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去哪了?杉德支付总部遭数百商户围堵

投资者报 实习记者李璟 记者高方方报道 2018-04-11 09:23:00 阅读: 收藏

投资者报实习记者李璟 记者高方方报道


图注:数位安保人员聚集在杉德支付办公楼内部 摄影:李璟


  上海杉德支付网络服务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杉德支付”)近日再次陷入了二清风波。4月10日,由于其合作方“二清”机构诺漫斯跑路,来自各地的商户近三百人来到杉德大楼进行维权,称“钱款被诺漫斯公司进行违规二清之后不翼而飞,现已报警,并要求持牌第三方支付公司杉德支付给予合理的说法,帮助寻回钱款”。


  2018年年初至今,二清机构“诺漫斯”频繁出现大面积刷卡后钱不到账事件,随后人走楼空,牵出包括杉德在内的多家持牌支付机构,后者为其提供了交易通道,其中杉德作为诺漫斯的持牌依附方,被疑默许后者违规二清,导致商户钱款不翼而飞。


  钱款不翼而飞


  来自东莞的叶先生向记者反应,自己是个体商户,一年前经过朋友介绍购买了诺漫斯的pos机,因为这个pos机手续费低廉而且给商户的优惠力度较大,身边商户朋友用它的也不少。                   

     

  一直以来,诺漫斯pos机的清算和到账都没有出现什么大问题,但是从2017年12月28日左右开始,陆续有商家发现pos机资金持续不到账,商户在疑惑下进行拨打诺漫斯客服进行查询,却发现诺漫斯太原总部早已人去楼空。心急如焚的商户通过银联得知该pos机持牌的第三方支付公司是杉德支付,随后联系杉德客服,并和一些有相同遭遇的商户们结伴来到上海杉德总部寻求解释。 


  叶先生表示,他们这一群人多是来自广州、东莞和深圳等地,常常分批次前来上海追问欠款下落。叶先生本人现在有16万的钱款不知去向,其朋友杜先生也有15万的钱不翼而飞,现在广州过来一起追款的商户合计金额共计一千多万元;除他们之外,其他省市的也有不少在追款的商户。现在最苦恼的是大家为了拿回自己的钱已经在家和上海之间来回跑了很多次,人力财力消耗巨大却依旧得不到答案。


  除了怀疑杉德公司违规给不具备资质的诺漫斯提供交易通道以外,商户们还发现pos机小票中商户代码为伪造,商户代码前三位显示为896,而在查询银联后台之后,叶先生发现其实是827,并且在交易名称方面也有猫腻,该pos机并不是以常规渠道录入,其套用的多是公共事业支付通道,即居民水电煤气等。  


图注:代码伪造(商户提供)


  杉德:否认和商户有合同


  目前杉德在对商户和律师的解释中表示,这个事件中和商户签约的是外包商即诺漫斯,所以这些商户并不是他们杉德的特约商户,商户不翼而飞的钱款跟他们并没有关系,既然有直接关系的诺曼斯早已经人去楼空,商户无法证明自己是否和诺漫斯以及杉德有交易往来,杉德对外表示,这个外包商是通过外部转账给商户的,和自己没有关系,而根据商户提供的交易凭证,部分清算商户名称和商户编号和杉德旗下的产品“哆啦云”的备注是同样的;商户提供的部分流水清单显示,备注写的是“杉德清算”,清单反映出来的确是重庆杉德发出支付指令。


  对于杉德在此风波中应该承担何种责任的相关问题,记者采访了盈科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蓝中华律师,蓝律师表示,在这个事件中,杉德因不承认自己跟商户有合约于是推脱责任的行为是不符合法律规定的,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公告(2013)第9号《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办法》中的第三章第36条规定:收单机构作为收单业务主体的管理责任和风险承担责任不因外包关系而转移。既然杉德和外包商“诺漫斯”的合约是有效的,那么诺漫斯因违规经营而产生的风险杉德无法逃避。


  同时,蓝律师表示,根据央行出台的《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加强银行卡收单业务外包管理的通知》中的条款规定:因外包服务机构原因导致特约商户、持卡人或发卡银行资金损失的,收单机构应全额承担先行赔付责任。


  面对以上条款,杉德代表方仅向蓝律师表示“会依法办理,但现在仍不知情,需耐心等待”。


  截至截稿时,有三百多名商户仍持续寻求说法,蓝律师和人民银行沟通,得到的答复是“银行无权检查用户相关资金数据” ,而根据《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办法》第四章第42条规定,中国人民银行及其分支机构可以采取如下措施,对收单机构进行现场检查:检查有关系统和设施,复制有关数据材料。


  “二清”机构风险高


  在市面上,pos机已经是我们日常生活中习以为常的刷卡消费机器。正规的pos机业务的办理方是“一清”机构,也就是各家银行以及获得了央行颁发第三方支付牌照的机构,“一清”机构在监管机构的监管下,销售、支付结算等都有自己独立的后台系统,能够有效确保商户和消费者的安全。


  现在已经跑路的“诺漫斯”属于“二清”机构。相比“一清”机构,它省去了很多繁琐的文件证明,由于这些“二清”机构本身不具备支付业务的执照,它们只能通过依附拥有拍照的第三方支付机构,“杉德支付网络服务发展有限公司”就是这样的支付机构。


  二清机构风险很高,它所提供的看似“物美价廉”的pos机可以通过跳码、套码等方式来降低收单的成本,同时删减了繁琐的“一清”材料申请环节。其交易记录多是通过公共事业例如居民水电等方式进行,还能够达到降低手续费的目的。


  需要注意的是,由于“二清”机构的账户和资金是完全脱离相关监管的,商户账户的安全很难得到保障。


  经过查证,杉德支付网络服务发展有限公司是中国支付清算协会会员,作为一个持牌的第三方支付机构,在央行去年出台的《关于加强银行卡收单业务外包管理的通知》明令禁止之后依旧“顶风作案”,继续为“诺漫斯”这类无证机构提供支付通道,令人匪夷所思。


  日前,商户依旧在律师的协助下争取和杉德支付进行沟通,钱款还没有下落。对于相关信息,记者前往杉德支付进行核实,公司方以“不知情不方便”为由拒绝采访。





声明:投资者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公司 MORE

  • 全面进入造车新时代 比亚迪汽车强势出击北京车展

    4月25日,比亚迪汽车强势登陆第十五届北京车展。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先生、销售公司总经理赵长江先生以及设计总监艾格先生等高层领导均出席了本次车展。作为新能源领域的引领者,比亚迪在本次车展上不负众望,展现出非凡实力。

高负债并购迷局:天海投资75亿收购当当网

目前天海投资的资产负债率为85.12%,当当网的资产负债率约为98.45%,远高于同行业平均水平

1万元“变出”126亿元 雅戈尔是财技高超还是掩耳盗铃?

一个简单地小额增持动作,雅戈尔将2017年33亿元的投资损失一举扭转为93亿元的投资收益,相当于用1万元“变出”了126亿元

中弘股份“连环债务危机”又遇新变数

公司或将获得200亿元重组资金,重组方被视为有“华融系”背景,而华融前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刚被传出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两者之间是否有关?

销售保守拿地激进 北辰实业在下怎样一盘棋?

北辰实业在最近几年拿下了不少“地王”,但由于这些地块楼面价已经不低,再加上处在相对严格的调控周期,想要以较高的售价快速周转难度并不小

京城房企首开股份2017销售滑坡 严调控下如何突围?

2017年,首开股份在营业收入仅300多亿的情况下,喊出了2018年冲千亿的目标,从项目储备来看具备这样的可能性,但能否实现,还要看总体的政策环境与市场环境

科大讯飞被指“寅吃卯粮” 不足5亿利润撑起800亿市值

科技企业持续高额投入研发,本应是投资者喜闻乐见的,但如果这种投入相当一部分是以“资本化”形式入账,则需要考量对今后利润的影响

贝达药业首次业绩下降 单一产品打天下难破局

贝达药业大力研发新药的努力无疑是有助于改善对单一核心产品的过度依赖,但大幅增加的资本化研发支出仍然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一旦研发失败,将被迫一次性计提减值?

华夏幸福成功中标中山民众PPP项目 打造粤港澳大湾区创新磁极

积极融入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华夏幸福在行动。17日,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华夏幸福 SH,600340)发布公告称,公司近日取得《中标通知书》,确认公司为中山市产业平台(民众园)综合开发PPP项目的社会资本方中标单位。

转型升级初见成效 深圳惠程2018年一季度业绩迎爆发式增长

4月16日晚间,深圳惠程(002168)发布了公司2018年第一季度报告,公司2018年第一季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56亿元,业绩同比增长29倍。从业绩增长原因来看,新增业务发力,同时一季报还预计2018年上半年度将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3-2.5亿元,2018年公司有望迎来历史最好业绩。

光正集团收购案疑为“卖壳”铺路 关键数据差异惹争议

光正集团并购新视界眼科可以快速增强前者的持续盈利能力,但其中存在的关联交易、资金缺口、管理、财务数据存在差异等诸多问题也亟须解决

投资头条 MORE

全面进入造车新时代 比亚迪汽车强势出击北京车展

4月25日,比亚迪汽车强势登陆第十五届北京车展。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先生、销售公司总经理赵长江先生以及设计总监艾格先生等高层领导均出席了本次车展。作为新能源领域的引领者,比亚迪在本次车展上不负众望,展现出非凡实力。

李斌从摩拜蹊跷抽身 要从全渠道转变为做精深?

从摩拜退出,也使得人们认为李斌终于不再求做广,做多,而是更多专注于蔚来汽车的发展,做深做精。其实,一直以来李斌眼光独到,他不仅看项目看得准,还能拉来众多大佬级投资人参与其中

高负债并购迷局:天海投资75亿收购当当网

目前天海投资的资产负债率为85.12%,当当网的资产负债率约为98.45%,远高于同行业平均水平

1万元“变出”126亿元 雅戈尔是财技高超还是掩耳盗铃?

一个简单地小额增持动作,雅戈尔将2017年33亿元的投资损失一举扭转为93亿元的投资收益,相当于用1万元“变出”了126亿元

中弘股份“连环债务危机”又遇新变数

公司或将获得200亿元重组资金,重组方被视为有“华融系”背景,而华融前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刚被传出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两者之间是否有关?

销售保守拿地激进 北辰实业在下怎样一盘棋?

北辰实业在最近几年拿下了不少“地王”,但由于这些地块楼面价已经不低,再加上处在相对严格的调控周期,想要以较高的售价快速周转难度并不小

京城房企首开股份2017销售滑坡 严调控下如何突围?

2017年,首开股份在营业收入仅300多亿的情况下,喊出了2018年冲千亿的目标,从项目储备来看具备这样的可能性,但能否实现,还要看总体的政策环境与市场环境

科大讯飞被指“寅吃卯粮” 不足5亿利润撑起800亿市值

科技企业持续高额投入研发,本应是投资者喜闻乐见的,但如果这种投入相当一部分是以“资本化”形式入账,则需要考量对今后利润的影响

贝达药业首次业绩下降 单一产品打天下难破局

贝达药业大力研发新药的努力无疑是有助于改善对单一核心产品的过度依赖,但大幅增加的资本化研发支出仍然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一旦研发失败,将被迫一次性计提减值?

基金称“白马”估值重塑 笑纳稀有“独角兽”回归

4月18日的降准超出市场预期,此次降准的量级超过前期,因此,对股债两市均形成利好,这无疑提振了市场和投资者的信心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X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