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翻身抑或深陷泥潭 600只迷你基金出路何在

《投资者报》 常阳 2018-07-23 00:00:00  收藏

■按照证监会规定,如果基金规模持续小于5000万元,基金公司需要提出解决方案。业内通常将小于此规模的基金称为迷你型基金,截至今年二季度末,市场上共有607只迷你基金,同比增加两倍有余

■2016年、2017年成立的基金占迷你基金总量的52%,那两年也是发行高峰。机构占比超高的定制基金,在机构赎回撤退后,留下残余份额,是导致迷你基金出现的主要推手

■业绩差导致规模小,进而更加难以管理,陷入这种恶性循环的迷你基金很难咸鱼翻身

■有的公司对定制基金积极处置,在机构赎回前清算,不留尾巴;有的公司积极推进产品转型,主动适应市场变化。对于消极等待“转运”的迷你基金,持有人应“快刀斩乱麻”



在资本市场长期疲弱的背景下,公募基金规模缩水并走向“迷你化”已成为常态。


据《投资者报》统计,截至今年二季度末,市场上共有607只迷你基金(不同份额规模合并计算,下同),比去年同期增加了两倍有余,分布于101家基金公司,有9家旗下20%以上产品都是迷你基金。其规模虽小,占用资源却并不少,市场一度传言,监管层着手对基金公司进行窗口指导,不减少迷你基金数量,申报新基金就会受影响。


按照证监会相关规定,如果基金规模持续小于5000万元,基金公司需要提出解决方案。业内通常将规模小于5000万元的基金称为迷你型基金。基金成立时都有两亿元规模的成立红线,现在沦为规模不到5000万元,自然是各有各的伤心事。有些是机构赎回撤退之后,只留下中小投资人还在坚守;有些则是因为业绩不佳,投资人选择赎回,基金份额持续萎缩,以至于后来些许申赎都会对资产配置产生冲击,造成业绩一蹶不振。


统计近三年数据,迷你基金咸鱼翻身、规模再度壮大的例子并不多,特别是主动操作股票型基金(普通股票型、偏股混合型、灵活配置型)。


要解决迷你基金不断滋生的问题,先得厘清其出现的历史环境和原因。



大干快上 一地鸡毛



按照成立时间统计,上述607只迷你型基金中,2016年、2017年成立的产品分别有144只、169只,合计占到总量的52%。2015〜2017年是公募基金发行“大干快上”的阶段。据Wind统计,这三年中,新成立基金数量分别为841只、1225只、980只。而之前的2014年只成立了351只;之后的2018年(截至7月11日)成立了 358只。通过比较可以明显看出,新基金成立数量在那三年形成了一个山峰形态。


2016年市场上一个热门词汇是“资产荒”,似乎每个人都手捏大把钞票却找不到投资标的。各路资金都在寻找投资渠道,一直以来监管最为严格的公募基金行业,成为机构投资者的首选,定制基金由此应运而生。


机构将手中的富余资金交给基金公司,并成立一只公募基金,按照约定的管理策略,年化收益率高于机构的资金成本。公募严格的监管、托管制度,也使得机构对其充分信任。公募能赚取管理费,增加管理规模,机构则赚取中间差价,双方实现共赢,自然一拍即合。于是,短时间一大批定制基金募集成立,也为如今迷你基金的泛滥埋下了种子。


2016年新成立基金环比增加46%,达到1225只。这个数量是基金行业出现后15年新成立产品之和。新基金发行一年干了15年的工作,丝毫不夸张。这一年新基金也超过了公募大发展的2014年、2015年两年的总和。可是,从业基金经理不可能一年中数量翻倍。所谓“债多不愁”,基金经理管一只是管,多管几只也是管,这就使得“一拖多”现象愈发严重。


这些新基金有个突出特点:基金持有人户数刚刚跨过200户,机构持有比例在99%以上。为基金起名也有学问,各公司均有系列产品,关键词往往含有“宜”“享”“旺”“泰”“诚”等等,在后面再加一个吉祥字,就解决了一只新基金的名称问题。可见,基金公司除了有摆弄α、β的高人,一定也有饱读诗词歌赋的才子,否则,怎么能将花样繁多的字眼运用得如此得心应手?


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这类资金如狂风暴雨,来得快去得急。当大机构赎回、基金份额所剩无几之后,就不得不加入迷你基金的队伍。



典型的例子是长信基金,旗下产品共有61只,迷你基金却达16只,占据公司产品总数的26.23%,在业内处于靠前位置(表1:旗下迷你基金数量占比最高的10家基金公司)。这些迷你产品在公司内部也是“鸡肋”,信息披露等费用一点不少,但合计规模不到1%,贡献的管理费如凤毛麟角。2015年至2017年成立产品达14只。“利”字系列就是机构资金催生的产品。


2015年11月成立的长信利保,首募规模21亿元以上,2016年二季度末时,机构持有14.37亿份,占比达89.87%,2017年二季度末只剩下209万份,基金份额也只剩中小投资人持有,今年这些资金也陆续撤退,基金总份额仅余4851万份,总规模4444万元。


长信利泰于2016年3月成立,当年年底,机构持有8.1亿份,占比97.43%。至2017年第二季度,基金规模缩减了7亿份,规模只剩下1亿元左右。今年第二季度,另一笔资金撤出,现在基金总份额只有752万份。


2016年成立的长信利发,在2016年底、2017年二季度末,机构持有占比均超过90%。


 从机构撤出时间来看,依次是长信利保、长信利发和长信利泰,三只基金规模急剧缩水的时间主要集中在2017年一季度、2017年二季度。



长信中证能源互联网成立于2016年1月,虽躲过了年初的“熔断”危机,但2016年收益率只有4.6%,在指数型基金中处于下游。其2017年业绩垫底,2018年以来继续萎靡不振,业绩排名倒数第二,规模只剩下219万元(表2:2018年收益率垫底的10只迷你基金)。此基金成立至今已经三年有余,规模和业绩一直没有起色(表3:近三年业绩垫底的10只迷你基金)。


有些公司产品数量并不突出,迷你基金却很多。


比如,创金合信基金公司成立于2014年,现在旗下产品39只,迷你基金数量多达13只,1/3的产品都是迷你基金,只是由于公司产品总数量尚未达到行业平均40只的水平,才未进入迷你基金数量占比最多的公司榜单。


2016年8月下旬成立的创金合信鑫回报A、创金合信鑫价值A、创金合信鑫动力A,这三只产品有着明显的定制基金特征。创金合信鑫回报A首募5亿元,今年一季度被大额赎回,净赎回近5亿份,此前机构持有占比一直高达99.99%。创金合信鑫价值A首募8亿份,机构持有比例一度是100%。成立后,经历了两次大额赎回,分别发生在2017年第一、第三季度,现在只剩下401万份。创金合信鑫动力A与创金合信鑫价值A同一天成立,成立时的规模也相同,机构一直持有90%以上,大额赎回时间是2017年第一、第二季度,现在只剩下397万份。


也有成立时规模更大,但同样难逃迷你宿命的产品。2015年4月国联安鑫享A成立,首募近70亿元,机构占有97%。2017年二季度末,机构占有93%,到年底时,机构清仓,其规模仅剩下1145万份,至今年二季度末更是只有860万份。同样,“鑫”字系列的国联安鑫禧A,在2016年3月成立,当年二季度末规模为8亿份,机构持有99.99%。今年二季度末,此基金规模只剩下50.5万份,显然机构已经完全撤离。现在,这两只基金规模分别只有0.1247亿元、0.1241亿元。


分级基金现在已经处于自生自灭的状态,诺德深证300分级在各家公司都发行分级基金时跟风而上,但最高时总规模也只有2亿元。随着监管层对分级基金的严格约束,该基金规模已经从年初的856万元降至现在的571万元。



业绩不佳 恶性循环

  


迷你基金出现的另一个原因是基金业绩持续低迷,投资者选择赎回,进而陷入迷你泥潭,此时再想咸鱼翻身便难上加难。


金元顺安价值增长2009年成立,成立前几年,基金收益基本能够靠近业绩比较基准,基金份额虽有缩水但也保持平稳。2014年时开始跑输同类,基金份额逐季下滑。2015年在全部404只产品中排名倒数第4,自当年二季度进入迷你基金行列。2016年其亏损51.82%,同类排名后20%,基金份额下滑至2016年底的2504万份。2017年沪深300指数上涨21.78%,偏股型基金平均盈利14.85%,此基金却亏损25.13%,在同类508只产品中排名倒数第3。经过数年挣扎,现在其规模只剩下0.1748万元。在今年一季报中,此基金表述称:“本报告期内,本基金出现连续20个工作日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情形;截止到2018年3月31日,本基金连续679个工作日出现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的情形。”


指数增强基金华富中小板于2011年成立,首募6.75亿份,但后续数年总是跑输业绩基准,导致规模持续缩水。2012年跑输业绩基准8.03个百分点,未获得“指数增强”收益,反倒录得超额亏损,基金份额跌破1亿份,步入逐季下滑通道。2014年,其虽跑赢业绩基准,反倒坚定了撤出者的决心,类似于熊市中股票稍有反弹,就有大量资金出逃。2014年底,此基金份额只剩下966万份,变成了“铁杆”迷你基金。从2015〜2017年,其连续三年跑输业绩比较基准,今年二季度末,份额只剩下734万份。


据基金研究员分析,迷你基金规模太小,基金经理配置股票仓位时,要准备出资金应对赎回,形成掣肘,因此难有作为。同样是500万元的赎回,对于5亿元规模的基金,只占到资产的1%,这点现金不会影响到基金经理股票、债券的配置。即使某一天赎回突然多了1倍,基金经理等比例卖掉些持仓股票即可,不会对定好的股票配置策略产生太大冲击。但对于只有5000万元规模的迷你基金,500万元的赎回接近于份额10%的大额赎回。基金经理如果留着这么多现金,那么股票债券最高仓位之和只能接近90%,留给股票的仓位就更可怜了,即使看好市场也不能将仓位提升很高。再加上根据规定,单只股票的配置比例不能超过基金总资产的10%,基金辛辛苦苦找到一只潜力牛股,却只能配置上万股左右,与大规模基金动辄百万股、千万股的操作,完全不在一个数量级。这都限制了基金经理投资水平的发挥,也降低了基金经理的劳动回报率。


基金规模小导致业绩差,业绩差又导致规模继续萎缩,恶性循环一旦开始就难以抽身,加入迷你基金队伍只是时间问题。



清盘或转型  面临抉择



今年以来,有基金公司已将部分迷你基金清盘,也有公司将不符合现在投资环境的基金转型,以上都是基金公司积极的解决迷你基金问题的正确姿态,免得其占用公司资源。


而被动等待显然是不可取的做法。


将时间回溯到2016年二季度末,彼时市场上共有201只迷你基金。此后三年间,A股经历了结构性牛市、阶段牛市、平衡市、小熊市等各种市场环境,一只基金有充分时间可以证明自己。然而,规模重回两亿元以上者只有37只,占比18%,这些产品算是暂时脱离了规模过小的噩梦。但值得注意的是,有114只、占比达57%的产品仍是迷你基金,花费了三年时间都没有摘掉迷你基金的帽子。它们何时能够摆脱迷你魔咒?这个问题恐怕难有答案。


重回两亿元以上规模的产品中,有13只,占比超过1/3是指数型基金,这类基金规模增减与市场行情紧密相关。另有8只是货币型产品,两项加起来占比近六成,这些基金规模增加与基金公司的赚钱能力关联度较小。主动操作股基规模翻身者只有19%。


再看没能翻身的迷你基金,指数型基金也有40只,占比同样接近1/3。这说明,指数型基金完全是靠天吃饭,历经三年,规模重回两亿元和仍旧保持迷你规模的比例基本相同。而主动操作股基的数量是45只、占比39%,比翻身者多20个百分点。


这两个数据充分说明,主动操作股基规模重回安全线以上的比例远低于原地踏步者。而规模跃升最多的指数型产品,原地踏步者的数量同样不少。


如何处置迷你基金,是摆在基金公司面前的棘手问题。一些态度积极的公司已展开行动,根据情况或是转型或是清盘。


万家中证创业成长分级基金虽然赶上了分级基金在2015年、2016年的牛市,但也没能壮大规模,首募份额不高,开放申赎之后份额急剧下降,今年二季度末规模只剩下0.3592万元。在分级基金日益边缘化的背景下,如此小的规模,坚守下去意义并不大,于是其将转型为万家新机遇价值驱动灵活配置基金,从指数型变身为主动管理的灵活配置基金,今后的表现就看基金经理的操盘能力了。


已经清算的327只基金中,今年一季度末规模处在迷你状态的达153只。这些基金进行清算时给出的解释是“鉴于市场环境的变化,为保护基金份额持有人利益”,做出清算决定。其实主要原因还是规模太小,占用公募资源。与其拖延浪费,不如壮士断腕,清算后再发新基金。对原来的持有人来说,只是从净值缩减的暗亏,变成现在净值清算的明亏,却免去了消耗时间成本的苦恼。


对于定制基金,有些公司的解决方案相当负责任,若机构有赎回意向,直接召开持有人大会,完整履行清算程序,机构全身而退,此基金也退出历史舞台,可谓有始有终。招商基金一共清算了16只基金,这使得该公司产品总数虽然处于业内前10,但现存迷你基金数量却排名靠后,占基金总数比例已不高。


等待市场行情到来再抓住机会做大规模,是很多迷你基金的选择,但从历史数据看,前途未必乐观。不愿意扛下去的持有人选择赎回,自己直面亏损,从头再来,可能比死等迷你基金那咸鱼翻身的微弱几率更加明智。■

声明:投资者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猜你喜欢

公司 MORE

加加食品缘何“事故不断” 大手笔47亿购资产欲逆袭

深交所8月初曾就加加食品以47.1亿收购“金枪鱼钓”一事发出问询函,要求完善信息披露情况,包括金枪鱼钓上市之路屡次被中止、历史上的18次股权转让、存在股权质押风险等

“聪明钱”开始撤离贵州茅台 股息率下降透露什么端倪

经销商预收账款一直以来都被白酒企业看作自己的“护城河”,对贵州茅台更是如此。贵州茅台账户上的银行存款高达836亿元,自然会引发投资者疑虑

绿城加入高周转大军 压缩高端物业欲提速

2018年,房地产政策仍以强调控为主,且部分城市围绕打击炒房调控仍在升级。绿城中国项目多位于调控重点城市,此时祭出高周转大旗或许也是不得不为之

小米股价低迷调查:第三方卖场因质量问题拒绝小米“入场”

如今小米已经建立了自己的线下自营店帝国,但记者实地探访第三方卖场发现,第三方手机卖场的销售却鲜见推荐小米,更有商场因质量问题拒绝小米“入场”;另一方面,小米拓展金融引来市场一片争议

8天6家公司被罚超1.3亿 第三方支付迎来罕见大额“罚单潮”

监管机构对于第三方支付的监管愈发严格,尽管会冲击部分机构,但这有利于整个第三方支付机构竞争环境的优化

三大违规坐实深交所再发函 美年健康疯狂扩张后遗症受关注

美年健康多年来的高速扩张已经累积了诊疗质量下降、管理差异和内控风险,更令人担忧的是,频繁的小型并购已为公司堆积了高达40.46亿元的商誉

近三年累计投资900亿元,苏宁四处撒钱的逻辑是什么?

在中国互联网创投界,有一种创业的最终目标就是把企业卖给BAT,创业者们常把这种模式戏称为“TO BAT”。

新战略成效显著 “利润王”恒大半年净利超520亿大增125%

8月6日,恒大(3333.HK)发布正面盈利预告,2018年上半年税后净利润较去年同期增长125%以上,核心业务利润较去年同期增长100%以上,净负债率进一步大幅下降,从去年年末的184%大幅下降到130%以下。

A股“股神”沦陷亏损14亿 上海莱士复牌前景堪忧

大约是过去几年尝到了炒股贡献大半净利润的甜头,上海莱士今年上半年的证券投资余额远远超过去年收入,但在证券市场大幅波动时,这种激进风格的弊端显露无疑

A股退市新规再升级 如何避开“退市”雷区

由于监管层加大了对上市公司资产重组项目的审核力度,“炒壳”已经很难大行其道。另一方面,随着退市新规的逐步实施,上市公司因前述几种情况被强制退市的现象正在增多

投资头条 MORE

内忧外患渐次加重 美的集团40亿回购难解大渴

自上市以来,美的产销量每年递增,但收益质量有下滑趋势,营业收入净利率从2016年的9.92%跌到2017年的7.69%,值得投资者关注

前海人寿云计算中心在陕西富平开工 发力“保险+云”

前海人寿西安云计算中心位于富阎产业合作园区的富平高新区启动区内,富阎产业合作园区由陕西省西安市与渭南市在2017年共建成立,旨在形成一个横跨渭南富平、西安阎良两地,优势互补、特色兼容,带动区域融合发展的“特区”

老板“溜了”私募机构遭殃 拟失联私募被骂“骗子公司”

8月8日晚间,中国基金业协会公布了第23批拟失联私募机构,共7家,协会通过固定电话、手机号码、电子邮件等联系方式,均无法与它们取得联系

私募基金涉嫌自融 贝塔理财信披不实?

通过提供虚假材料等手段,欺骗工商登记机关,私募乱象引发市场关注

加加食品缘何“事故不断” 大手笔47亿购资产欲逆袭

深交所8月初曾就加加食品以47.1亿收购“金枪鱼钓”一事发出问询函,要求完善信息披露情况,包括金枪鱼钓上市之路屡次被中止、历史上的18次股权转让、存在股权质押风险等

交易系统即将上线之际 北京红木深陷用人争议

北京红木交易中心的线上电子交易系统正在对接北京交易结算中心,将很快正式上线交易,与此同时,新任交易中心的执行总经理却深陷前述工作单位“违纪违规”的争议

“聪明钱”开始撤离贵州茅台 股息率下降透露什么端倪

经销商预收账款一直以来都被白酒企业看作自己的“护城河”,对贵州茅台更是如此。贵州茅台账户上的银行存款高达836亿元,自然会引发投资者疑虑

多家网贷平台宣布“良性退出” 业内呼吁“将投资人权益放在首位”

宣布良性兑付可以表明企业的态度,但是“良性“与否,要看企业后续能否真正兑付,对于投资人来说,这只是一服安慰剂

绿城加入高周转大军 压缩高端物业欲提速

2018年,房地产政策仍以强调控为主,且部分城市围绕打击炒房调控仍在升级。绿城中国项目多位于调控重点城市,此时祭出高周转大旗或许也是不得不为之

小米股价低迷调查:第三方卖场因质量问题拒绝小米“入场”

如今小米已经建立了自己的线下自营店帝国,但记者实地探访第三方卖场发现,第三方手机卖场的销售却鲜见推荐小米,更有商场因质量问题拒绝小米“入场”;另一方面,小米拓展金融引来市场一片争议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X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