派合作的意愿。并且360早于乐视与酷派进行合作。2014年年底,双方成立合资公司奇酷,生产互联网手机。
  
  但到了2015年6月,乐视网入股酷派,并引发了“酷派、乐视、360的三角恋”风波。360认为酷派违反了协议,而据媒体报道,当时酷派大股东希望套现退出,360因为筹划从美股退市事宜没有资金全盘收购,酷派大股东只得另寻买家。
  
  酷派危局
  
  兜兜转转,又回到原点,原本想借助乐视发展的酷派,却因乐视的资金危机导致自己的发展受到严重影响而错失良机。
  
  据酷派集团此前披露的2016年未经审计的年报显示,2016年公司实现营收79.94亿港元,同比下滑45.5%,净利润从上一年度的盈利转为亏损,且亏损额高达42.1亿港元。
  
  据2017年8月15日酷派在港交所发布的公告,目前公司处于持续亏损状态,截至2017年7月31日的营业收入约为27.16亿港元,同比下滑约为52%,且流动资产已低于流动负债,偿债压力加大。
  
  2014年7月份,国资委要求运营商在未来三年内,连续每年降低20%的营销费用。算下来,三大运营商三年总计减少营销费用400多亿元,这对订制机非常不利,酷派因此当时急需转型。
  
  “漏船偏遇连夜雨”,蒋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2016~2017年,酷派与乐视重组过程中,乐视选择的管理团队对市场了解程度不够,开发了一系列产品,费用急剧上升,而销售能力又显不足,因此造成公司巨额的亏损。
  
  乐视给酷派带来的不只是管理混乱,还使其在银行贷款开始变得困难。酷派前CEO刘江峰曾表示,因为跟乐视的关系,2017年银行对酷派只还不贷。2017年以来,酷派集团先后被多家银行起诉,追讨资金合计2.4亿元。酷派甚至无法凑齐Cool M7预计50万台出货量的物料和供应链资金。
  
  自救能否奏效
  
  2015年,酷派手机的出货量为3800万台,2016年销量缩水到1500万台,2017年的数据尚未出来,但2017年第一季度只有100万台。酷派的总市值如今也约为36亿港元,而最高时曾突破120亿港元。
  
  在这样的情况下,酷派仍能生存,显示出酷派的家底雄厚。
  
  酷派高管对外称,现在乐视系高管基本离场,酷派目前的管理层全是乐视进入前的班底,据报道,酷派自救靠两种方法,一是引入地产开发商,共同开发手里部分土地资源,解决资金危机;二是开发国外市场,公司未来重点放在海外、AI和5G上。目前,酷派在美国市场与美国四大运营商中的3家(AT&T、T-Mobile和Sprint)进行合作,美国手机市场由运营商主导,符合酷派的传统优势。
  
  酷派所持有的土地价值将近百亿元。接手酷派股权的威日创投背后的股东为深圳地产商京基集团创始人陈华家族。2017年10月17日,酷派发布公告称,引入深圳星河地产控股子公司,共同开发酷派信息港。借助地产业务,酷派有望解决资金压力。
  
  酷派CEO蒋超对外表示,酷派的资金压力已经解决,希望能够重塑酷派在“中华酷联”时期的辉煌。
  
  但梁振鹏认为,目前手机市场格局基本已经确立,华为、小米和OPPO、VIVO等民族品牌牢牢把握住国产手机市场,酷派几乎没有机会。即使地产业务和国外业务能使其重新活下来,但想重归一线阵营,仍然挑战巨大。■
声明:投资者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猜你喜欢

公司 MORE

加加食品缘何“事故不断” 大手笔47亿购资产欲逆袭

深交所8月初曾就加加食品以47.1亿收购“金枪鱼钓”一事发出问询函,要求完善信息披露情况,包括金枪鱼钓上市之路屡次被中止、历史上的18次股权转让、存在股权质押风险等

“聪明钱”开始撤离贵州茅台 股息率下降透露什么端倪

经销商预收账款一直以来都被白酒企业看作自己的“护城河”,对贵州茅台更是如此。贵州茅台账户上的银行存款高达836亿元,自然会引发投资者疑虑

绿城加入高周转大军 压缩高端物业欲提速

2018年,房地产政策仍以强调控为主,且部分城市围绕打击炒房调控仍在升级。绿城中国项目多位于调控重点城市,此时祭出高周转大旗或许也是不得不为之

小米股价低迷调查:第三方卖场因质量问题拒绝小米“入场”

如今小米已经建立了自己的线下自营店帝国,但记者实地探访第三方卖场发现,第三方手机卖场的销售却鲜见推荐小米,更有商场因质量问题拒绝小米“入场”;另一方面,小米拓展金融引来市场一片争议

8天6家公司被罚超1.3亿 第三方支付迎来罕见大额“罚单潮”

监管机构对于第三方支付的监管愈发严格,尽管会冲击部分机构,但这有利于整个第三方支付机构竞争环境的优化

三大违规坐实深交所再发函 美年健康疯狂扩张后遗症受关注

美年健康多年来的高速扩张已经累积了诊疗质量下降、管理差异和内控风险,更令人担忧的是,频繁的小型并购已为公司堆积了高达40.46亿元的商誉

近三年累计投资900亿元,苏宁四处撒钱的逻辑是什么?

在中国互联网创投界,有一种创业的最终目标就是把企业卖给BAT,创业者们常把这种模式戏称为“TO BAT”。

新战略成效显著 “利润王”恒大半年净利超520亿大增125%

8月6日,恒大(3333.HK)发布正面盈利预告,2018年上半年税后净利润较去年同期增长125%以上,核心业务利润较去年同期增长100%以上,净负债率进一步大幅下降,从去年年末的184%大幅下降到130%以下。

A股“股神”沦陷亏损14亿 上海莱士复牌前景堪忧

大约是过去几年尝到了炒股贡献大半净利润的甜头,上海莱士今年上半年的证券投资余额远远超过去年收入,但在证券市场大幅波动时,这种激进风格的弊端显露无疑

A股退市新规再升级 如何避开“退市”雷区

由于监管层加大了对上市公司资产重组项目的审核力度,“炒壳”已经很难大行其道。另一方面,随着退市新规的逐步实施,上市公司因前述几种情况被强制退市的现象正在增多

投资头条 MORE

内忧外患渐次加重 美的集团40亿回购难解大渴

自上市以来,美的产销量每年递增,但收益质量有下滑趋势,营业收入净利率从2016年的9.92%跌到2017年的7.69%,值得投资者关注

前海人寿云计算中心在陕西富平开工 发力“保险+云”

前海人寿西安云计算中心位于富阎产业合作园区的富平高新区启动区内,富阎产业合作园区由陕西省西安市与渭南市在2017年共建成立,旨在形成一个横跨渭南富平、西安阎良两地,优势互补、特色兼容,带动区域融合发展的“特区”

老板“溜了”私募机构遭殃 拟失联私募被骂“骗子公司”

8月8日晚间,中国基金业协会公布了第23批拟失联私募机构,共7家,协会通过固定电话、手机号码、电子邮件等联系方式,均无法与它们取得联系

私募基金涉嫌自融 贝塔理财信披不实?

通过提供虚假材料等手段,欺骗工商登记机关,私募乱象引发市场关注

加加食品缘何“事故不断” 大手笔47亿购资产欲逆袭

深交所8月初曾就加加食品以47.1亿收购“金枪鱼钓”一事发出问询函,要求完善信息披露情况,包括金枪鱼钓上市之路屡次被中止、历史上的18次股权转让、存在股权质押风险等

交易系统即将上线之际 北京红木深陷用人争议

北京红木交易中心的线上电子交易系统正在对接北京交易结算中心,将很快正式上线交易,与此同时,新任交易中心的执行总经理却深陷前述工作单位“违纪违规”的争议

“聪明钱”开始撤离贵州茅台 股息率下降透露什么端倪

经销商预收账款一直以来都被白酒企业看作自己的“护城河”,对贵州茅台更是如此。贵州茅台账户上的银行存款高达836亿元,自然会引发投资者疑虑

多家网贷平台宣布“良性退出” 业内呼吁“将投资人权益放在首位”

宣布良性兑付可以表明企业的态度,但是“良性“与否,要看企业后续能否真正兑付,对于投资人来说,这只是一服安慰剂

绿城加入高周转大军 压缩高端物业欲提速

2018年,房地产政策仍以强调控为主,且部分城市围绕打击炒房调控仍在升级。绿城中国项目多位于调控重点城市,此时祭出高周转大旗或许也是不得不为之

小米股价低迷调查:第三方卖场因质量问题拒绝小米“入场”

如今小米已经建立了自己的线下自营店帝国,但记者实地探访第三方卖场发现,第三方手机卖场的销售却鲜见推荐小米,更有商场因质量问题拒绝小米“入场”;另一方面,小米拓展金融引来市场一片争议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X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