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险新格局

《投资者报》 张海云 2018-03-26 00:00:00  收藏

■ 在严监管风暴下,寿险市场将会出现怎样的变化和新的格局?哪些保险公司正在成为市场中的强者?这份寿险市场分析报告提供了重要参考
■ 寿险市场呈现出四个新特点:中国人寿的“一哥”位置面临平安人寿的挑战;中小险企弯道超车机会逐渐减少;仰赖“投资驱动负债”模式的险企进入痛苦期;健康险公司发展迅速
■ 从盈利水平来看,泰康人寿、华夏人寿、前海人寿、友邦保险等业绩突出,而昆仑健康、中融人寿、信泰人寿、富德生命人寿等亏损较为严重
■ 体现保障功能的产品成为寿险主力军,税优健康险试点政策正在全国推广,业内人士普遍看好其发展前景



自2017年以来,保险行业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接连不断的严监管政策、数目繁多的罚单纷纷指向保险公司。


一度风头正盛、在资本市场频频举牌并购的保险公司重新被监管层关进了笼子,他们的顶头上司——保监会,在这一轮国家金融政策调整中结束历史使命,与银监会合并成新的监管机构。


被视为中小保险公司弯道超车的“投资驱动负债”经营模式遭遇重创,近年迅速崛起的很多公司由此受到冲击,一直坚守“负债驱动资产”的传统保险公司反而获得了政策支持,实现稳定发展。


一升一降之间,是整个保险市场格局的重构。那么这次大变局后,寿险市场将出现怎样的变化?哪些保险公司正成为市场中的强者?哪些公司风光不再?这些变化又如何影响保险公司的经营,进而影响公司的分红以及保险产品的欢迎度?这份寿险市场分析报告将成为大家选择保险公司的重要参考。


市场格局四大趋势


大风起于青萍之末,趋势起于无波之水。


根据保监会发布的数据,2017年寿险公司规模保费高达3.2万亿元,同比下降6.06%;其中,原保费收入2.6万亿元,同比增长20%,占比80.36%;而以万能险为主的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规模为5892亿元,同比下降50.32%,占比仅为18.19%,产品结构基本实现了优化,走向监管层倡导的保险回归保障、重视价值的根本。


在这场寿险变局中,我们可以看到四个主要变化:


其一,中国人寿的“寿险一哥”位置正在被平安人寿追赶,两者差距越来越小。去年,中国人寿总保费为5893亿元,同比略有下降为1%,但是平安人寿总保费收入为4677亿元,同比增幅高达27%。


2016年,平安人寿和中国人寿总保费还相差2279亿元,仅一年时间差距就缩小至1216亿元。今年前两个月,平安人寿继续保持高速增长的势头,保费收入1928.6亿元,而中国人寿的保费收入为1546亿元。若平安人寿的业绩增速能够保持,平安人寿有机会超过中国人寿。


从数据上看,中国人寿保费不升反降的原因主要是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收入锐减所致,去年此项进账770亿元,而2016年为1656亿元,同比下滑54%。而中国平安此项收入保持平稳,从909.6亿元增长至969亿元,主要销售的是万能险等理财产品及中长期产品,受政策限售的影响并不大。


其二,寿险行业进入了强者更强、强者恒强的周期,中小保险公司弯道超车的机会越来越少。保监会的数据也验证了这个趋势,保费前十名寿险保费占比高达七成。《投资者报》记者注意到,太保人寿、泰康人寿、太平人寿、新华保险等一些老牌的寿险公司提早启动行业转型,回归保障型产品,在这轮政策转向中积聚了力量,而这本是其优势,份额排名纷纷重回行业前10。


表现最典型的是太保人寿,其冲刺的力度不可小觑,去年总保费收入达到1862亿元,同比大增24%,市场份额排名第四,仅次于安邦人寿。太保寿险重回巅峰始于2010年公司内部达成的“转型共识”。


转型完成后,太保寿险的优势逐步显现。2015年公司的保费收入达到1152亿元,实现了两位数的增长;2016年继续迅猛发展,同比增长26.5%。更为重要的是,新业务价值率从2010年的10.5%上升到2016年的32.9%,2016年新业务价值增速更是高达56.5%。


其三,安邦系保险公司(安邦养老、和谐健康)、前海人寿、弘康人寿等为代表理财险占优的保险公司进入了痛苦期,去年这些公司的保费总量下滑超过六成,公司现金流迅速下降,“投资驱动负债”的经营模式受到很大冲击。记者注意到,这些公司也在尽最大努力提高保障型产品的销售,但占比仍然太低,需要继续努力转型。


值得注意的是,在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收入整体缩减的背景下,仍有22家寿险公司2017年保费收入出现增长,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推出中长期万能险产品,从而避开了监管政策。其中,招商信诺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保费收入增幅高达165倍,达到2825.28万元,中美联泰去年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收入增长255.57%,此外,建信人寿、弘康人寿、工银安盛、交银康联2017年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收入也出现了一倍以上的增长。


其四,健康险公司发展迅速,过去四年间(2013~2017年)健康险增幅一直保持在30%~40%区间,近年来更是维持在40%左右。健康险占人身险的比重也逐年提高,由10年前的7.63%大幅提升至2017年的16.05%。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总保费收入同比增长最高的就是两家健康险公司,分别为太保安联健康公司以及平安健康,前者2017年总保费收入1.56亿元,同比增长2.19倍;后者总保费收入为22.6亿元,同比增长1.54倍。两家公司保费大幅增长有基数低的原因,更重要的是属于朝阳产业。


盈利水平整体提升


截至3月22日,共有65家寿险公司公布了四季度偿付能力报告,如果再加上平安人寿、新华保险两家公布年报的上市公司,共有38家保险公司实现了盈利,盈利公司占比超过七成。尽管整体保费收入下滑,但是寿险的内在价值在逐步提高,盈利能力在上升。


2017年第一份上市保险年报——平安人寿的成绩超出市场预期。平安人寿实现净利润347亿元,同比增长42.1%。尽管受到“134号文”实施的影响,平安寿险及健康险业务的新业务价值仍同比大增32.6%至673.57亿元,内含价值较年初增长37.8%,内含价值营运回报率(ROEV)达35.5%,同比提升8.5个百分点。



新华保险一直在进行业务结构调整,基本甩掉了趸交包袱,新单保费中,期交占比达87.4%,较上年提升37.7个百分点,健康险新单保费占比为35.1%,较上年提升14.2个百分点,业务结构明显改善。去年公司净利润高达53.8亿元,同比增长8.9%。


如果排除上市公司以及未公布数据的安邦人寿,去年业绩最好的是以下10家公司:泰康人寿、华夏人寿、前海人寿、友邦保险、阳光人寿、恒大人寿、中信保诚、中美联泰、民生人寿以及招商信诺,净利润分别为86亿元、48亿元、29亿元、20亿元、17亿元、10.99亿元、10.51亿元、8.9亿元、8.2亿元以及6.7亿元。


根据四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泰康人寿去年净利润高达86亿元,终于扬眉吐气,其保费更是高达1625亿元,增速30%,保费拓展能力和投资能力双双增长。


华夏人寿也取得了亮眼的成绩,去年净利润48亿元,同比增长高达两倍,可以说成功地由量变向质变转型的典型。华夏人寿的腾飞缘于2013年,当年的保费370亿元超越过往6年的总和。自从华夏人寿走上高增长的道路,保费高歌猛进,至2017年达到1753亿元,位居行业第五名,相应的公司盈利也是连年增长。


但是记者注意到,华夏人寿还存在很大的问题,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占比仍然高达五成,其偿付能力指标有128.96%,距离监管红线一步之遥,现金流吃紧。


2017年的寿险市场还有一个有意思的现象,过去几年被中资保险碾压的外资保险有了明显好转。去年27家外资寿险公司合计实现净利润75亿元,同比增长171.05%;其中27家外资寿险公司保费累计1778.7亿元,同比增长39.22%;保费市场占比从2016年的6.25%上升到2017年的7.22%。净利润排名前10的公司中就有4家是外资寿险,分别为:友邦保险、中信保诚、中美联泰以及招商信诺,净利润分别为20.11亿元、10.51亿元、8.92亿元以及6.66亿元,均有五成以上的利润增长。


其中,作为目前唯一拥有独资性质的外资寿险公司,友邦保险(中国)净利润高达20.11亿元,位居外资寿险盈利榜的首位,总保费收入为219亿元,同比增长24%。在业内人士看来,与合资性质的其他外资寿险公司相比,友邦的外资独资特征使其在开展经营活动时,几乎不存在因中外股东相互制约而产生的内耗问题,为其带来一定优势。


中信保诚自进入中国市场18年来,去年5月进行了更名。公司一直稳健发展,2017年保费收入为120.2亿元,同比增长46%;净利润10.51亿元,同比增长50%,均跑赢了行业的平均水平。 


值得注意的是,位居前10中的中美联泰大都会人寿过快追求经营上的增长,忽视了投保人的利益。公司因电话销售与网销违规获客,存在欺骗投保人的行为,成为去年被保监会处罚最多的公司。


资料显示,中美联泰连同中美联泰北京分公司、广东分公司、湖北分公司、江苏分公司、上海分公司、四川分公司及相关负责人,合计被罚14次,合计罚款金额116万元,其中,个人部分罚款金额27万元。今年1月24日,中美联泰再次因电销、网销行为不合规受到保监会的监管函。



仍有18家需强身健体


在应对中短期理财产品限售、投资市场波动大以及寿险市场竞争加剧的情况下,很多寿险公司仍然陷入亏损的困境,急需强身健体。四季度的偿付能力显示,65家寿险公司中一共有27家发生亏损,其中亏损超过1亿元的有18家。亏损前10名分别为:昆仑健康、中融人寿、信泰人寿、富德生命人寿、吉祥人寿、东吴人寿、长城人寿、德华安顾、复星保德信以及爱心人寿,分别亏损8.27亿元、7.79亿元、7.67亿元、6.74亿元、3.99亿元、3.56亿元、3.47亿元、1.91亿元、1.89亿元以及1.89亿元。


上述10家公司中,有很多是亏损榜上的常客,成立多年未有大的盈利,譬如长城人寿、德华安顾、信泰人寿、东吴人寿等。以成立于2007年的信泰人寿为例,在十多年的发展历程中,除了2015年短暂盈利外,其余年份均处于亏损状态。


面对亏损,信泰人寿相关负责人坦诚地接受了《投资者报》记者的采访:“公司目前亏损,主要源于前两年公司业务重启等一些历史遗留问题的持续影响,再加上经营转型等因素的叠加,承受了盈利方面的挑战。今年是公司的基础管理运营能力提升年,公司将启动十大工程,进行全面的梳理剖析,从根本上解决企业发展内生动力的问题,为公司中长期发展蓄势储能。”


已成立5年多的东吴人寿,也仅在2015年实现了盈利。在成立之初,该公司拟定了“5年盈利、8年上市”的宏伟规划,但如今看来,现实远比理想骨感。年报数据显示,2012年和2013年,东吴人寿亏损额分别为0.22亿元和1.2亿元;2014年该公司继续亏损至2.23亿元;2015年,迅速扭亏为盈,当年盈利1亿元;然而,在2016年东吴人寿又巨亏了3.15亿元;2017年继续亏损3.56亿元。去年年底,东吴人寿更换了董事长,如何扭亏为盈成为新任董事长面对的最大难题。而东吴人寿相关负责人告诉《投资者报》记者:“根据公司业务销售节奏,三季度销售非中短存续期产品约30亿元,当期财务核算出现亏损。经审计调整后,2017年度公司实际亏损可能会有所减少。”


公司还表示,寿险行业不同于其他行业,都有一个前期投入较大、成本逐渐释放的过程。一般情况下,寿险公司实现盈亏平衡需要8年左右,考虑到机构开设进度,盈利时限可能还会延长。东吴人寿成立不足6年,需要在机构网络铺设和业务渠道拓展上投入大量的经营成本。


成立4年多,去年亏损近2亿元的德华安顾在接受《投资者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考虑到寿险盈利的发展规律,以经营长期保障类价值业务为主的公司在经营的初期阶段(前8到10年)出现亏损的情况,是符合客观规律的;发展长期期交业务,规模保费、营业收入不会像大量经营中短存续期业务的公司那样快速上升,公司前4年的发展是符合股东方战略的,股东方对于目前的经营指标认可。


不过吉祥人寿方面也对记者表示,年度亏损额并非四个季度亏损额简单相加,具体亏损目前还在统计中。此外,公司成立五年多,已经相继在河南、湖北等地开设了分支机构,前期投入加大,且无法在短时间内得到摊销,从而形成了一定的亏损,这也与寿险公司“七平八盈”的基本规律相符。“根据公司发展规划,2019年我司将力求实现当年盈亏平衡。”


回归保障终点在哪


既然保险市场都在谈回归保障,那该如何回归?保险产品、销售渠道、保险投资是否会有哪些新的变化?


产品方面,由于被费率管制捆住手脚,保险业2012年之前增长乏力。在市场不断的呼声中,寿险产品预定收益率2.5%,在持续13年之后提升至3.5%,2013年人身险定价利率改革正式破冰,由此人身险中“快速返还”类年金险、附加万能型年金险成为拉动保费规模增长的主力军。



过犹不及,在保险行业迅速做大规模的同时,一些保险公司过度追求保费规模,不管期限长短、成本高低,收取保费远超投资能力和市场承受的范围,万能险因此成为众矢之的,受到限制。


目前,保险业正在回归保障,体现保障功能的产品成为主力军。其中,税优健康险试点政策正在全国推广,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其未来将有很大发展前景。


渠道方面,万能险等理财类产品重度依赖电销、银保渠道,这些理财产品受到限制,上述渠道荣光自然不再;在保险行业不断回归本源的背景下,个人营销员渠道再次重返人身险渠道“老大”位置。


有分析人士指出,随着银行与保险监管部门合二为一,未来银保业务将进一步协调发展,有利于长期理财型、养老型保险业务打开局面。


投资方面,则强调保险资金独立,股东不得违法违规干预,不会再有“野蛮人”,也很难再出现“黑马”的故事。


在一片肃杀的2017年,保险科技算得上有一抹亮色。近两年,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等技术不断刷新着保险业升级的认知。科技破除保险业痼疾的同时,也优化着保险业前、中、后各个服务环节。只不过,在这场科技运动中仍然是大型保险公司或者互联网巨头领衔,众多中小公司还需要努力追赶。(记者潘亦纯、闫军对本文亦有贡献)■
声明:投资者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猜你喜欢

公司 MORE

一则谣言引发“惨案”? 瑞贝卡内忧外患如何破局

由于资管新规出台,导致信托资金降杠杆,一些机构主动或被动抛售所持个股,从而引发股价异常下跌。而在瑞贝卡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中,有七只信托产品

过敏药龙头我武生物销售费用高企 未来能否抢占更大蓝海

我武生物营收的98%来自于核心产品“粉尘螨滴剂”,其销售情况决定了公司的业绩。虽然目前这一市场仍有较大渗透空间,但长期发展仍需尽快解决核心产品依赖症

奥普家居IPO前夕部分抽检产品不合格 “精明股东”缘何分红9亿后又来A股

通常企业上市融资大多是为了解决发展资金不足的问题,而奥普家居2015年至今分配的红利已经超过了本次A股IPO拟募资额,投资者难免要问:不差钱的奥普图什么?

今年以来共35家上市公司被举牌 “宝能系”重出江湖举牌兆新股份

今年的被举牌公司及次数与去年同期的38家上市公司被举牌,总计举牌65次的数据相比,还是略显低迷

增加74.61亿债务 佳兆业集团因何接盘海南如意岛?

承担74.61亿元债务,负债高企的佳兆业集团接盘海南如意岛意欲持续发力文旅产业,前途如何呢?

谢宏携高管团队亮相投资人见面会 详解贝因美的重塑增长之路

贝因美在过去几年的发展过程中走过一些弯路,甚至一度出现危局。而随着具有27年从业经验的掌舵人谢宏正式回归以及新经营团队的成立,贝因美的未来令人期待

雪松控股首登世界500强 加速扩大全球影响力

雪松控股始终信守“坚守实业兴中国、创造价值报社会”的企业使命,专注中国产业转型

《财富》世界500强碧桂园排名跃升114位 成全球上升最快企业之一

在稳健经营之外,碧桂园集团还积极承担社会责任,截至目前,累计向社会捐款超过42亿元人民币

恒大连续三年入围世界500强 排名230成上升最快企业之一

7月19日,2018《财富》世界500强正式发布。中国恒大(HK.03333)以460.19亿美元的营业收入位列230名,较去年大幅上升108位。而在上周公布的《财富》中国500强榜单中,恒大排名22位。

327亿美元营收助力雪松控股成功登榜世界500强

北京时间7月19日晚,美国《财富》杂志发布2018年世界500强名单,雪松控股以327亿美元(约合2210亿元人民币)营收首次入榜,排名第361位。

投资头条 MORE

巨亏之下控股权或将易主? 中弘股份股价逼近“仙股”

巨亏之下,中弘股份控股股东准备转让全部股权。不过该股东持股已全部被司法冻结,其中已质押比例99.70%,随着股价下跌,质押股权价值事实上也在不断缩水

一则谣言引发“惨案”? 瑞贝卡内忧外患如何破局

由于资管新规出台,导致信托资金降杠杆,一些机构主动或被动抛售所持个股,从而引发股价异常下跌。而在瑞贝卡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中,有七只信托产品

过敏药龙头我武生物销售费用高企 未来能否抢占更大蓝海

我武生物营收的98%来自于核心产品“粉尘螨滴剂”,其销售情况决定了公司的业绩。虽然目前这一市场仍有较大渗透空间,但长期发展仍需尽快解决核心产品依赖症

奥普家居IPO前夕部分抽检产品不合格 “精明股东”缘何分红9亿后又来A股

通常企业上市融资大多是为了解决发展资金不足的问题,而奥普家居2015年至今分配的红利已经超过了本次A股IPO拟募资额,投资者难免要问:不差钱的奥普图什么?

中邮消费金融获银团资金“补血”背后 管理乱象依旧严重

宣传内容与实际情况不符,不同渠道给出的贷款信息混乱,中邮消费金融在获得银团贷款后,上述情况并未解决

金元证券卷入雅百特造假 实控人首都机场“提前”撤身?

雅百特遭遇的强制退市引来的不只是股民的索赔,更是将首都机场集团旗下的金元证券及众华会计师事务所一并拖下水。金元证券为雅百特的独立财务顾问机构,保荐人陈绵飞担任雅百特的财务顾问主办人之一,而今年3月,首都机场集团撤出了金元证券大股东位置

河南修武农商行不良贷款率超20% 多次漏税曾被行政处罚

近期,一边是银行股领跌,另一边是农商行不良贷款率飙升的消息频频爆出。国开行这种连续53个季度不良贷款率控制在1%以内的“三好学生”可遇不可求;但更多的是表现平平甚至拖后腿的差生

新模式存争议 大圆银泰恢复交易即遭大面积跌停

6月22日,大圆银泰发布公告称,已经通过江苏省清理整顿检查验收,并于2018年7月9日起恢复线上全部藏品正常交易,但因开盘后连续跌停,不少藏品又开始陆续停牌

今年以来共35家上市公司被举牌 “宝能系”重出江湖举牌兆新股份

今年的被举牌公司及次数与去年同期的38家上市公司被举牌,总计举牌65次的数据相比,还是略显低迷

付融宝陷融资困局 CEO称平台正常运营

付融宝从7月5日到7月15日10天内消息不断,从“融资8亿”到“项目逾期”,牵出万家乐控股以及两家至今未透露名称的实业公司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X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