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经理普遍资历不够“老到” 中信建投基金换股频繁业绩疲弱

《投资者报》 张诗雨 2018-04-02 00:00:00 阅读: 收藏

近年新成立的基金公司,有的为了拉拢人才,在圈内频频挖角资深基金经理;但有的却因自身实力不强,在人才争夺战中未占据上风,任职基金经理普遍从业时间较短,中信建投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信建投”)就属于后者。


Wind数据显示,中信建投基金经理平均任职年限仅为1.81年,目前9位基金经理中,仅有3位任职超过3年。也许是基金经理们经验相对不足,中信建投旗下多只产品普遍收益率不乐观,今年以来(截至3月29日),平均回报率仅为-0.08%。


中信建投计划采取哪些措施提高产品收益率?今后如何加强投研团队建设?就以上问题,《投资者报》记者向中信建投相关人士致电致函,但截至发稿,公司尚未给出上述问题的答案。 


基金经理不够“老到”


中信建投基金公司成立于2013年10月,在发展20年的公募基金业属于后辈。公司股东包括:中信建投证券有限公司、航天科技财务有限公司、江苏广传广播传媒有限公司,三者分别持有公司55%、25%、20%股份,属国有券商系基金公司。


尽管已成立4余年,中信建投却鲜有资历较深的基金经理。Wind数据显示,公司当前平均从业年限为1.81年,在122家基金公司中排第26位。这说明,与多数同行公司相比,中信建投的基金经理还不够“老到”。


公司9位基金经理中,在该岗位从业年限不足两年的有6位。当中,任职时间最短的,是在2017年5月从研究员升职为基金经理,也就是说,在投资岗位任职时间还不足1年。公司仅有3位基金经理,从事这一职务超过3年。


这批基金经理在来到中信建投之前,多缺乏投资方面相关经验。公司在职的9位基金经理中,除公司现任投资部总经理王琦曾任中信建投证券交易部总监外,多数在来到中信建投前都为行业研究员。其中,5位基金经理是从2016年才加入中信建投。


这批新加入的研究员,一部分在中信建投相关岗位任职没多久,就升职为基金经理。比如,颜灵珊2016年8月加入该公司,担任基金经理助理,2017年2月升任基金经理,现管理中信建投睿康等产品;周紫光在2016年3月入职中信建投,从投资研究部研究员做起,2017年5月起,任中信建投智信物联网灵活配置等产品的基金经理。


旗下产品年内平均收益为负


中信建投现任基金经理中,仅王浩一人是在2013年9月即公司建立时就入职。2014年1月起,王浩正式担任基金经理,管理债权类产品。公开资料显示,王浩从2014年起担任基金经理,累计任职4年零1个月,已经是中信建投资历最老的基金经理了。


或许,基金经理投资经验欠缺、新丁过多,多少对中信建投旗下产品的收益率造成影响。今年以来(截至3月29日),该公司产品平均回报率仅为-0.08%,大部分产品的业绩排名位于同类后二分之一。其中,灵活配置型产品中信建投智信物联网A以及偏债混合型产品中信建投睿信A、中信建投睿康A表现较为不佳,年内回报率分别为-5.57%、-3.53%、-2.72%,均排在同类后三分之一位置。


值得一提的是,成立还不足5年的中信建投,目前在同行业中规模还较小。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一季度末,公司旗下共有15只基金,公募管理规模为85.74亿元,在122家基金公司中排第90位。


错押重仓股,是中信建投旗下部分产品跑输大盘的重要原因。在2017年第四季度,中信建投睿信前三大重仓股为万华化学、海螺水泥、荣盛石化。中信建投智信物联网的前十大重仓股包括:华友钴业、三一重工、东山精密。


天天基金网显示,中信建投2017前三大重仓股分别为:荣盛石化、海螺水泥、江西铜业,3家公司今年来股价均有所下滑,分别下跌6%、16.35%、20%。


换股频繁影响投资收益


中信建投旗下基金产品中,有5只基金同时持有荣盛石化、海螺水泥、江西铜业。此外,蓝焰控股、中国巨石、三一重工也在中国建投2017年四季度末的十大重仓股中。



由此可见,基建类行业在中信建投持仓中占据相当比重。但近年来基建行业不属于市场热点,房地产和基建投资增速下降,甚至某种程度属于过剩产能。在此情形下,中信建投基金为何会重仓这一行业股票令人不解。


记者注意到,中信建投近期才转向重仓基建股。公司2017年四季度与第三季度的前十大重仓股几乎完全不同,仅清新环境一家连续出现在十大重仓股中。当年三季度末,十大重仓股中还有五粮液、泸州老窖、欧菲光、安洁科技、华天科技、深天马A、康尼机电等。


更早之前,中信建投还重仓过亿帆医药、爱建集团、康美药业、华东医药、中兴通讯、利亚德、杉杉股份等公司。可以看出,中信建投换股相对频繁,关注的行业也较为分散。


对于小型基金公司来说,如何构建清晰的投资逻辑,提升管理能力,是长期在市场立足需要解决的问题。 ■
声明:投资者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猜你喜欢

公司 MORE

  • 全面进入造车新时代 比亚迪汽车强势出击北京车展

    4月25日,比亚迪汽车强势登陆第十五届北京车展。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先生、销售公司总经理赵长江先生以及设计总监艾格先生等高层领导均出席了本次车展。作为新能源领域的引领者,比亚迪在本次车展上不负众望,展现出非凡实力。

高负债并购迷局:天海投资75亿收购当当网

目前天海投资的资产负债率为85.12%,当当网的资产负债率约为98.45%,远高于同行业平均水平

1万元“变出”126亿元 雅戈尔是财技高超还是掩耳盗铃?

一个简单地小额增持动作,雅戈尔将2017年33亿元的投资损失一举扭转为93亿元的投资收益,相当于用1万元“变出”了126亿元

中弘股份“连环债务危机”又遇新变数

公司或将获得200亿元重组资金,重组方被视为有“华融系”背景,而华融前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刚被传出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两者之间是否有关?

销售保守拿地激进 北辰实业在下怎样一盘棋?

北辰实业在最近几年拿下了不少“地王”,但由于这些地块楼面价已经不低,再加上处在相对严格的调控周期,想要以较高的售价快速周转难度并不小

京城房企首开股份2017销售滑坡 严调控下如何突围?

2017年,首开股份在营业收入仅300多亿的情况下,喊出了2018年冲千亿的目标,从项目储备来看具备这样的可能性,但能否实现,还要看总体的政策环境与市场环境

科大讯飞被指“寅吃卯粮” 不足5亿利润撑起800亿市值

科技企业持续高额投入研发,本应是投资者喜闻乐见的,但如果这种投入相当一部分是以“资本化”形式入账,则需要考量对今后利润的影响

贝达药业首次业绩下降 单一产品打天下难破局

贝达药业大力研发新药的努力无疑是有助于改善对单一核心产品的过度依赖,但大幅增加的资本化研发支出仍然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一旦研发失败,将被迫一次性计提减值?

华夏幸福成功中标中山民众PPP项目 打造粤港澳大湾区创新磁极

积极融入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华夏幸福在行动。17日,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华夏幸福 SH,600340)发布公告称,公司近日取得《中标通知书》,确认公司为中山市产业平台(民众园)综合开发PPP项目的社会资本方中标单位。

转型升级初见成效 深圳惠程2018年一季度业绩迎爆发式增长

4月16日晚间,深圳惠程(002168)发布了公司2018年第一季度报告,公司2018年第一季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56亿元,业绩同比增长29倍。从业绩增长原因来看,新增业务发力,同时一季报还预计2018年上半年度将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3-2.5亿元,2018年公司有望迎来历史最好业绩。

光正集团收购案疑为“卖壳”铺路 关键数据差异惹争议

光正集团并购新视界眼科可以快速增强前者的持续盈利能力,但其中存在的关联交易、资金缺口、管理、财务数据存在差异等诸多问题也亟须解决

投资头条 MORE

全面进入造车新时代 比亚迪汽车强势出击北京车展

4月25日,比亚迪汽车强势登陆第十五届北京车展。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先生、销售公司总经理赵长江先生以及设计总监艾格先生等高层领导均出席了本次车展。作为新能源领域的引领者,比亚迪在本次车展上不负众望,展现出非凡实力。

李斌从摩拜蹊跷抽身 要从全渠道转变为做精深?

从摩拜退出,也使得人们认为李斌终于不再求做广,做多,而是更多专注于蔚来汽车的发展,做深做精。其实,一直以来李斌眼光独到,他不仅看项目看得准,还能拉来众多大佬级投资人参与其中

高负债并购迷局:天海投资75亿收购当当网

目前天海投资的资产负债率为85.12%,当当网的资产负债率约为98.45%,远高于同行业平均水平

1万元“变出”126亿元 雅戈尔是财技高超还是掩耳盗铃?

一个简单地小额增持动作,雅戈尔将2017年33亿元的投资损失一举扭转为93亿元的投资收益,相当于用1万元“变出”了126亿元

中弘股份“连环债务危机”又遇新变数

公司或将获得200亿元重组资金,重组方被视为有“华融系”背景,而华融前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刚被传出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两者之间是否有关?

销售保守拿地激进 北辰实业在下怎样一盘棋?

北辰实业在最近几年拿下了不少“地王”,但由于这些地块楼面价已经不低,再加上处在相对严格的调控周期,想要以较高的售价快速周转难度并不小

京城房企首开股份2017销售滑坡 严调控下如何突围?

2017年,首开股份在营业收入仅300多亿的情况下,喊出了2018年冲千亿的目标,从项目储备来看具备这样的可能性,但能否实现,还要看总体的政策环境与市场环境

科大讯飞被指“寅吃卯粮” 不足5亿利润撑起800亿市值

科技企业持续高额投入研发,本应是投资者喜闻乐见的,但如果这种投入相当一部分是以“资本化”形式入账,则需要考量对今后利润的影响

贝达药业首次业绩下降 单一产品打天下难破局

贝达药业大力研发新药的努力无疑是有助于改善对单一核心产品的过度依赖,但大幅增加的资本化研发支出仍然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一旦研发失败,将被迫一次性计提减值?

基金称“白马”估值重塑 笑纳稀有“独角兽”回归

4月18日的降准超出市场预期,此次降准的量级超过前期,因此,对股债两市均形成利好,这无疑提振了市场和投资者的信心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X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