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女王”高俊芳的陨落 未来身在何方还是个谜团

《投资者报》 向劲静 2018-07-30 00:00:00  收藏

在电影《我不是药神》风靡全国之际,一时间掀起“买不起救命药”的热潮。


而在资本市场也掀起了“造假救命药”的一股热潮。这一幕,让人不禁想到10年前的“三聚氰胺事件”,两者有着异曲同工之处。


日前,“假疫苗事件”仍在继续发酵中。7月23日,长春市长春新区公安分局依据吉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涉嫌犯罪案件移送书》,对长春长生生产冻干人用狂犬疫苗涉嫌违法犯罪案件迅速立案调查,将主要涉案人员公司董事长高某芳(女)和4名公司高管带至公安机关依法审查。


这里的高某芳指的就是长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生生物”,002680.SZ)董事长,且集董事、法定代表人、总经理、财务总监于一身的高俊芳。


从年薪6万到67亿的身家,高俊芳用了16年,然而,她成为众矢之的只花了7天时间。如今,失去高俊芳的长生生物将会成为怎样的公司?高俊芳未来又将身在何处?就此类问题,《投资者报》记者联系长生生物相关人士,可最终未能收到任何回复。



股票紧急ST



随着“假疫苗事件”在资本市场的持续发酵,长生生物在7月25日发布公告称,将在开市起停牌一天再复牌。


就在第二天,长生生物一开市,就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公司股票简称由“长生生物”变更为“ST长生”,开盘即封死跌停并维持至收盘,全天成交121万元,有近80万手资金封单。


7月16日,长生生物一字跌停,并由此展开了一场跌停之旅,截至7月26日,该股已连续出现8个一字跌停,8天内总市值蒸发130亿元,这一路不知伤害了多少投资者。


据了解,高俊芳持有长生生物1.76亿股股份、高俊芳配偶张友奎持有657.9万股、高俊芳儿子张›澈莱止1.74亿股,8个交易日过后,高俊芳一家三口身家缩水47.7亿元。 


此外,除了高俊芳等5名高管被带走以外,还有10名涉案人员因涉嫌刑事犯罪,被长春新区公安分局依法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目前案件相关工作正在审理中。



大起大落的“女王”



在“假疫苗事件”刚曝光之前,或许高俊芳并不在意。因为在去年11月份,长生生物被查出百白破联合疫苗效价指标不合格时,只是在公告里表示,鉴于百白破联合疫苗在公司销售收入总额中占比较小,因此对公司生产经营并无重大影响。最后,公司也只是被没收库存的186支疫苗,罚款344万余元。


然而,疫苗事件大曝光后,激起了大家的好奇心,高俊芳何许人也?


资料显示,长生生物创建于1992年,长春研究所与单位所在地长春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成立于1988年)共同出资成立的。


1995年,长生生物开始生产狂犬疫苗,它一度是上市公司长春高新(000661.SZ)的核心资产,第一盈利大户。那一年,长生生物悄然改制,并迎来了两位新股东——韩刚君和杜伟民。韩刚君用1932万元买下了长生生物30%的股权,成为第二大股东;他和杜伟民的合资公司则成为了长生的小股东。两年后,这些股份又被高俊芳纳入囊中。


同时,生于1954年的高俊芳,彼时是长春生物制品研究所的财务处长,后来被委派到了长生生物担任领导。从接任至今,高俊芳通过“财技”将原本国有制改制成私有化。与此同时,她从2001年税前5.98万元的年薪到如今所拥有的67亿资产,高俊芳花了16年时间。


长生生物私有化之后,高俊芳让更多的亲戚进了公司,从而将公司变成为“高家庄”。2008年,高俊芳的外孙孔令浩以1200多万元的总价受让长生生物的8.68%股权;高俊芳的外孙女杨曼丽以224万元受让长生生物1.6%的股权。


截止到2009年8月,高俊芳自己手中持有长生生物25%股权,所控制的深圳豪言持股30%长生生物的股权,孔令浩持有长生生物8.68%的股权,杨曼丽持股1.6%。2010年,深圳豪言将30%的股权分别无偿转让给25%给高俊芳儿子张›澈馈5%无偿转让给高俊芳本人。2014年,高俊芳的另一个女儿张雯也成为长生生物股东。


其实,在财富增长的背后,除了长生生物外,高俊芳还控制着9家公司,包括:长春瀚晟华创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深圳市豪言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北京长生万信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长春常青藤生物药业有限公司等,这些公司均与医药相关。


而这一切,在遭遇“假疫苗事件”后,将如何处置?又将走向何处?这些都无从知晓。



下一个“田文华”?



据了解,尽管当年与高俊芳曾在研究所共事过的员工大多已退休,很多人还对她留有印象。高俊芳在研究所的老领导如此评价这位中国“疫苗女王”:“她胆子太大,早晚会出事。”


如今,不仅长生生物将走向何方是个未知数,而且高俊芳未来将身在何处?这更是一个未知的谜团。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10年前“三鹿事件”时主管食品安全的国家药监局食品安全协调司司长孙咸泽,10年后升任主管疫苗的国家食药监总局副局长。


除此之外,如今的“疫苗女王”高俊芳和10年前的“奶粉女王”田文华如出一辙,两位都是成长于体制内。


“三聚氰胺事件”出现后,田文华最终被判处无期徒刑。据了解,田文华于2011年和2014年先后减刑,并多次被记功。2014年,其家人甚至向媒体声称,田被改判成有期徒刑18年以后,过两三年就可以保外就医、提前出狱了。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高俊芳可能涉嫌的“生产、销售劣药罪”,其法定最高刑法是无期徒刑。而在资本市场,7月23日深交所已对长生生物大股东、董监高所持有的股份进行限售处理,共涉及约4.41亿股,占长生生物总股本的45.29%,该部分股份多为限售股。


10年前,“奶粉女王”田文华的陨落,给奶粉业造成很大的影响;10年后,“疫苗女王”高俊芳的陨落,将会给疫苗业带来怎样的影响?我们不得而知。■

声明:投资者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猜你喜欢

公司 MORE

加加食品缘何“事故不断” 大手笔47亿购资产欲逆袭

深交所8月初曾就加加食品以47.1亿收购“金枪鱼钓”一事发出问询函,要求完善信息披露情况,包括金枪鱼钓上市之路屡次被中止、历史上的18次股权转让、存在股权质押风险等

“聪明钱”开始撤离贵州茅台 股息率下降透露什么端倪

经销商预收账款一直以来都被白酒企业看作自己的“护城河”,对贵州茅台更是如此。贵州茅台账户上的银行存款高达836亿元,自然会引发投资者疑虑

绿城加入高周转大军 压缩高端物业欲提速

2018年,房地产政策仍以强调控为主,且部分城市围绕打击炒房调控仍在升级。绿城中国项目多位于调控重点城市,此时祭出高周转大旗或许也是不得不为之

小米股价低迷调查:第三方卖场因质量问题拒绝小米“入场”

如今小米已经建立了自己的线下自营店帝国,但记者实地探访第三方卖场发现,第三方手机卖场的销售却鲜见推荐小米,更有商场因质量问题拒绝小米“入场”;另一方面,小米拓展金融引来市场一片争议

8天6家公司被罚超1.3亿 第三方支付迎来罕见大额“罚单潮”

监管机构对于第三方支付的监管愈发严格,尽管会冲击部分机构,但这有利于整个第三方支付机构竞争环境的优化

三大违规坐实深交所再发函 美年健康疯狂扩张后遗症受关注

美年健康多年来的高速扩张已经累积了诊疗质量下降、管理差异和内控风险,更令人担忧的是,频繁的小型并购已为公司堆积了高达40.46亿元的商誉

近三年累计投资900亿元,苏宁四处撒钱的逻辑是什么?

在中国互联网创投界,有一种创业的最终目标就是把企业卖给BAT,创业者们常把这种模式戏称为“TO BAT”。

新战略成效显著 “利润王”恒大半年净利超520亿大增125%

8月6日,恒大(3333.HK)发布正面盈利预告,2018年上半年税后净利润较去年同期增长125%以上,核心业务利润较去年同期增长100%以上,净负债率进一步大幅下降,从去年年末的184%大幅下降到130%以下。

A股“股神”沦陷亏损14亿 上海莱士复牌前景堪忧

大约是过去几年尝到了炒股贡献大半净利润的甜头,上海莱士今年上半年的证券投资余额远远超过去年收入,但在证券市场大幅波动时,这种激进风格的弊端显露无疑

A股退市新规再升级 如何避开“退市”雷区

由于监管层加大了对上市公司资产重组项目的审核力度,“炒壳”已经很难大行其道。另一方面,随着退市新规的逐步实施,上市公司因前述几种情况被强制退市的现象正在增多

投资头条 MORE

内忧外患渐次加重 美的集团40亿回购难解大渴

自上市以来,美的产销量每年递增,但收益质量有下滑趋势,营业收入净利率从2016年的9.92%跌到2017年的7.69%,值得投资者关注

前海人寿云计算中心在陕西富平开工 发力“保险+云”

前海人寿西安云计算中心位于富阎产业合作园区的富平高新区启动区内,富阎产业合作园区由陕西省西安市与渭南市在2017年共建成立,旨在形成一个横跨渭南富平、西安阎良两地,优势互补、特色兼容,带动区域融合发展的“特区”

老板“溜了”私募机构遭殃 拟失联私募被骂“骗子公司”

8月8日晚间,中国基金业协会公布了第23批拟失联私募机构,共7家,协会通过固定电话、手机号码、电子邮件等联系方式,均无法与它们取得联系

私募基金涉嫌自融 贝塔理财信披不实?

通过提供虚假材料等手段,欺骗工商登记机关,私募乱象引发市场关注

加加食品缘何“事故不断” 大手笔47亿购资产欲逆袭

深交所8月初曾就加加食品以47.1亿收购“金枪鱼钓”一事发出问询函,要求完善信息披露情况,包括金枪鱼钓上市之路屡次被中止、历史上的18次股权转让、存在股权质押风险等

交易系统即将上线之际 北京红木深陷用人争议

北京红木交易中心的线上电子交易系统正在对接北京交易结算中心,将很快正式上线交易,与此同时,新任交易中心的执行总经理却深陷前述工作单位“违纪违规”的争议

“聪明钱”开始撤离贵州茅台 股息率下降透露什么端倪

经销商预收账款一直以来都被白酒企业看作自己的“护城河”,对贵州茅台更是如此。贵州茅台账户上的银行存款高达836亿元,自然会引发投资者疑虑

多家网贷平台宣布“良性退出” 业内呼吁“将投资人权益放在首位”

宣布良性兑付可以表明企业的态度,但是“良性“与否,要看企业后续能否真正兑付,对于投资人来说,这只是一服安慰剂

绿城加入高周转大军 压缩高端物业欲提速

2018年,房地产政策仍以强调控为主,且部分城市围绕打击炒房调控仍在升级。绿城中国项目多位于调控重点城市,此时祭出高周转大旗或许也是不得不为之

小米股价低迷调查:第三方卖场因质量问题拒绝小米“入场”

如今小米已经建立了自己的线下自营店帝国,但记者实地探访第三方卖场发现,第三方手机卖场的销售却鲜见推荐小米,更有商场因质量问题拒绝小米“入场”;另一方面,小米拓展金融引来市场一片争议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X

找回密码