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家上市公司交了接力棒 “娃二代”能否撑起大旗

《投资者报》 记者 潘亦纯 2018-02-26 07:17:00 阅读: 收藏

  改革开放至今已有40年,不少“创一代”已经走向暮年,中国上百万民营企业迎来一波“企二代”接班潮。
  
  据《投资者报》记者不完全统计,近两年A股市场“企二代”接班上任的公司就多达十几个,包括昆药集团的汪思洋、美邦服饰的胡佳佳等。 2017年,更是有大禹节水原董事长王栋之子王浩宇、春秋航空董事长王正华之子王煜等被上一代委以重任。与父辈不同的是,这些娃二代普遍拥有良好的高等教育背景,且创新意识强。
  
  二代接班是个永恒的话题。虽然,不少企业家已将接力棒交接到他们子女手上,例如新希望的刘畅、娃哈哈的宗馥莉、万向集团的鲁伟鼎等。不过坦率地讲,家族传承并非易事。
  
  多家上市公司完成二代接班
  

  2017年,还有大禹节水、春秋航空等不少上市公司也完成了二代交接。去年3月份,大禹节水发布公告,原实控人兼董事长王栋之子王浩宇将担任公司新任董事长及法人代表,王浩宇正式挑起大梁。


  
  但值得关注的是,王浩宇可谓A股市场上年龄较小的董事长,是一个名副其实的90后,生于1991年,2013年,本科毕业于中国农业大学和美国普度大学,同时是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MBA。
  
  虽然王浩宇年龄并不大,但却积累了一定的工作经验。2013年,22岁的王浩宇即进入大禹节水全资孙公司天津大禹节水科技公司担任总经理一职,主要负责海外营销及投资业务。公司的公开信息显示,自王浩宇主持海外市场拓展及投资业务以来,大禹节水的海外订单增长迅速,由2012年的近500万海外订单增长到目前的1亿元。此外,王浩宇此前还参与了大禹节水的泰国滴灌带独家代理事宜、埃及打井项目及目前正在推进中的南非水利项目建设。
  

  春秋航空新任掌门人也正式交替。2017年3月底,王煜接替其父亲王正华,担任公司董事长一职。公开资料显示,王煜今年48岁,20多年前,年轻的王煜本科毕业后,拿着父亲给的5000美元踏上了赴美留学之路,这5000美元也是王煜在美国多年唯一来自家庭的经济支柱。为了活下去,王煜开始了边打工边读书的生活,开始他只是端盘子、刷碗,语言过关后,他就代表小店去和政府打交道,在自力更生的环境下,王煜进入了美国南伊利诺伊大学,并最终拿到了经济学硕士和工商管理硕士双学位。


  
  毕业回国后的七年时间里,王煜先后在罗兰贝格、毕博、翰威特等国际知名咨询公司任职,职位也从最底层慢慢成为项目经理。2008年,王煜正式进入成立才三年的春秋航空,与父亲一起经营公司。而后春秋航空上市,营业收入随之水涨船高,可以说,王煜是与春秋航空一起成长进步。
  

  此外,还有海澜集团“少帅”周立宸也于2017年正式担任集团总裁职务,不少评论甚至将这一事件称为“周立宸时代”的到来。1988年出生的周立宸自幼聪明过人,就读于清华大学。2010年毕业之后,周立宸并没有选择立刻回到海澜集团或出国深造,而是去一家金融机构任职,积累在股权投资、金融和理财管理等相关的经验。两年后,周立宸便回归海澜集团,并先后接手了广告部、商品中心、信息中心和电商等部门,逐渐熟悉公司业务。


  
  不难看出,这些“企二代”普遍拥有良好的高等教育背景,甚至不少还拥有海外留学经历,以及知名公司工作背景,包括他们在回企业接班之前,大多也有在与自家公司业务性质完全不同的其他公司任职的履历。此外,他们在正式担任要职之前,均已在自家公司工作数年,为接班未雨绸缪。
  
  “理念”差异背后的大困惑
  
  上述这几个年轻董事长接班的经历,或许也可以视为中国民营企业“企二代”接班的一个小小的缩影。
  
  中国改革开放至今已有40年,不少创业大将都已逐渐步入暮年,其中一些“老将”已成功地将接力棒传给了下一代,例如万向集团的鲁伟鼎、娃哈哈的宗馥莉、新希望集团的刘畅、碧桂园的杨惠妍等。
  
  其实,近年来,不少“企二代”接班的意愿开始愈来愈强。北京银行私人银行与家族企业杂志联合发布了“2017年中国新生代企业家现状”调研白皮书,这份白皮书采样了500名左右的中国家族企业“少东家”。研究表明,在这500名的调研中发现,44%的新生代企业家表示,未来将会接班并已经在家族企业中工作;19%的人表示将来会接班,但现在正进行个人发展;29%的人表示不排斥接班,但需视情况而定;仅8%的人完全不愿意接班。
  
  实际上,“企二代”接班并不仅仅是一个领头人变更的问题,与父辈不同的是,“企二代”普遍拥有高学历并早早就接受了系统且完善的现在企业管理教育,但由于起点较高,也容易造成一线经验不足的情况。此外,时代风云变幻,“企二代”面临的市场情况、政策情况与几十年前已经完全不同,两辈人的观念或许也会产生一些差异。
  
  不少继任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都曾表示过这个困惑,长江润发的郁霞秋曾对媒体说,接班以后有段时间,她并不理解父亲,父亲也不理解她,“观念不一样,实际上是两代人的冲突。”宗馥莉也公开表示,并不赞同父亲亲历亲为的管理风格,她也对父亲管理下的企业行为发展模式不以为然。如何平衡理念上的差异或许是“企二代”接班道路上需要思考的问题。
  
  关于“企二代”如何顺利接班,不少专家、企业家也提出了一些想法,曹德旺认为:“如果这家企业在接班问题上遇到了麻烦,说明企业本身出了问题,不适合接班制度。如果企业做得很好,规章制度很健全的话,是可以顺利接班的。”
  
  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袁钢明也表示,继承者本人的努力非常重要,因为继承者本人不是通过竞争(上任),没有通过实践考验,所以后代要有自我以及机制的约束和激励,要考虑到竞争的残酷性以及竞争的压力。此外,本身的教育培训或者老一代的传帮带也十分重要。 ■
声明:投资者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猜你喜欢

公司 MORE

  • 全面进入造车新时代 比亚迪汽车强势出击北京车展

    4月25日,比亚迪汽车强势登陆第十五届北京车展。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先生、销售公司总经理赵长江先生以及设计总监艾格先生等高层领导均出席了本次车展。作为新能源领域的引领者,比亚迪在本次车展上不负众望,展现出非凡实力。

高负债并购迷局:天海投资75亿收购当当网

目前天海投资的资产负债率为85.12%,当当网的资产负债率约为98.45%,远高于同行业平均水平

1万元“变出”126亿元 雅戈尔是财技高超还是掩耳盗铃?

一个简单地小额增持动作,雅戈尔将2017年33亿元的投资损失一举扭转为93亿元的投资收益,相当于用1万元“变出”了126亿元

中弘股份“连环债务危机”又遇新变数

公司或将获得200亿元重组资金,重组方被视为有“华融系”背景,而华融前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刚被传出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两者之间是否有关?

销售保守拿地激进 北辰实业在下怎样一盘棋?

北辰实业在最近几年拿下了不少“地王”,但由于这些地块楼面价已经不低,再加上处在相对严格的调控周期,想要以较高的售价快速周转难度并不小

京城房企首开股份2017销售滑坡 严调控下如何突围?

2017年,首开股份在营业收入仅300多亿的情况下,喊出了2018年冲千亿的目标,从项目储备来看具备这样的可能性,但能否实现,还要看总体的政策环境与市场环境

科大讯飞被指“寅吃卯粮” 不足5亿利润撑起800亿市值

科技企业持续高额投入研发,本应是投资者喜闻乐见的,但如果这种投入相当一部分是以“资本化”形式入账,则需要考量对今后利润的影响

贝达药业首次业绩下降 单一产品打天下难破局

贝达药业大力研发新药的努力无疑是有助于改善对单一核心产品的过度依赖,但大幅增加的资本化研发支出仍然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一旦研发失败,将被迫一次性计提减值?

华夏幸福成功中标中山民众PPP项目 打造粤港澳大湾区创新磁极

积极融入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华夏幸福在行动。17日,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华夏幸福 SH,600340)发布公告称,公司近日取得《中标通知书》,确认公司为中山市产业平台(民众园)综合开发PPP项目的社会资本方中标单位。

转型升级初见成效 深圳惠程2018年一季度业绩迎爆发式增长

4月16日晚间,深圳惠程(002168)发布了公司2018年第一季度报告,公司2018年第一季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56亿元,业绩同比增长29倍。从业绩增长原因来看,新增业务发力,同时一季报还预计2018年上半年度将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3-2.5亿元,2018年公司有望迎来历史最好业绩。

光正集团收购案疑为“卖壳”铺路 关键数据差异惹争议

光正集团并购新视界眼科可以快速增强前者的持续盈利能力,但其中存在的关联交易、资金缺口、管理、财务数据存在差异等诸多问题也亟须解决

投资头条 MORE

全面进入造车新时代 比亚迪汽车强势出击北京车展

4月25日,比亚迪汽车强势登陆第十五届北京车展。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先生、销售公司总经理赵长江先生以及设计总监艾格先生等高层领导均出席了本次车展。作为新能源领域的引领者,比亚迪在本次车展上不负众望,展现出非凡实力。

李斌从摩拜蹊跷抽身 要从全渠道转变为做精深?

从摩拜退出,也使得人们认为李斌终于不再求做广,做多,而是更多专注于蔚来汽车的发展,做深做精。其实,一直以来李斌眼光独到,他不仅看项目看得准,还能拉来众多大佬级投资人参与其中

高负债并购迷局:天海投资75亿收购当当网

目前天海投资的资产负债率为85.12%,当当网的资产负债率约为98.45%,远高于同行业平均水平

1万元“变出”126亿元 雅戈尔是财技高超还是掩耳盗铃?

一个简单地小额增持动作,雅戈尔将2017年33亿元的投资损失一举扭转为93亿元的投资收益,相当于用1万元“变出”了126亿元

中弘股份“连环债务危机”又遇新变数

公司或将获得200亿元重组资金,重组方被视为有“华融系”背景,而华融前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刚被传出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两者之间是否有关?

销售保守拿地激进 北辰实业在下怎样一盘棋?

北辰实业在最近几年拿下了不少“地王”,但由于这些地块楼面价已经不低,再加上处在相对严格的调控周期,想要以较高的售价快速周转难度并不小

京城房企首开股份2017销售滑坡 严调控下如何突围?

2017年,首开股份在营业收入仅300多亿的情况下,喊出了2018年冲千亿的目标,从项目储备来看具备这样的可能性,但能否实现,还要看总体的政策环境与市场环境

科大讯飞被指“寅吃卯粮” 不足5亿利润撑起800亿市值

科技企业持续高额投入研发,本应是投资者喜闻乐见的,但如果这种投入相当一部分是以“资本化”形式入账,则需要考量对今后利润的影响

贝达药业首次业绩下降 单一产品打天下难破局

贝达药业大力研发新药的努力无疑是有助于改善对单一核心产品的过度依赖,但大幅增加的资本化研发支出仍然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一旦研发失败,将被迫一次性计提减值?

基金称“白马”估值重塑 笑纳稀有“独角兽”回归

4月18日的降准超出市场预期,此次降准的量级超过前期,因此,对股债两市均形成利好,这无疑提振了市场和投资者的信心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X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