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鞍山农商行冲击IPO 小微贷款余额猛增致不良高企

《投资者报》 闫军 2018-05-21 00:00:00 阅读: 收藏

近日,证监会预披露了安徽马鞍山农商行IPO申报稿,这是继2016年A股市场对银行股再开闸致多家城商行、农商行登陆资本市场后的又一个案例。至此,仅城商行就有8家候场A股。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董希淼向《投资者报》记者表示,当前大中型银行基本都已上市,而此前银行IPO暂停过一段时间,所以城商行、农商行等中小银行排队较多属于正常现象。


“鼓励包括农商行在内的一些农村中小金融机构通过IPO的形式更好地补充资本金,有利于增强其发展后劲,更好地服务‘三农’。”董希淼表示。



从去年业绩来看,马鞍山农商行保持了较为不错的净利润增速,不过在资产质量方面存在隐忧,其不良贷款率为当前8家拟IPO农商行之首,如何在服务本地企业的同时改善自身资产质量成为摆在马鞍山农商行面前的难题。记者就此采访该行,但未能收到答复。


盈利能力尚可

马鞍山农商行经历了从农信社到农合行,再到农商行的两次完整改制历程。2009年6月,该行获批股份制改造,并更名为“马鞍山农商行”。


在2009年至2014年之间,该行又历经两次增资扩股、多次股权转让形成当前无控股股东、无实际控制人的股东结构。前十大股东中,国资企业与社会法人平分秋色,均为5家。其中社会法人盛世达投资有限公司和国资背景的江东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10%。


截至去年年底,马鞍山农商行资产规模达551亿元,较年初增长近14%,该行下设1家分行,54家支行,同时控股21家村镇银行。



此次马鞍山农商行在提交招股书的同时,还披露了过去三年的业绩情况。数据显示,2015〜2017年,马鞍山农商行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1亿元、13亿元和12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2.4亿元、3.4亿元和4.3亿元。


从净利润来看,马鞍山农商行一年上一个台阶,但去年该行的营收同比下滑了10%。一般而言,营收为净利润的基础,马鞍山农商行却能在营收下滑的情况下实现净利润逆转。对此,《投资者报》记者向该行方面求证原因,但并未收到回复。


马鞍山农商行招股书显示,该行此次拟发行不超过5亿股,实际发行的总规模将根据资本需要、发行时市场情况与监管机构沟通情况而定。从募资用途来看,和其他农商行一样,马鞍山农商行所募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充实核心一级资本,提高资本充足率。


数据显示,2015〜2017年期间,马鞍山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分别为:24.27%、24.86%和17.78%,一级核心资本充足率分别为:20.36%、21.05%和14.81%。尽管远远高于监管要求,但已经呈现逐年下降的趋势,因此其IPO计划被业内解读为“未雨绸缪”。


不良居拟IPO农商行之首

和多数农商行一样,贷款业务是马鞍山农商行重要的收入来源。数据显示,该行发放贷款和垫款是资产总额中占比较高的部分。2015年〜2017年,马鞍山农商行发放贷款和垫款的净额分别为:215亿元、244亿元和284亿元,占该行资产总额的54%、50%和51%。


而对贷款业务的过分倚重正是该行不良高发的原因之一。2015〜2017年各期末,马鞍山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2.62%、2.75%和2.32%。尽管去年有所下降,但仍高于同期全国商业银行整体1.67%、1.74%和1.74%的不良率。


与当前排队的其他农商行相比,马鞍山农商行2.32%的不良率同样位居榜首。数据显示,除了同处安徽省的亳州药都农商行还未公布年报以外,截至去年年末,其他6家农商行不良率均低于2%。具体来看,青岛农商行最高为1.86%,江苏紫金农商行次之,为1.84%,江苏大丰农商行、浙江绍兴瑞丰农商行、厦门农商行均在1.6%〜1.3%之间。此外,已在香港登陆资本市场的重庆农商行最低,仅为0.98%。


从贷款类型上看,马鞍山农商行的不良贷款主要为保证贷款。所谓保证贷款,即担保人以其自有资产保证借款人按期归还贷款本息的一种贷款形式。该行招股书信息显示,2015年至2017年3年中,该行保证贷款不良贷款余额分别为3.8亿元、4.9亿元和5亿元,呈逐年增长态势。


对于不良高企的原因,马鞍山农商行在招股书中表示,一方面是因为保证贷款的客户主要为中小企业,对国内经济下行的整体抵抗力较弱;另一方面保证贷款的特性导致了银行处置不良贷款难度较大,化解周期较长。在借款人欠缺还款能力的情况下,如果保证人财务状况显著恶化,可能导致其履行保证责任的能力大幅下降,该行将遭受损失。


董希淼表示,农商行不良率相对较高有其特殊原因,与农商行的客户结构紧密相关,农商行服务的客户主要在县级以下的农村地区,这部分客群整体信用体系相对不完善。


从借贷人结构来看,马鞍山农商行小微企业贷款占比较高。数据显示,2015〜2017年,该行中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分别为:59.5亿元、69.6亿元和81.9亿元,占比分别约为:88%、84.5%和92%。


此外,以小微企业主为重点的个人贷款不良增速攀升明显,2015〜2017年期间,该行个人贷款的不良余额分别为:2.6亿元、3.7亿元和3.9亿元,占总不良贷款余额的比例分别为:44%、53%和56%。


马鞍山农商行还在招股书中表示,相对于大型企业而言,中小微企业的规模较小、抗风险能力较低、财务信息的透明度较低,对资产质量影响较大。


不良高企会否阻碍IPO

据了解,近年来马鞍山农商行通过不良资产转让和内部核销方式加大了对不良资产的处置力度。其招股书显示,2015〜2017年,该行分别核销不良贷款1.56 亿元、1.4亿元和3.37亿元。


尽管马鞍山农商行当前不良率较高,但董希淼认为,这并不会成为该行IPO路上的“绊脚石”。他表示,对于农商行的不良资产要客观看待,从监管部门来说,对小微贷款的不良率进行差异化考核,这样对于城商行服务乡村振兴战略的支持力度会更好一些。


“此外,在不良率方面,监管部门今年的工作重点不是不良率的高低,而是鼓励银行更真实地暴露不良。”董希淼说。■
声明:投资者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猜你喜欢

公司 MORE

创业板迎来首只“独角兽” 锂电巨头宁德时代成功上市

作为这样的一只“独角兽”,上市首日毫无悬念地涨停,报收36.2元,市值突破786亿元,成为创业板市值第二的上市公司。

以“华谊兄弟”之名融资 王忠军兄弟担保的信托资金去哪儿了?

去年,民生信托发布了“至信271号华谊兄弟盒饭TV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王氏兄弟提供了部分担保,但资金却并未流向华谊兄弟

中药第一股天目药业重组7年7败 无奈引入“门外汉”意欲何为?

公司此次新任董事长赵非凡和总经理俞连明均来自股东公司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在医药行业上,两人都未曾涉足,可以说是完全的“门外汉”

业绩初回暖又陷借贷纠纷 董事长称对步森股份负责到底

步森股份近日陷入了一笔借贷担保纠纷,但令人蹊跷的是,这项担保发生的时间恰好是公司控制权和实际控制人变动的交接期,这就为厘清事件真相蒙上了一层迷雾

A股“中枪”世界杯?“魔咒”背后的大悬念

对于投资者来说,“世界杯魔咒”是一个每逢这一时刻必然会被提起的话题。而今年上半年,A股各主要指数均已出现不小的跌幅,因而本次世界杯是否迎来转机令人关注

十年市值犹如坐过山车 整顿后的重庆啤酒何时迎春?

近一两年来,重庆啤酒的业绩有所好转,在推进高端化战略方面显现出一定成效。但目前几乎所有啤酒商都在往高端化方面发展,重庆啤酒面临的压力仍然巨大

助力华侨城&西安政府战略合作 康佳集团物联网项目抢先落地

物联网连接世间万物,拥有广阔市场前景,随着它的蓬勃发展,康佳也将乘着这股“东风”进一步推动业务升级,使企业发展迈入一个新的高度!

影视上市公司高管年薪起底 超七成低于百万元与影星不可比

此次“阴阳合同”事件引发了投资者对影视圈明星收入的高度关注,而对于影视上市公司高管来说,他们的薪酬又是多少呢?他们的薪酬与公司业绩是否匹配?高薪的高管又有什么职业经历呢?

审慎扩张 融信中国规模增速放缓

2018年1~5月,融信中国(3301.HK)实现合约销售额447亿元,完成全年目标37%,与之相对的是,融信中国方面表示,规模增速会有所回落

三年市值狂跌273亿元 “当年牛股”百润股份为何走下神坛?

百润股份收购巴克斯酒业是基于当时的行业状况给出了较高的收购价,但当行业状况发生变化、业绩承诺难以达成时,公司的当务之急是给出对中小股东负责的应对措施

投资头条 MORE

小米首席科学家离职:研发不如讲故事,专利问题或成日后地雷

按照2019年调整后预期盈利计算,小米市盈率应达到27~34倍,而苹果目前市盈率为18.34倍。同时,小米2017年的营销费用52亿元,比研发费用高出20亿元

美的集团创始人何享健 古稀之年再战港股市场

对于美的置业布局,其执行董事兼总裁郝恒乐曾下过军令状,即2020年达到1000亿元

民族品牌崛起样本:中国企业如何靠专利创新突围

在跨国公司、外资品牌强势的专利“围剿”面前,民族电器品牌的发展壮大面临着严峻的威胁,在此背景下,中国企业需要突围而出,专利创新与维权必不可少

创业板迎来首只“独角兽” 锂电巨头宁德时代成功上市

作为这样的一只“独角兽”,上市首日毫无悬念地涨停,报收36.2元,市值突破786亿元,成为创业板市值第二的上市公司。

以“华谊兄弟”之名融资 王忠军兄弟担保的信托资金去哪儿了?

去年,民生信托发布了“至信271号华谊兄弟盒饭TV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王氏兄弟提供了部分担保,但资金却并未流向华谊兄弟

中药第一股天目药业重组7年7败 无奈引入“门外汉”意欲何为?

公司此次新任董事长赵非凡和总经理俞连明均来自股东公司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在医药行业上,两人都未曾涉足,可以说是完全的“门外汉”

业绩初回暖又陷借贷纠纷 董事长称对步森股份负责到底

步森股份近日陷入了一笔借贷担保纠纷,但令人蹊跷的是,这项担保发生的时间恰好是公司控制权和实际控制人变动的交接期,这就为厘清事件真相蒙上了一层迷雾

A股“中枪”世界杯?“魔咒”背后的大悬念

对于投资者来说,“世界杯魔咒”是一个每逢这一时刻必然会被提起的话题。而今年上半年,A股各主要指数均已出现不小的跌幅,因而本次世界杯是否迎来转机令人关注

十年市值犹如坐过山车 整顿后的重庆啤酒何时迎春?

近一两年来,重庆啤酒的业绩有所好转,在推进高端化战略方面显现出一定成效。但目前几乎所有啤酒商都在往高端化方面发展,重庆啤酒面临的压力仍然巨大

基金称千亿市场待搅动 潜在“抽血”因素不可小觑

美联储加息,美对华“301”征税清单公布在即,叠加国内限售股解禁和“独角兽”上市,潜在的“抽血”因素不容忽视,资金和情绪上面临诸多考验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X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