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江湖早就物是人非 酷派摆脱乐视能否重振雄风

《投资者报》 记者 金见欢 2018-01-15 08:02:00 阅读: 收藏

酷派作为曾经辉煌一时的“中华酷联”之一,错过了智能机的黄金发展期,又一度受累于乐视,如今虽然摆脱了乐视的影响,但想重归一线阵营,仍然挑战巨大
 
  
  离开乐视的酷派,或许该感到轻松。近日,贾跃亭再次抛售5.51亿股酷派股权,至此,贾跃亭已经不再是酷派股东。
  
  1月10日,酷派集团(02369.HK)公告称,在酷派按时足额所涉银行承兑汇票业务保证金并足额支付相关诉讼费用后,借款银行不再起诉酷派,并向法院申请解除查封的酷派资产。
  
  经历手机销量下滑的冲击后,亏损严重的酷派如今终于可以轻松一些了。此前贾跃亭将其持有的酷派股权转让给威日创投,据报道,这是酷派向贾跃亭游说的结果。威日创投背后是地产企业,酷派旗下有价值近百亿元的土地,引入地产企业来开发旗下的土地,应是酷派眼下最有可能的自救动作。
  
  IT业专家梁振鹏告诉《投资者报》记者:“排除乐视影响,酷派本身也问题重重。酷派是依靠经销商起家,这两年经销商退出,公司裁员,已经陷入困境。现在的手机市场竞争更加激烈,华为、小米和OPPO等手机牢牢占据了国产手机市场,而整个智能手机市场增速减缓,甚至偶有下降,在这样的情况下,酷派想自救已经是很困难的事情。”
  
  对于公司今后如何走出困境的打算,记者致函致电酷派方面希望了解,但截至发稿未获得任何相关回复。
  
  乐视淡出
  
  酷派集团1月4日晚间发布的公告显示,控股股东Leview拟将其持有的公司8.97亿股,占公司总股本17.83%的股权转让给威日创投。交易完成后,Leview持有酷派集团的股权将降低至10.95%,持股比例由此将低于威日创投,位列酷派集团第二大股东。
  
  Leview Mobile HK Limited为贾跃亭百分百控股公司,Leview出售酷派集团的价格为每股0.9港元,因此交易总价将达8.07亿港元(以当时汇率算,约合人民币6.69亿元)。
  
  早在2015年6月,乐视系出资21.8亿元从酷派集团创始人郭德英手中购入酷派18%的股份,成为第二大股东。一年后,乐视系再以10.47亿港元(按当时汇率计算约为8.7亿元)的代价增持酷派集团近11%股权,持股28.78%成为酷派第一大股东,代价约为30.5亿元。
  
  酷派CEO蒋超表示,当初和乐视合作,主要是希望借助乐视的生态系统和互联网经验让酷派得到快速提升。但乐视后来因资金问题深陷泥潭,酷派也受到很大影响。
  
  酷派当年是中国手机市场四大国产品牌之一,主要是依赖电信运营商的订制机发展起来的。梁振鹏认为,随着华为、小米和OPPO等品牌兴起,电信运营商降低了对订制机的补贴,导致那些过于依赖电信、移动等运营商渠道的品牌失去了优势,酷派就是其中之一。
  
  在这样的情况下,酷派寻求与乐视的合作也在情理之中,当时360也表达过与酷派合作的意愿。并且360早于乐视与酷派进行合作。2014年年底,双方成立合资公司奇酷,生产互联网手机。
  
  但到了2015年6月,乐视网入股酷派,并引发了“酷派、乐视、360的三角恋”风波。360认为酷派违反了协议,而据媒体报道,当时酷派大股东希望套现退出,360因为筹划从美股退市事宜没有资金全盘收购,酷派大股东只得另寻买家。
  
  酷派危局
  
  兜兜转转,又回到原点,原本想借助乐视发展的酷派,却因乐视的资金危机导致自己的发展受到严重影响而错失良机。
  
  据酷派集团此前披露的2016年未经审计的年报显示,2016年公司实现营收79.94亿港元,同比下滑45.5%,净利润从上一年度的盈利转为亏损,且亏损额高达42.1亿港元。
  
  据2017年8月15日酷派在港交所发布的公告,目前公司处于持续亏损状态,截至2017年7月31日的营业收入约为27.16亿港元,同比下滑约为52%,且流动资产已低于流动负债,偿债压力加大。
  
  2014年7月份,国资委要求运营商在未来三年内,连续每年降低20%的营销费用。算下来,三大运营商三年总计减少营销费用400多亿元,这对订制机非常不利,酷派因此当时急需转型。
  
  “漏船偏遇连夜雨”,蒋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2016~2017年,酷派与乐视重组过程中,乐视选择的管理团队对市场了解程度不够,开发了一系列产品,费用急剧上升,而销售能力又显不足,因此造成公司巨额的亏损。
  
  乐视给酷派带来的不只是管理混乱,还使其在银行贷款开始变得困难。酷派前CEO刘江峰曾表示,因为跟乐视的关系,2017年银行对酷派只还不贷。2017年以来,酷派集团先后被多家银行起诉,追讨资金合计2.4亿元。酷派甚至无法凑齐Cool M7预计50万台出货量的物料和供应链资金。
  
  自救能否奏效
  
  2015年,酷派手机的出货量为3800万台,2016年销量缩水到1500万台,2017年的数据尚未出来,但2017年第一季度只有100万台。酷派的总市值如今也约为36亿港元,而最高时曾突破120亿港元。
  
  在这样的情况下,酷派仍能生存,显示出酷派的家底雄厚。
  
  酷派高管对外称,现在乐视系高管基本离场,酷派目前的管理层全是乐视进入前的班底,据报道,酷派自救靠两种方法,一是引入地产开发商,共同开发手里部分土地资源,解决资金危机;二是开发国外市场,公司未来重点放在海外、AI和5G上。目前,酷派在美国市场与美国四大运营商中的3家(AT&T、T-Mobile和Sprint)进行合作,美国手机市场由运营商主导,符合酷派的传统优势。
  
  酷派所持有的土地价值将近百亿元。接手酷派股权的威日创投背后的股东为深圳地产商京基集团创始人陈华家族。2017年10月17日,酷派发布公告称,引入深圳星河地产控股子公司,共同开发酷派信息港。借助地产业务,酷派有望解决资金压力。
  
  酷派CEO蒋超对外表示,酷派的资金压力已经解决,希望能够重塑酷派在“中华酷联”时期的辉煌。
  
  但梁振鹏认为,目前手机市场格局基本已经确立,华为、小米和OPPO、VIVO等民族品牌牢牢把握住国产手机市场,酷派几乎没有机会。即使地产业务和国外业务能使其重新活下来,但想重归一线阵营,仍然挑战巨大。■
声明:投资者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猜你喜欢

公司 MORE

创业板迎来首只“独角兽” 锂电巨头宁德时代成功上市

作为这样的一只“独角兽”,上市首日毫无悬念地涨停,报收36.2元,市值突破786亿元,成为创业板市值第二的上市公司。

以“华谊兄弟”之名融资 王忠军兄弟担保的信托资金去哪儿了?

去年,民生信托发布了“至信271号华谊兄弟盒饭TV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王氏兄弟提供了部分担保,但资金却并未流向华谊兄弟

中药第一股天目药业重组7年7败 无奈引入“门外汉”意欲何为?

公司此次新任董事长赵非凡和总经理俞连明均来自股东公司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在医药行业上,两人都未曾涉足,可以说是完全的“门外汉”

业绩初回暖又陷借贷纠纷 董事长称对步森股份负责到底

步森股份近日陷入了一笔借贷担保纠纷,但令人蹊跷的是,这项担保发生的时间恰好是公司控制权和实际控制人变动的交接期,这就为厘清事件真相蒙上了一层迷雾

A股“中枪”世界杯?“魔咒”背后的大悬念

对于投资者来说,“世界杯魔咒”是一个每逢这一时刻必然会被提起的话题。而今年上半年,A股各主要指数均已出现不小的跌幅,因而本次世界杯是否迎来转机令人关注

十年市值犹如坐过山车 整顿后的重庆啤酒何时迎春?

近一两年来,重庆啤酒的业绩有所好转,在推进高端化战略方面显现出一定成效。但目前几乎所有啤酒商都在往高端化方面发展,重庆啤酒面临的压力仍然巨大

助力华侨城&西安政府战略合作 康佳集团物联网项目抢先落地

物联网连接世间万物,拥有广阔市场前景,随着它的蓬勃发展,康佳也将乘着这股“东风”进一步推动业务升级,使企业发展迈入一个新的高度!

影视上市公司高管年薪起底 超七成低于百万元与影星不可比

此次“阴阳合同”事件引发了投资者对影视圈明星收入的高度关注,而对于影视上市公司高管来说,他们的薪酬又是多少呢?他们的薪酬与公司业绩是否匹配?高薪的高管又有什么职业经历呢?

审慎扩张 融信中国规模增速放缓

2018年1~5月,融信中国(3301.HK)实现合约销售额447亿元,完成全年目标37%,与之相对的是,融信中国方面表示,规模增速会有所回落

三年市值狂跌273亿元 “当年牛股”百润股份为何走下神坛?

百润股份收购巴克斯酒业是基于当时的行业状况给出了较高的收购价,但当行业状况发生变化、业绩承诺难以达成时,公司的当务之急是给出对中小股东负责的应对措施

投资头条 MORE

小米首席科学家离职:研发不如讲故事,专利问题或成日后地雷

按照2019年调整后预期盈利计算,小米市盈率应达到27~34倍,而苹果目前市盈率为18.34倍。同时,小米2017年的营销费用52亿元,比研发费用高出20亿元

美的集团创始人何享健 古稀之年再战港股市场

对于美的置业布局,其执行董事兼总裁郝恒乐曾下过军令状,即2020年达到1000亿元

民族品牌崛起样本:中国企业如何靠专利创新突围

在跨国公司、外资品牌强势的专利“围剿”面前,民族电器品牌的发展壮大面临着严峻的威胁,在此背景下,中国企业需要突围而出,专利创新与维权必不可少

创业板迎来首只“独角兽” 锂电巨头宁德时代成功上市

作为这样的一只“独角兽”,上市首日毫无悬念地涨停,报收36.2元,市值突破786亿元,成为创业板市值第二的上市公司。

以“华谊兄弟”之名融资 王忠军兄弟担保的信托资金去哪儿了?

去年,民生信托发布了“至信271号华谊兄弟盒饭TV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王氏兄弟提供了部分担保,但资金却并未流向华谊兄弟

中药第一股天目药业重组7年7败 无奈引入“门外汉”意欲何为?

公司此次新任董事长赵非凡和总经理俞连明均来自股东公司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在医药行业上,两人都未曾涉足,可以说是完全的“门外汉”

业绩初回暖又陷借贷纠纷 董事长称对步森股份负责到底

步森股份近日陷入了一笔借贷担保纠纷,但令人蹊跷的是,这项担保发生的时间恰好是公司控制权和实际控制人变动的交接期,这就为厘清事件真相蒙上了一层迷雾

A股“中枪”世界杯?“魔咒”背后的大悬念

对于投资者来说,“世界杯魔咒”是一个每逢这一时刻必然会被提起的话题。而今年上半年,A股各主要指数均已出现不小的跌幅,因而本次世界杯是否迎来转机令人关注

十年市值犹如坐过山车 整顿后的重庆啤酒何时迎春?

近一两年来,重庆啤酒的业绩有所好转,在推进高端化战略方面显现出一定成效。但目前几乎所有啤酒商都在往高端化方面发展,重庆啤酒面临的压力仍然巨大

基金称千亿市场待搅动 潜在“抽血”因素不可小觑

美联储加息,美对华“301”征税清单公布在即,叠加国内限售股解禁和“独角兽”上市,潜在的“抽血”因素不容忽视,资金和情绪上面临诸多考验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X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