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金交所回应“乱象”风波:监管部门即将调查核实

《投资者报》 李璟 高方方 2018-06-11 00:00:00  收藏

在整顿风口下,南宁金融资产交易中心(以下简称“南宁金交所”)却依旧在其官网上大量售卖各类理财产品,产品借款方不明晰,以1000元低门槛起价,在200人限购的条款下募集发行规模高达1000万的产品,并声称从未流标。


在与互联网金融关联方面,南宁金交所于2015年成立了全资子公司南宁投融通互联网金融服务有限责任公司,而令人疑惑的是,“南宁投融通互联网金融服务有限责任公司”与南宁金融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南宁金交所母公司)旗下另一个全资子公司“南宁市恒贵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一样,网页均无法打开,资产状况在年报中也均选择了不公示,无法核查。



降低门槛



南宁金交所,即南宁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是经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批准设立的专业从事各类金融资产交易服务的国有独资平台,为南宁金融投资集团的全资子公司。


记者注册并登陆后,在市场产品的首页可以看到南宁金交所的产品类型,分为“定向债务融资产品”、“小额贷款收益权产品”、“票据收益权产品”、“应收账款收益权产品”、“租赁资产收益权”及“不良金融资产”,在进行产品选择的时候,只有定向债务融资产品一栏下面有实际产品显示进行资金募集,其他产品栏目下均无产品资金募集情况;在定向债务融资产品栏目下,产品名称编号分为南宁金交企贷2018-x号,平均2-3天进行一次产品募集,销售的时间却很快,根据客服描述,南宁金交所一个产品募集成功大约只需要1小时左右。


南宁金交所的产品销售对象显示为个人和机构,风险等级均为“低风险”,最高认购金额均无限制,点开最近半个月的产品认购信息,发现产品发行规模均在500万到1000万不等,而认购起点金额较低,仅为1000元,在个人和机构均可以购买的情况下,要达到发行规模并且不超过200人的认购限制有一定难度,对此,记者电话问询南宁金交所的客服人员之后得知,根据《(按月付息线上)借款及担保协议》,如果募集金额未达到发行规模,产品将会自动流标,资金会返还到投资者账户,但是迄今为止,还未出现过达不到发行规模而自动流标的情况,据客服人员透露,发行的产品多数在1小时内就可以卖完,有的甚至15分钟就一抢而空。


金交所上述设定引发的最大问题就是降低了合格投资人门槛,投资者在通过回答了简单的投资者适当性认定题目之后,就可以开始对产品进行认购,这种没有进行精确区别的风险匹配模式很容易将高风险的债券标的售卖给风险不匹配的投资人,具有较高的投资风险,同时,南宁金交所产品信息中的借款人均为隐藏状态,并不对外显示,无法查询其信用信息。 


记者发现,在注册登陆之后,选择对产品进行认购的时候,投资人需要接受签订三份协议,分别是《(按月付息线上)借款及担保协议》,《资金代扣及转账授权与承诺书》,《产品风险揭示书》,其中,《(按月付息线上)借款及担保协议》中表明借款项目不成立时,金交中心或其授权的第三方支付企业应当及时无息解除冻结、划回出借人金额。


虽然有担保机构进行产品担保,而最后一个《产品风险揭示书》中依旧标明了“本产品投资运作过程中,产品转让方将根据约定的资金用途进行投资,如果该投资的债务人、交易对手等发生违约,信用状况恶化等,客户将面临投资的本金和收益损失的风险。”


随着网贷平台监管收紧,互金平台与金交所也开始有了更多的契合点,其合作方式通常为两种,一是互金平台成为金交所的股东;二是互金平台成为金交所的会员,南宁金交所合作的互金平台有华信小袋、恒贵基金,并且全资设立了自己的互金平台“投融通”,但是记者发现其网页无法打开也没有任何运营信息,点击南宁金交所首页底端合作伙伴链接中的“投融通”,弹出的依旧是南宁金交所首页,点击另一个合作平台恒贵基金,网页依旧无法显示。


网贷平台和金交所的合作并不罕见,然而在2017年7月6日央行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关于对互联网平台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从事违法违规业务开展清理整顿的通知》之后,京东金融、苏宁金融等紧急下架了金交所产品。



监管模糊



据了解,金交所成立的初衷是为了给金融企业非上市国有资产转让提供交易平台,其主营业务有四种,金融资产交易业务资产收益权交易业务、融资类业务和信息撮合类业务,而随着金交所和P2P的相应发展,金交所中非标、非国有金融类资产的交易业务比例在不断增加,引起了监管层的注意和警示。


对于金交所的监管,早在2011年出台的《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38号)就规定:“建立由证监会牵头,有关部门参加的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制度”,根据规定,具体落实到执行的层面是各个省市的金融办,由于金交所多为地方性管理,缺乏全国统一有效的监管,在模糊的监管界限下,很容易形成金交所公募、私募难以界定的灰色地带。


一般来说,为了投资安全,金交所会进行投资者适当性分析,以平衡投资风险,而记者登陆南宁金交所官网并注册后发现,所谓投资者适当性分析,其实徒有其表,金交所虽然有投资者适当性分析检测,但是只要简单回答几个问题就可以通过,无需提供任何证明材料,记者点开“投资者须知”发现,投资者要参与南宁金交所的项目,应该具备的条件有两处标红重点:有来源合法、可自主支配的用于投资的必要资金,个人名下的各类证券账户、资金账户、资产管理账户的资产总额应当不低于人民币30万元;至少具有最近两年以上的证券交易成交记录。而在这样的会员规则下,投资者只需要在页面回答几个问题,类似收入情况调查等,即可通过,并不需要提供证明材料,申请之后即刻可以注册成为会员。


对于以上相关问题,记者发送采访函至南宁金交所寻求回应,金交所给予回函表示:之前网络中存在的关于南宁金交所的报道是在没有调查、仅凭主观猜测、凭空捏造的情况下写出,与事实不符,并且上级有关监管部门近期会到南宁金交所开展调查核实工作,在此期间南宁金交所不方便接受媒体采访。■

声明:投资者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猜你喜欢

公司 MORE

加加食品缘何“事故不断” 大手笔47亿购资产欲逆袭

深交所8月初曾就加加食品以47.1亿收购“金枪鱼钓”一事发出问询函,要求完善信息披露情况,包括金枪鱼钓上市之路屡次被中止、历史上的18次股权转让、存在股权质押风险等

“聪明钱”开始撤离贵州茅台 股息率下降透露什么端倪

经销商预收账款一直以来都被白酒企业看作自己的“护城河”,对贵州茅台更是如此。贵州茅台账户上的银行存款高达836亿元,自然会引发投资者疑虑

绿城加入高周转大军 压缩高端物业欲提速

2018年,房地产政策仍以强调控为主,且部分城市围绕打击炒房调控仍在升级。绿城中国项目多位于调控重点城市,此时祭出高周转大旗或许也是不得不为之

小米股价低迷调查:第三方卖场因质量问题拒绝小米“入场”

如今小米已经建立了自己的线下自营店帝国,但记者实地探访第三方卖场发现,第三方手机卖场的销售却鲜见推荐小米,更有商场因质量问题拒绝小米“入场”;另一方面,小米拓展金融引来市场一片争议

8天6家公司被罚超1.3亿 第三方支付迎来罕见大额“罚单潮”

监管机构对于第三方支付的监管愈发严格,尽管会冲击部分机构,但这有利于整个第三方支付机构竞争环境的优化

三大违规坐实深交所再发函 美年健康疯狂扩张后遗症受关注

美年健康多年来的高速扩张已经累积了诊疗质量下降、管理差异和内控风险,更令人担忧的是,频繁的小型并购已为公司堆积了高达40.46亿元的商誉

近三年累计投资900亿元,苏宁四处撒钱的逻辑是什么?

在中国互联网创投界,有一种创业的最终目标就是把企业卖给BAT,创业者们常把这种模式戏称为“TO BAT”。

新战略成效显著 “利润王”恒大半年净利超520亿大增125%

8月6日,恒大(3333.HK)发布正面盈利预告,2018年上半年税后净利润较去年同期增长125%以上,核心业务利润较去年同期增长100%以上,净负债率进一步大幅下降,从去年年末的184%大幅下降到130%以下。

A股“股神”沦陷亏损14亿 上海莱士复牌前景堪忧

大约是过去几年尝到了炒股贡献大半净利润的甜头,上海莱士今年上半年的证券投资余额远远超过去年收入,但在证券市场大幅波动时,这种激进风格的弊端显露无疑

A股退市新规再升级 如何避开“退市”雷区

由于监管层加大了对上市公司资产重组项目的审核力度,“炒壳”已经很难大行其道。另一方面,随着退市新规的逐步实施,上市公司因前述几种情况被强制退市的现象正在增多

投资头条 MORE

内忧外患渐次加重 美的集团40亿回购难解大渴

自上市以来,美的产销量每年递增,但收益质量有下滑趋势,营业收入净利率从2016年的9.92%跌到2017年的7.69%,值得投资者关注

前海人寿云计算中心在陕西富平开工 发力“保险+云”

前海人寿西安云计算中心位于富阎产业合作园区的富平高新区启动区内,富阎产业合作园区由陕西省西安市与渭南市在2017年共建成立,旨在形成一个横跨渭南富平、西安阎良两地,优势互补、特色兼容,带动区域融合发展的“特区”

老板“溜了”私募机构遭殃 拟失联私募被骂“骗子公司”

8月8日晚间,中国基金业协会公布了第23批拟失联私募机构,共7家,协会通过固定电话、手机号码、电子邮件等联系方式,均无法与它们取得联系

私募基金涉嫌自融 贝塔理财信披不实?

通过提供虚假材料等手段,欺骗工商登记机关,私募乱象引发市场关注

加加食品缘何“事故不断” 大手笔47亿购资产欲逆袭

深交所8月初曾就加加食品以47.1亿收购“金枪鱼钓”一事发出问询函,要求完善信息披露情况,包括金枪鱼钓上市之路屡次被中止、历史上的18次股权转让、存在股权质押风险等

交易系统即将上线之际 北京红木深陷用人争议

北京红木交易中心的线上电子交易系统正在对接北京交易结算中心,将很快正式上线交易,与此同时,新任交易中心的执行总经理却深陷前述工作单位“违纪违规”的争议

“聪明钱”开始撤离贵州茅台 股息率下降透露什么端倪

经销商预收账款一直以来都被白酒企业看作自己的“护城河”,对贵州茅台更是如此。贵州茅台账户上的银行存款高达836亿元,自然会引发投资者疑虑

多家网贷平台宣布“良性退出” 业内呼吁“将投资人权益放在首位”

宣布良性兑付可以表明企业的态度,但是“良性“与否,要看企业后续能否真正兑付,对于投资人来说,这只是一服安慰剂

绿城加入高周转大军 压缩高端物业欲提速

2018年,房地产政策仍以强调控为主,且部分城市围绕打击炒房调控仍在升级。绿城中国项目多位于调控重点城市,此时祭出高周转大旗或许也是不得不为之

小米股价低迷调查:第三方卖场因质量问题拒绝小米“入场”

如今小米已经建立了自己的线下自营店帝国,但记者实地探访第三方卖场发现,第三方手机卖场的销售却鲜见推荐小米,更有商场因质量问题拒绝小米“入场”;另一方面,小米拓展金融引来市场一片争议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X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