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参股保险亏多盈少 安信缘何钟情保险牌照

《投资者报》 占昕 2018-03-12 00:06:00 阅读: 收藏

3月7日,距离A股上市公司安信信托(600816.SH)向保监会提交撤回设立中合信用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合信保”)的申请刚满一周,保监会发布了《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对保险公司股东的股东资质、股权取得、入股资金等都做出了明确规定,进一步严格准入条件,设定了市场准入负面清单,明确哪些投资人不得投资入股。


由于该《办法》不是针对信托公司,业内认为,只要符合该办法和针对信托公司的监管政策,都可以拿保险牌照,不存在障碍。但对于一直积极争取保险牌照的安信信托来说,这一保险新规将可能影响其2016年申报筹建但至今仍未获批的另一家保险公司国和人寿。《投资者报》记者就国和人寿的报批进展向安信信托寻求采访,公司表示目前尚无可披露信息。


不过,作为A股关注度最高的信托公司,上述两次冲击保险牌照已不是安信信托第一次欲与保险结缘,它不仅是大童保险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童保险”)的第一大股东,持有35%股权,还同时持有渤海人寿3.85%的股权。


安信称暂无其他考虑


2016年6月,安信信托携手俄罗斯国家保险公司、上海逸合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北京鑫诺投资有限公司、中弘卓业集团有限公司和大童保险拟共同出资设立国和人寿,注册资本人民币20亿元。安信信托拟以货币形式出资人民币4亿元,认购4亿股,占国和人寿总股本的20%,但该事项还需等待相关监管部门的同意,目前尚无进展。


2月28日,安信信托公告又称,由于拟占股19%的发起人之一中谷农业(北京)不再参与发起设立商业信用保险公司中合信保,其退出将导致重大变动,因此安信信托连同其他发起人协商一致,正式向保监会提出撤回设立中合信保的申请。对于取消设立中合信保后的打算,安信信托表示暂无其他考虑。


与待产的国和人寿和已持有股权的渤海人寿的寿险属性不同的是,本次撤回设立申请的中合信保是一家信用保险公司,这令市场对安信信托钟情于不同种类及保险链条的公司十分关注。


有点遗憾的是,安信信托并未直接回应发起这两类保险公司的具体想法,仅表示符合《信托公司管理办法》的有关规定,且投资非上市金融企业股权是其公司主营业务之一,可以丰富业务结构,增加投资收益。


“信托和保险联手理论上有很强的互补性,可以将稳定的长期资金与灵活使用金融工具相结合。但现实中,监管环境的变化是影响发展节奏的最大原因,其次还受机构合作的个性化和差异化影响。”一位信托研究部老总如是告诉记者。


信托参股保险亏多于盈


值得注意的是,整体来看,目前持有保险牌照的信托公司并不多。根据百瑞信托博研站《信托研究与年报分析(2017)》显示,2016年,银行、证券和基金公司仍为信托公司投资的主要目标,这三者为信托公司贡献了较为可观的投资收益,而彼时只有7家信托公司参股保险企业。


从2016年的信托投资保险的盈亏情况看,取得盈利的仅有参股都邦财险的中泰信托,当年借此投资,中泰信托获得了112万元收益。但更多的前期投资结果是亏损。


2012年,粤财信托投资1.2亿元持有珠江人寿20%股份,但随后这笔投资连年亏损,截至2016年,粤财信托因此累计账面亏损达1.19亿元;2017年11月,作为曾经的发起方之一,粤财信托在上海联交所挂牌转让其当时所持的另一家保险公司众诚保险15%股权,追溯这笔投资收益,从2011年成立至2016年,其在众诚保险上的投资账面亏损累计也有8900万元;但在2017年成功转让后,该笔投资最终较投入成本获利近2.3亿元。


对此,资深信托研究员袁吉伟也坦言,信托公司持有保险机构股权在短期内能实现的收益不会太乐观,“保险尤其寿险业务初期盈利周期较长,一般要三到五年,短期盈利贡献不高,在严监管下,保险公司短期做大做强的难度比其他金融领域大很多。”


华东一位熟悉保险投资的信托人士也表示:“相对于其他金融领域整体的盈利状况,保险领域每年有不少公司是亏损的。按2016年的年报数据,亏损的险企中,财险公司的数量相对而言高于寿险公司。中小型财险公司亏损,主要是作为核心业务的车险业务的承保亏损。中泰信托投资的是财险,有盈利实属不易。” 


布局保险潜力无限?


既然起码在短时间内,投资保险业不是一门好生意,那么安信信托为何情有独钟?对此安信信托未做详细解释,仅称股权投资不在一朝一夕,对好的标的要有信心和耐心。而业内认为,信托公司参与布局保险或有更多考虑。


“保险公司大量较低成本的资金、较稳定的客户可为信托提供较稳定的机构资金来源和客户来源,也有利于增强信托公司的自主营销能力。信托与保险合作,保险的保障功能至少可以为信托公司的财富管理业务提供更多产品或服务,或在为客户做资产配置时有更丰富的产品可配置;也能为信托公司的资管业务拓展业务类型。”上述华东人士表示。


袁吉伟则认为原因可能有三:一是信托公司看重保险业发展的良好潜力;二是有利于信托公司用固有资金配置优良资产;三是保险业务与信托业务具有一定的协同效应。“安信旗下已有保险销售公司和人寿保险股权,发起设立保险公司,深入保险业务也有一定前期铺垫。信托公司申请保险牌照本身障碍不大,现在主要是严监管下,牌照审批合规要求更高,等待审批结果时间长。”


在他看来,信托公司转型发展金控平台也是一个方向。“信托业务与同业业务具有较强的业务协同基础,布局其他金融牌照,在获得稳定投资收益的同时,也能加强信托业务与其他金融业务在资产端、资金端以及客户资源分享和综合服务方面的协同能力。”


“今年监管加强压缩通道,传统的追求规模粗放式发展的模式很难继续,信托公司还是要继续加快转型,一方面优化传统业务模式,做精做细,提高附加值;另一方面,加强新业务新领域新模式的布局,拓展业务空间。”袁吉伟说。■

声明:投资者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猜你喜欢

公司 MORE

  • 全面进入造车新时代 比亚迪汽车强势出击北京车展

    4月25日,比亚迪汽车强势登陆第十五届北京车展。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先生、销售公司总经理赵长江先生以及设计总监艾格先生等高层领导均出席了本次车展。作为新能源领域的引领者,比亚迪在本次车展上不负众望,展现出非凡实力。

高负债并购迷局:天海投资75亿收购当当网

目前天海投资的资产负债率为85.12%,当当网的资产负债率约为98.45%,远高于同行业平均水平

1万元“变出”126亿元 雅戈尔是财技高超还是掩耳盗铃?

一个简单地小额增持动作,雅戈尔将2017年33亿元的投资损失一举扭转为93亿元的投资收益,相当于用1万元“变出”了126亿元

中弘股份“连环债务危机”又遇新变数

公司或将获得200亿元重组资金,重组方被视为有“华融系”背景,而华融前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刚被传出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两者之间是否有关?

销售保守拿地激进 北辰实业在下怎样一盘棋?

北辰实业在最近几年拿下了不少“地王”,但由于这些地块楼面价已经不低,再加上处在相对严格的调控周期,想要以较高的售价快速周转难度并不小

京城房企首开股份2017销售滑坡 严调控下如何突围?

2017年,首开股份在营业收入仅300多亿的情况下,喊出了2018年冲千亿的目标,从项目储备来看具备这样的可能性,但能否实现,还要看总体的政策环境与市场环境

科大讯飞被指“寅吃卯粮” 不足5亿利润撑起800亿市值

科技企业持续高额投入研发,本应是投资者喜闻乐见的,但如果这种投入相当一部分是以“资本化”形式入账,则需要考量对今后利润的影响

贝达药业首次业绩下降 单一产品打天下难破局

贝达药业大力研发新药的努力无疑是有助于改善对单一核心产品的过度依赖,但大幅增加的资本化研发支出仍然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一旦研发失败,将被迫一次性计提减值?

华夏幸福成功中标中山民众PPP项目 打造粤港澳大湾区创新磁极

积极融入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华夏幸福在行动。17日,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华夏幸福 SH,600340)发布公告称,公司近日取得《中标通知书》,确认公司为中山市产业平台(民众园)综合开发PPP项目的社会资本方中标单位。

转型升级初见成效 深圳惠程2018年一季度业绩迎爆发式增长

4月16日晚间,深圳惠程(002168)发布了公司2018年第一季度报告,公司2018年第一季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56亿元,业绩同比增长29倍。从业绩增长原因来看,新增业务发力,同时一季报还预计2018年上半年度将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3-2.5亿元,2018年公司有望迎来历史最好业绩。

光正集团收购案疑为“卖壳”铺路 关键数据差异惹争议

光正集团并购新视界眼科可以快速增强前者的持续盈利能力,但其中存在的关联交易、资金缺口、管理、财务数据存在差异等诸多问题也亟须解决

投资头条 MORE

全面进入造车新时代 比亚迪汽车强势出击北京车展

4月25日,比亚迪汽车强势登陆第十五届北京车展。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先生、销售公司总经理赵长江先生以及设计总监艾格先生等高层领导均出席了本次车展。作为新能源领域的引领者,比亚迪在本次车展上不负众望,展现出非凡实力。

李斌从摩拜蹊跷抽身 要从全渠道转变为做精深?

从摩拜退出,也使得人们认为李斌终于不再求做广,做多,而是更多专注于蔚来汽车的发展,做深做精。其实,一直以来李斌眼光独到,他不仅看项目看得准,还能拉来众多大佬级投资人参与其中

高负债并购迷局:天海投资75亿收购当当网

目前天海投资的资产负债率为85.12%,当当网的资产负债率约为98.45%,远高于同行业平均水平

1万元“变出”126亿元 雅戈尔是财技高超还是掩耳盗铃?

一个简单地小额增持动作,雅戈尔将2017年33亿元的投资损失一举扭转为93亿元的投资收益,相当于用1万元“变出”了126亿元

中弘股份“连环债务危机”又遇新变数

公司或将获得200亿元重组资金,重组方被视为有“华融系”背景,而华融前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刚被传出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两者之间是否有关?

销售保守拿地激进 北辰实业在下怎样一盘棋?

北辰实业在最近几年拿下了不少“地王”,但由于这些地块楼面价已经不低,再加上处在相对严格的调控周期,想要以较高的售价快速周转难度并不小

京城房企首开股份2017销售滑坡 严调控下如何突围?

2017年,首开股份在营业收入仅300多亿的情况下,喊出了2018年冲千亿的目标,从项目储备来看具备这样的可能性,但能否实现,还要看总体的政策环境与市场环境

科大讯飞被指“寅吃卯粮” 不足5亿利润撑起800亿市值

科技企业持续高额投入研发,本应是投资者喜闻乐见的,但如果这种投入相当一部分是以“资本化”形式入账,则需要考量对今后利润的影响

贝达药业首次业绩下降 单一产品打天下难破局

贝达药业大力研发新药的努力无疑是有助于改善对单一核心产品的过度依赖,但大幅增加的资本化研发支出仍然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一旦研发失败,将被迫一次性计提减值?

基金称“白马”估值重塑 笑纳稀有“独角兽”回归

4月18日的降准超出市场预期,此次降准的量级超过前期,因此,对股债两市均形成利好,这无疑提振了市场和投资者的信心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X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